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哦,鯨吞還沒寫完,這篇是被刺激了一下生出來的。關於軍中事務和作息沒什麼真實性,切勿較真。最大的漏洞是劉杉峰的官科,合理上來說他應該是掛軍法官科,留在北部高司單位的機會很大,可是基於我對高司單位實在太不熟了,而且我覺得部隊生活還是苦一點比較像XD,且基於劇情需要,只好委曲流川掛行政官科擔任營級人事官了

背景在蠶食溫吞之後。流川大學畢業先行入伍,待嘉恩畢業後兩人再一起出國留學。

3/13

斷續一片槍響後,訓練靶場一片煙硝彌漫。

「停止射擊!」

「看靶!」

步一連連長聽著回報數字臉色愈發難看,傳令兵在一邊候著。「叫排長下來一個示範。」

他剛接任連長職不久,算是空降;素來也聽聞步一連戰力低落,可沒想到例行訓練也會這麼糟。

值星排長臉色也不甚好看,按理說叫班長示範也就夠了,搞到排長。。

他眼色一瞄,一眼便相中最菜的那個。「劉排,就你了。」

旁邊副排輕輕撞他一下:排仔,要不要叫陳排,劉杉峰又不是正經幹排長的,就是頂排長缺幹幕僚職而已,要是打不好。。老闆不是更火大?

值星排長心裡也清楚,劉杉峰只是臨時佔缺而已,上面就等著人事官一走,就要把他拉上去頂上。

叫誰都比叫這個義務役的強。

他冷眼看著那個下部隊還不到兩個月的菜鳥少尉,只見他敬禮致意,走到射擊位罝邊,身材削瘦結實,難看的全副迷彩武裝硬是被他穿出一身精實的模樣。

MD最討厭這種沒有菜鳥樣的菜鳥了!

前一排射擊士兵全退到射擊線外,靶場一片安靜,劉杉峰靜靜地等待一邊的班長發號射擊口令。

「射手就位!」

「置槍!」

「臥射預備!」

他跟著每一個射擊口令精準低沉有力地複誦一句,把槍確實地放在一邊沙包上後,以一個精實漂亮的姿勢做出臥射準備動作。

裝填子彈,將槍托穩穩地抵著肩窩。

值星排長微不可聞地嗤了一聲,可嘴裡還是朝著全連士兵喊著:「全部都給我看好了!一個一個都給我看仔細!」

左線預備!」深呼吸。

右線預備!」開保險。

全線預備!

他從容地對準準星和靶心。「開始射擊!」

六發槍響過後,他跟著口令動作,起身站到一邊。

值星排長瞇著眼看向175公尺外的靶紙,不知為什麼,總有種更不爽的預感。

「滿靶!」靶紙處傳來靶兵的大聲回報。

連長臉色總算好看了些,把值星官叫了過來,「成績爛成這樣,待會全連拉下去做準星練習。」

「還有那個劉排,人家還只是義務役,你們這些官預專科的要是被他比下去的話,能看嗎?」

值星排長連連稱是,待連長走開後,他看向一邊正指揮收拾打靶用具的班長,示意他把劉杉峰的靶紙拿來,

六槍都在內圈。

靠!矇的吧?

 

夜晚。思想起。

「你們還在聊哦?」嘉恩下樓打算泡杯紅茶喝,看見阿弟和 JACKY還仍坐在他們習慣的位置上啃著毛豆聊天。

晚上十點多的時間,思想起也只有阿弟這桌客人。

「我們在等人維啊,」JACKY回她,阿弟因為扁平足免了兵單,所以即使畢業了,鋼鐵男還是常有機會聚在一起,「吼,嘉恩妳今天紅茶那麼多杯了,現在還喝的下啊?」

「哪有!」嘉恩尷尬了一下,手上杯子差點滑掉。「我一杯都沒喝。。。」

「對厚,今天有紅茶告白,可是嘉恩不是有流川了嗎?」阿弟問。

「你不知道下午多猛啊。。」JACKY咳了几聲,小聲模仿下午廣場上的學弟告白,「嘉恩學姐!!我會比流川學長還要好!!接受我吧!!」

「林嘉恩!!我喜歡妳三年了!!忘了學長吧!!」

兩人坐在一角直樂著,另一頭的嘉恩一邊泡著紅茶一邊納悶地看著他們抖著肩膀不知道在樂個什麼勁。

可她現在才沒心思理會他們的打趣,

她在等那個時間。

電話鈴聲大作,嘉恩回過神接了起來。

不過一秒之間,整張臉又驚又喜,看的一邊的兩人側目不已。

「沒有啦。。我沒有一直在等啦。。」嘉恩臉上升起兩朵可愛的小紅雲,聲音變得綿糯甜膩,她抬頭發現阿弟和JACKY的視線後立刻背過身躲在櫃枱下。「你今天怎麼比較早打。。。」

