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來臺北,很令我失望。

 

一下飛機,機場竟然沒有滿墻的景點宣傳廣告,取而代之的是如何預防感冒如何講衛生的公益海報,太不為外地旅客著想了,幸虧我提前做了旅行功課,要不然豈不是白來一趟臺北。過了海關走到機場大廳,很小很不氣派,也沒有象征國容的美女帥哥,只有滿地的老頭誌願者開機場運貨小車,非常不美觀。經過一個老頭的指引,在售票處老太太那里買了票,坐上了開往市內的機場大巴。

 

一路上樓房破破爛爛,沒有大褲衩也沒有大蛋殼,沒看到一個體現國富民強的建築,沒找到一條長安街那樣可供閱兵的12車道大路,也沒有一個類似北京市中心可以放鴿子的萬人廣場,一想,可能沒開到市里,還在郊區的機場高速路上。最終大巴平平淡淡地到站了,這可是忠孝複興站,市中心了算是,一下車,奇怪,燈火在哪里?繁華的氣氛在哪里?你們的歡迎姿態呢?你們的主人翁意識呢?哦,也對,你們沒舉辦過奧運會也沒開展過世博會,最近的一個大場面還是遙遠的2017年什麽大學生運動會,太缺乏鍛煉和閱歷,哪里像我們天潮,要打開所有燈光和煙火供你們瞻仰,連牛奶也要特選無毒的給奧運村。

 

到了賓館,前臺小姐很熱情,向我推薦很多臺灣好吃好玩的地方,但以我在大陸生活24年的經驗,這樣的熱情一定是有利益驅使的,哪位大陸的領導不是說過:“沒有利益驅使,我為什麽要為你做事?”,是的,前臺一定是在搞推銷,她肯定還拿回扣,但凡是她說過的地方我一定會格外小心謹慎,雖然中正紀念堂不要門票、臺灣大學更沒有圍墻,但也肯定有詐,總之防人之心不可無。

 

上了樓,條件倒還湊合,只是等了一晚上也沒有小姐打電話招待,連旁邊的足療也真的只按摩足,KTV也真的只給你唱歌,真想象不出臺灣人民,或者,臺灣領導的夜生活在哪里度過,可能沒找對地方?先睡了,明天去市政府附近瞧瞧。

 

一大早終於等來了小姐的電話,結果還不是特殊服務,只是一聲叫早——“早安!給您送早餐嗎?”

 

第一天去市政府及其周邊,這一天里我又發現了臺灣的諸多問題,其中之一就是太不會利用資源。地鐵站臺的絕佳位置竟然沒有打出類似“淘寶商城11.11.11光棍節吐血大特價”的醒目廣告,盡貼一些哪里哪里有哺乳室、怎樣怎樣在地鐵里逃生,甚至還占用很大墻面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婦女夜間安全區提示牌”。而我還發現,在麥當勞里竟然沒有服務員收拾桌子,並且吃完居然需要自己垃圾分類傾倒,沒吃完的食物一個筒,餐巾紙包裝盒一個筒,醬包茶包一個筒,甚至杯子居然需要拆下蓋和吸管單獨扔,因為和杯身不是一個分類。這是多麽的浪費就業崗位,你不知道這要在大陸,倒垃圾和撿垃圾提供了多少萬人口的就業,你們小小的臺灣全部人口到大陸倒垃圾都不夠呢。

 

晚上看了《龍紋身的女孩》,電影前居然沒有哈根達斯的廣告,一上來講了半天這個影廳有幾個逃生門,觀眾以什麽路線逃走。我認為這都是完全沒有必要的,恰當場合應該“讓領導先走”,而既然這種電影沒有領導看,那麽觀眾走不走又何所謂呢?還不如多播幾個廣告,真沒經營頭腦。看了這場電影之後我才發現,原來每個電影都是有片頭曲的,並且長達5分鐘,我總以為綠色背景一條龍出現後馬上就正片開始了呢,一想也是,這里沒有廣電總局。但沒有的確就是不好,不刪減果然吃不消,不說里面的限制級鏡頭對青少年的毒害了,一部電影竟然能長達兩個半小時,沒有心理和生理準備下,看到最後我都快餓暈了。

 

另一個問題是臺灣人民明顯生活在恐懼中。滿大街總能見到“遇到緊急情況請按此按鈕”的設備;甚至正在我想扭頭浪漫地望望窗外的景色時,就會發現窗戶上一個大大的紅三角擋住視線,旁邊貼著一個小錘子,令我十分掃興;就連我想安心坐電梯的時候,揚聲器里都會用三種語言播報如果電梯停住或者掉落怎麽辦,這使我感到十分緊張不安。甚至隨處可見消防栓、高壓水口、報警器、監控頭、緊急逃生口,連消防車都在路邊停靠好幾輛。我認為這些有礙大雅的東西應該像天潮一樣藏好(或者壓根沒有),讓國際友人看看我們是多麽的安全,建築質量是多麽的有保障,明火除了竈臺和煙頭上其他地方一概不可能出現(當然萬一出現,按照老規矩,將明火和殘骸屍體以及輿論就地掩埋即可)。最重要的是,應該讓他們見識見識我們中華民族都是不怕死的。

 

電影院周邊終於繁華了一些,臺北101也在這里,甚至還看到了LV專賣店,但我發現臺灣人真是沒見過世面,LV店里顧客寥寥無幾,半天終於賣出去一個包,店員竟然出門向買者鞠躬半天,一看就是沒被大陸遊客開過光,要是有一天臺灣對大陸完全開放,洪水般搶購LV的大陸客會讓你們跪在地上磕頭的。

 

