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東。

「我要布丁奶茶,妳們兩個要喝什麼?」TRACY轉頭問嘉恩和小薇,明媚的身影在樹影婆娑間顯得亮麗又自信。

「我綠茶好了,微糖少冰,嘉恩妳呢?」

嘉恩猶豫了下,「紅茶微糖,冰塊。。兩顆吧。。」

TRACY不滿地看她一眼,「少冰就少冰,哪有人還指定要几顆的?」

「那去冰好了。」嘉恩乾脆回道。

小薇了然地看嘉恩一眼,偷偷對TRACY做了個口型:流川。

TRACY恍然,一臉受不了又覺得好笑,丟下一句「愛情的力量真偉大。」就跑去前頭飲料店點單了。

午後的城東被陽光晒的暖暖,學生三兩穿梭其中,一派青春正好模樣。

和流川交往後也不是第一回被TRACY虧她太聽話,嘉恩根本自在的很,拉著小薇就去找位子。

 

「妳想打工?」小薇有點吃驚又不是很意外,她們的男友都當兵去了,但只有流川學長在高雄,日祁和阿慶一個在桃園,一個在台北,

比起流川實在近了許多。

「我還在想啦,」嘉恩有點苦惱,「因為店裡也需要人手幫忙,我開不了口說我要到外頭打工,」

「妳還是專心準備公費留學的科目吧,」TRACY吸了口布丁,「妳又不是妳那個智商170的男友,有那種隨便考考也一定上的命運。」

小薇在一旁聽了忍不住都額頭三條線,她轉頭問嘉恩,「那流川知道妳為了他想去打工嗎?」

嘉恩臉熱了起來,「不是為了他啦,就。。就。。」

她就了半天,終於想到理由,「就。。。我覺得我也需要人生經驗。」

那聲音心虛的讓TRACY直接翻了白眼。

小薇倒是挺認同的,「我覺得這種人生經驗也很重要,不管是為了什麼原因。在外面打工和在自己家裡幫忙還是不一樣的。」

「那倒是。對了,妳這星期不是要下去找他嗎?」

「他說這兩個星期可能都休不了假,也叫我不要下去看他,說太辛苦了,」嘉恩忍不住趴在桌上,「我都一個月沒看見他了。」

TRACY看著嘉恩不長進的樣子搖頭噴氣,「林嘉恩!我看妳以後一定是被他吃死死的命!」

「妳怎麼看出來的啊?」小薇好奇的問。

「我哪有!?」

TRACY看著眼前兩對不解又不平的目光,一個單純,一個傻呼呼,一時間只覺連解釋的力氣都沒有了。

 

3/17

營部。 

政戰士推開戰情室的門,探頭進去,「小人官,輔仔(營輔導長)找你。」 

劉杉峰應了聲,隨即放下手裡的人事法規走到外頭,總是一臉和氣的營輔導長正在幕僚辦公室跟情報官聊天。 

「杉峰來來,有你的信。」 

營輔導長把他帶到辦公室,拿出一封不知裝了什麼、顯得凹凸不平的信,信封上字跡圓潤可愛。 

其實猜也猜的出是人家小女朋友寄來的信,只是身為輔導長,該做的還是得做。 

「不知道裡頭是什麼,安全起見,你在我這裡打開吧。」 

劉杉峰倒也坦蕩,跟營輔仔借了把剪刀裁開封口後,折成三折的信紙和一朵刻意壓的扁扁的槴子花倒了出來。 

營輔仔摸摸鼻子笑了笑,「女朋友?」 

劉杉峰自已也有些意外,臉上微赧,心底驀地溫熱,他勉力保持表情的淡定,「報告是。」

 


戰情兵一邊查抄旅部發來的電話記錄,一邊偷覷一眼他們家的小人事官。

不過十幾分鐘的時間,他們小人事官再回來戰情室的氣場就變了。

他還是一樣坐在戰情官的位置上,一樣拿起法規接著被打斷的那一頁開始啃,可是給他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像是突然溫暖了許多,增添了人味的那種感覺。

 


他記得劉杉峰第一次輪值戰情官的時候。 

其實軍官輪值戰情沒什麼事,多半都是抄發電話記錄而已,而這些事又大多由戰情兵負責。 

只那天早上旅部傳來的電話記錄特別多,每篇都要查抄、覆誦,搞到他已經感冒發痛的聲帶發出來的聲音都乾啞了起來。 

劉杉峰那時便很自然的跟他說,後面電話記錄他來發吧。 

他沒想客氣推辭,一來是喉嚨的確發痛,二來是戰情官本來也就得要會這個, 

只是當他正要教他時,卻只見劉杉峰自然的拿起電話,一邊撥號一邊抓過簿子和筆抄寫著。 

「各連電話記錄請抄收,」他對著話筒說道,然後很自然地要各連安官回報,「請各連參四1330在營部集合。。。請各連覆誦。。。」 

口條和動作行雲流水一般,看的他一愣一愣,而後小人事官偏頭看他,掩著話筒問,「我還有沒有遺漏的?」 

他直愣愣地搖頭。

「小人官,你之前發過哦?」他當時問他。

他表情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看過你發啊。」

 

幸虧你是軍官!!他當時第一個想法就這樣跳了出來。

學習能力強、電腦能力也強,得幸虧他是軍官,否則放在他們士官兵身上那就是被上面操死的命!!

 

旅部戰情的聲音從電話傳來要各營戰情覆誦回報,他回過神把手上剛抄好的電話記錄覆誦一遍,一邊唸一邊瞪大了眼,

他瞥一眼心思不知道跑到哪去的小人官,

只見他眼底流光溢彩,法規攤開大半天還在考績圖表那一頁。

小人官,你有聽到你們參一人事下星期五要到陸總部作業嗎??

 

※劉杉峰的單位以大小來區分他和另一位人事官。

※對基層部隊幕僚文書而言,去陸總部作業和出差真的是很。。爽的事,可以暫時離開基層部隊繁重又刻苦的生活,不用理會部隊雜七雜八的勤務,只需專心在總部吹冷氣做業務,輕鬆很多。但次數極少極少。

※戰情官一般由幕僚軍官輪流擔任。照理想上來說是輪值24小時不能睡,待隔天早上可補眠一個上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