 

「真是人生勝利組,」阿弟回過頭羨慕不已。「家世好,長的好,腦袋好,交的女友也又乖又可愛,」

「所以籤運才不好啊,抽到高雄去,嘉恩又有這麼多人追。。。搞不好會兵變哦~」

 

「你今天累不累?那裡是不是很熱?晚上有吃飽嗎?菜好吃嗎?」

嘉恩几乎是一股腦的倒出一堆問題,她今天在尋寶社聽了一堆還沒當過兵的男生的『聽來的』經驗,「我聽說睡的營舍大部份都很悶熱。。那你晚上睡的好嗎?」

流川莞爾,心頭正發軟著時眼角一挑,正好撞上值班安全士官的視線,那士官立刻站的筆直,彷彿几秒前從不曾幹過側耳偷聽的事。

空氣燥熱窒悶,營舍外慘淡的路燈映照著集合場,

他現在的處境其實有點尷尬,佔著排長缺卻沒什麼實職,白天跟著人事官學習業務,可一有重要訓練他又得跟著連上走,

他抬頭望著夜空裡閃爍的星子,

真想她。

他背過身,「我都還好,妳呢?」

「今天是城東的紅茶告白吧,有人跟妳告白了吧?」他打趣著。

 「你怎麼知道?!」她扭著電話線,「沒有啦,就那。。」她說了幾個兩人都相熟的人名,「就他們在起閧啊。。沒有很多啦。也不是認真的。」

他愣了下,沒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敢!

「你在部隊怎麼知道的?太厲害了吧!」嘉恩幾乎要對著話筒發出崇拜的光。

「妳跟我提過啊。」

「可是那你怎麼。。」她不好意思的頓了一下,「怎麼知道今天有人跟我告白。。。」

流川嘆了口氣,本來不知道的。

聽著女友掩不住的嬌羞語氣,他默默地記下那几個人名,死定了你們。

 

3/15

營部辦公室。

人事官趿拉著拖鞋,一身綠色汗杉和藍色短褲從幕僚寢室走到辦公室,慢悠悠地抽出厚厚的卷宗夾。

「靠,學長,」一邊苦哈哈的捲毛訓練官吃味地看著人事官,「你屆退的氣場好強大!」

人事官是簽了三年半的官預,再三個月就要期滿退伍,他摸著肚子上的一塊肌,想起自從當上人事官後累的像狗的日子,不禁打了個冷顫;

幸好苦日子到頭了。「我也是熬過來的啊,誒我那寶貝學弟咧?」

戰情兵從戰情室探出頭,「劉少尉在連部打電話。」

訓練官搖搖頭,「學長你真的是老來運了,接業務的學弟這麼強,一點就通,電腦又很強。。聽連上的說他今天在靶場露一手了。175打靶,六發都在內圈。」他桀桀笑了聲,「體能又強,你小心他連長到時不放人。」

人事官不置可否,劉杉峰接人事官的事早就是營長指定,板上釘釘。

何況接排長的話,兩年時間就耗在連上了,可就沒了到桃園出差的機會。

桃園離台北總比高雄到台北近多了。

 

「我,我這星期去找你好不好,」她小聲的問他,「你這個星期天能休假嗎?」

他心裡難受了起來,「我這兩個星期可能沒法休假,」

因為一項陸軍全面性的證件換發作業,各層級人事這些日子都忙翻了,人事學長早就提醒他了。「妳也別下來,坐火車這樣來回太辛苦,」

「我捨不得。」他低聲說。

「哦。。」她心情低落地應了。「那你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讓自己太累,」

「妳也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一直貪吃太冰的東西,」他投進最後一枚硬幣,「知道嗎?」

「嗯。。我知道。」

白天的緊繃和此刻的無力感讓他特別難受,他頓了下,「我沒零錢了,幫我跟伯父伯母問好。」

「流川!」她突然叫他,

「嗯?」

「我很想你。」

她的聲音小聲地拂在他耳邊,他閉了閉眼,在話筒這頭點點頭,「好。」

「你也要想我哦。」她刻意讓聲音顯得輕快。「掛電話了啦,快去睡覺。」

「好。」他嘴角微微牽動,終於掛上了電話。

營舍燈早就熄了大半,只營辦公室仍燈火通明,一點也沒有能準時就寢的跡象。

他走到洗手枱邊往臉上潑了潑水,讓精神好些。

夜風吹來隱隱已帶些涼意,

好想她。

真想她啊。

 

 

 200807020401540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