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頭:

沒看過小說的千萬別點進來。 

 

 


『。。。一直到上禮拜,在日本青森縣終於還完最後一件遺物。』流川娓娓道來他這十年神隱的理由,他一瞬不瞬的望著眼前的嘉恩。她的頭髮簡單的綁成馬尾,就像。。她剛考進城東時一樣,

只是臉上再沒了那份憨態和稚氣。

『所以,你。。』她暗暗吸氣,怕眼淚不小心就滾出來。『還要走嗎?』

『你現在,身邊有人嗎?』

『如果有呢?』

他沉默,眼神黯淡,『我的確不能要求你一直等我。』

『是二年前那一個嗎?』

『哪一個?』嘉恩神思恍乎的問。

『我二年前回台灣時想偷看你一眼,』流川看她,這十年他像著了魔似的拼命想完成爺爺的遺願,想證明他可以脫離父親的掌控。可每每當他倦極躺在不同旅館不同的床上,他想她想的心痛。

一開始他以為只可能花二三年的時間,可隨著找人的範圍擴大,遺物尋回的機率變小,整件事變的困難重重,

他自私的想,或許嘉恩會多等他一些時間,

只是五年過了,六年過了,他明白他已經沒有資格去期待她等著一個不告而別的男人了。

『那時我看到你和另一個男人正要出門吃飯,』

『我這十年和男人吃飯的機會可多了,你說的是哪一個?』

『想追你的那個,』

嘉恩努力吸氣,再吸氣,她不想哭,她絕對。。

『你混蛋,』對,平靜的罵他,你跟以前不一樣了,你現在獨立又成熟。

他只是平靜而溫柔的看她。

『你混蛋。。』她的尾音開始發顫,眼淚一下湧了出來。

『你混蛋。。你混蛋。。。。。劉杉峰你---』她掩住口,拼命忍住就要爆發出口的嗚咽。

『嘉恩。。』他緊緊握拳,她的眼淚完全揪緊他的心臟,可他卻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抱她的資格。


嘉恩拼命吸氣,可嗚咽聲仍止不住的從指間逸出。

『你、你丟下我十年!!!劉杉峰你這大混蛋!!!!』她憤怒的推開他,往樹林的方向跑。

『嘉恩!!停下來!!』他轉身急追,這樹林看起來平坦,但說不準哪裡會有老獵戶設的陷阱。

『嘉恩!!別跑!!』他很快追上抱住她,她憤怒的在他懷裡掙扎。『你抱我做什麼,我說不定有男友啊!』

他一楞,嘉恩立刻掙開他的雙手,右腳卻一拐,

 

跌倒了。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