人最多的地方,其實不是臺北101,而是誠品信義書店。進去發現,臺灣人真是沒有邏輯,有說共DANG壞話的書也就罷了,怎麽還能有說自己壞話的書呢——《臺灣歷史書里沒寫的故事》、《國民黨新史》。並且什麽語種的書都有,連給小日本都開設了專間,當年抗日不全是你們國軍吃虧了?連你們的死對頭老毛都說了要感謝日本軍閥,還這麽寬容,怎麽就沒有立場和民族虛榮心,不好意思,民族自尊心呢?結果書店還這麽多,小小的臺北無數家誠品書店,但我想了想,明白了,覺得你們其實還是有眼光的,這一定是在學大陸——以開書店為由買地有優惠政策,到時候你們也會像北京第三極那樣等地段火了轉手把地高價賣掉。原來如此,你們開了這麽多書店,不是在裝有文化,而是在玩房地產,這手法很大陸,我很欣賞。

 

在書店周邊買了兩個小玩意兒,想砍砍價卻發現每個商品都明碼標價並直接以數字形式印到商品上,這說明臺灣和小日本一樣,全國統一定價。你們不知在大陸,一線城市和二線城市同一個商品的價格都不一樣,甚至一瓶可樂北京5環和2環的價格也不一樣,越牛逼的地方價格越貴,因為吹牛要繳稅。而在這,我這可是在臺北,怎麽來體現首都優越性,哦不對,省會優越性呢?

 

就在臺北101和誠品書店之間,電影院的對面,就是市政府,竟然這就是市政府。氣派的硬質鋪磚廣場呢?帶玻璃碴子的高墻電網呢?神聖不可侵犯的武警崗哨呢?最讓人不爽的是,你們政府顯然只愛玩樂而不為人民著想,因為政府門口沒有紅底白字的大幅標語“為人民服務”,卻寫著回避問題的“祝市民龍年快樂”。

 

並且臺灣政府十分壓榨老百姓,因為到處可見“隨地吐痰罰款7500新臺幣”、“車廂內飲食抽煙罰款7500新臺幣”這樣的告示,這大筆的錢沒收了一定變成財政收入。我認為,這為在大陸還苦苦釣魚的相關部門提供了啟示,咱們也可以學習臺灣搞“亂扔廢棄物罰款”以及“車廂飲食吸煙罰款”,這如果在大陸實行,第一年一定創收上千億。當然,萬一過了兩三年大陸人民素質真的高起來了,罰不到錢了怎麽辦?我認為這不是問題。兄弟部門已經為我們做出了榜樣——不論你買的車和船有什麽關系,不論你車排量多少甚至你今年到底開沒開,都要繳納車船使用稅和空氣汙染稅。這也就是說,將來就算你在車廂在路上不吃不喝也不扔垃圾,但一樣需要繳納吃喝拉撒稅。

 

晚上回來走在大街上,居然看到有年輕人扶盲人老頭過馬路,我揉了揉眼睛,這不是我小學時候課本里學過的鏡頭麽?在大陸20多年沒親眼看到,怎麽來臺灣第一天就見到了。我冷靜想了一下:這一定是在作秀,一定是官二代微服私訪和盲人藝術家在演一出新聞聯播。但看了看兩邊,也沒有攝影機跟著,那估計就是“紅領巾獻愛心活動”,是要蓋章簽字寫活動報告的,總之一定要有立意有帽子。

 

步行回賓館的一路上,一個多小時里沒看到有一個人隨地吐痰,沒看到有一個人大聲喧嘩,甚至沒看到馬路邊一件廢棄物,我想,這其實並不能意味著他們的人口素質高,我相信,一定是臺北成千上萬素質低下的農民工都回家過年了,只是我來的時機比較巧或者不巧沒看到而已。

 

到賓館附近的711,這我又發現:臺灣太不註意保護自己的民族企業了,日本的明治、澳大利亞的安可和臺灣本土產的牛奶放在一起同臺競爭,這還讓不讓民族企業混了,這還怎麽往里加三聚氰胺啊,這還怎麽可能有中國馳名商標,哦不對,中華馳名商標啊。在這些品牌里,我還看到了統一方便面,可這樣,兩岸到底不是也沒統一麽。

 

回頭明個兒我找找路上跑的有沒有解放牌大卡。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米酒媽媽
  • 其實,我在想,是這位筆者沒投宿到『對』的賓館,否則應該也會有人問他要不要小姐,也會看到很多小吃部,和越南理容店吧--
  • 阿炎ヽ(´∀`*)ノ
  • 其實這是台灣人寫的吧!!!!!!!!
    諷刺意味好濃烈XDDD
  • 對岸這種反諷文章好像還不少,應該是大陸人寫的吧,因為一些用語很自然,有一些東西不是住那裡一段時間的話可能還掰不出來^^

    這篇文章就是我一個對岸網友轉來看的,有時看到這種文章,透過別人的眼裡看台灣,就覺得我們要惜福,台灣美好的地方還很多~~

    米酒媽媽 於 2012/02/06 19:34 回覆

  • 阿炎ヽ(´∀`*)ノ
  • 對啊!!!期許自己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XD
  • 嗯嗯,也期望桃園機場能脫胎換骨^^

    米酒媽媽 於 2012/02/06 21:22 回覆

  • 小猪快跑
  • 这个应该是台湾人写得。讽刺意味很重, 没看完。 单单从长安街那里就可以看出来,不是大陆人了。根本没有12条, 而且平时经常堵车。
  • 我不認為是台灣人寫的,因為有些台灣的好不少人覺得言過其實,而且有些細節不像我們本地人會去注意。
    這篇是我大陸的網友當年轉到QQ群裡,我不曉得是誰寫的,但的確是人人網發出的沒錯。我保證。

    米酒媽媽 於 2016/05/26 08:5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