A Game of Chance

這本書是很久之前看的,chance不僅是機會,同時也是男主的名字.
男主為了抓某個恐怖份子頭頭,心機很深的查出了這頭頭有個女兒叫桑妮;他製造機會在機場跟她認識,冒充小飛機的駕駛,載著桑妮去她要去的目的地.

但是途中小飛機發生意外,迫降到一個小山谷裡(這完全都是強斯設計好的),兩人必須獨處好几日,這几天裡,強斯取得了桑妮的信任,而且跟她日夜不停做愛做的事.
不得不說,琳達姨寫h的功力還是很高,男女間的張力被描寫的很棒

強斯深受桑妮吸引,他慢慢知道桑妮其實不跟她的爸爸同路,相反的,桑妮這輩子一直在想辦法逃離自己的父親.可是在他心裡,達成任務還是更重要的事,他需要靠桑妮把這個頭頭引出來。
終於兩人出了山谷(當然也是強斯設計好的),兩人在野餐的時候,槍戰發生了,一切對於桑妮就像惡夢一樣,她的父親找來了,強斯卻好像胸有成竹一樣,同時也蹦出很多軍警人員,兩方發生激烈地槍戰。

那場戲裏,強斯終于暴露了真正的身份,手下一個個穿梭在現場善後,強斯指揮全局;而桑妮麻木地坐在大石頭上,身上汨汨地淌着血(強斯不知情),心裏苦澀地知道她完完全全被騙了--這男人盡職到連恐怖份子頭頭的女兒都能跟她做愛,就好像真的愛她一樣。

她趁兵荒馬亂之際走掉,強斯恐懼地發現大石頭上流着桑妮的血,幸好桑妮沒走多遠就倒下,讓強斯送到醫院去診治,接着又把她硬帶回渥夫跟瑪莉山上的家裏,他知道桑妮這輩子最盼望的就是有一個溫暖的家,所以他想用大家庭的溫暖誘惑她原諒他(所謂的大家庭有渥夫和瑪莉,贊恩和他老婆和小孩,喬伊和他老婆和小孩..有夠多)。

然後,桑妮就原諒他了.....

真是#@$%,又是一本豬頭男主簡簡單單取得原諒的琳達小說。


我始終對琳達對男主的寬容情懷很不能認同.如果要說我對哪場戲最不滿,最想改寫的話,腦子裡第一個跑出來的就是從野餐的槍戰那場戲開始。

如果是我,我一定要讓桑妮在醫院遁逃成功,讓強斯痛苦之際又得提起精神處理公事,在公事跟尋找桑妮之間兩頭燒。

我要安排強斯歷經數次失望後,終于真的找到桑妮的下落,讓他在一旁躲起來偷偷觀察桑妮--肚子已經隆起(肚子太大就太悲情,也顯得強斯找那麼久才找到很無能..),正在送餐盤;觀察到她住的地方(沒錢當然住的也不怎麽好)。。

當他終于現身要求桑妮讓他照顧她,這樣就行了嗎??
呵呵
想的美!!!

桑妮對強斯的信任此時已支離破碎,即使強斯在一次機會中又跟她雲雨,她也因爲被騙的記憶太痛苦而無法進行到底--或者,身體高潮了,可桑妮很快就背過身去穿好衣服.

強斯開始真正的恐懼到,他可能真的要失去桑妮;似乎他再怎麽做,桑妮的心裏仍舊對他豎着防備。他想強迫她嫁給他,希望她能納入他保護的羽翼之下,于是在一次險險流産之後,他半強迫地帶她回到渥夫跟瑪莉的家。


可是沒有那大堆頭演員,只有渥夫跟瑪莉;我心裏覺得光是瑪莉一人就足夠帶給桑妮她需要的溫暖了,其它人都顯得太多太擠了.
在我心裡,故事要編到這裏,桑妮才有可能原諒強斯--


起碼讓強斯在過程中心痛一百遍啊一百遍,這才...才顯得不爛尾吧!



P.S 有在看小言的人,一定會覺得這劇情似曾相識吧...也是頂頂有名、文筆很好的作者,其實我也很喜歡她的書;但她這本書一出來著實有讓我傻眼.劇情安排几乎一模一樣。

創作者介紹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