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人維!!!」

「鄭人維你很幼稚欸!」

白雪幫著嘉恩擰乾身上的水,又忙著把身上的薄外套搭在她溼透的衣服上,兩人齊齊抬頭瞪人維一眼。

「欸欸!拜託!我哪知道妳反應這麼大?人維覺得自己超冤,不過想開個玩笑,哪知道嘉恩這麼不經嚇。

 

他抓抓頭,尷尬地朝流川伸手,拉他一把。「喂,要不要緊?」

剛剛那情形,怕是在水裡撞的不輕吧。 

沒事。流川渾身溼淋淋地踩了上來,甩甩頭走到一邊把身上的水擰掉。「你們怎麼知道這裡?日祁跟你說的?」

 

人維抓抓頭,「對啊,白雪他們劇組正在找景點,我想到這裡就帶她過來看看。」

他看看兩人的狼狽樣子,又問:「你們要不要買件衣服頂一下?我去幫你們買。」

 

不用了啦,我和流川都有帶衣服過來。嘉恩在那頭說道。

出來玩還帶衣服?白雪納悶了下隨即恍然。

 

這裡是北投啊,所以他們今天原本是要去泡溫泉的吧?

情侶泡溫泉這種事想起來就好親密,她尷尬地東看西看,那妳包包放哪,要不要現在找個地方換?

 

我和流川的背包都在旅館,沒關係啦,我們待會走過去換就好了。」嘉恩忙著擠掉褲管上的水。

 

旅館

人維和白雪的表情微妙了起來,白雪不自覺就往臉上搧風,人維則是乾巴巴地笑了聲,「你們去旅館做什麼?

泡溫泉吧?只是泡溫泉吧?!

 

白雪瞪大了眼看向人維,無聲地用口型和表情跟他說:你在問什麼啊!?

人維卻覺得自己理直氣壯,直接大咧咧的說:我就關心一下問一下啊!有什麼不能問的?

 

問什麼?嘉恩茫然抬頭,她剛剛還在跟褲管搏鬥,四周蟬聲唧唧,根本沒注意到人維剛問了什麼冒失問題。

 

我問--人維後面的話在轉頭看到嘉恩單純的眼後全都卡在喉嚨裡,他清了清喉嚨,「我是說--他又咳了幾聲,看著嘉恩怎麼也問不出口,「。。。。噯算了算了,我不想問了啦。

 

幹嘛有話問一半啊?嘉恩一臉莫名其妙。

 

離人維最近的流川深深看他一眼,眼神玩味。他不疾不徐地穿好鞋子,拍拍他的肩膀在他耳邊說了幾個字後就朝嘉恩那走過去,招呼她回去換衣服。

 

 

 

**

學姐那我們先走囉!外套我洗乾淨再還妳。嘉恩臉上的甜笑在轉到人維面前時立刻拉了下來,鄭人維!我會報仇的!她朝他舉了舉拳頭。 

 

鄭人維翻了翻白眼,想起她剛剛看到流川手臂上的傷又吹又呼呼的模樣又比對她剛給他的那顆拳頭,果真是女大不中留!!

快走快走!他沒好氣的說。

 

他們走後白雪也開始進行拍照取景的工作,「你等我一下,我去那頭找角度。」

人維皺眉,那邊太高了,我幫妳拍。

不會啦,我小心一點就好,這相機你又不熟。

 

人維還是跟在她後面以防萬一,見白雪試探地踩了踩草叢以免一腳踩空時才放了大半的心。

這個角度看下去真的很漂亮,白雪連續拍了幾張後轉頭跟他說。人維,謝謝你帶我過來。

陽光透過密密疏疏的樹葉斑駁地灑在她身上,煞是好看。

 

人維看著看著突然回過神來,「咳,拜託,客氣什麼。等妳拍完我帶妳去吃這裡的啞巴餅,超好吃的!

白雪失笑,什麼啞巴餅?

 

她邊收相機邊看他,大概拍的順利讓她大意,不小心一腳踩進一個縫裡,整個人眼看就要跌倒。

「就是。。有點像水煎包。。炸過的水--喂!!」

 

人維驚險地抓住她,對上白雪芬驚慌圓睜的大眼,不敢想像若是真的摔倒了會不會就這樣一路滾下去。

她眨著眼,好不容易又踩穩在草叢裡,才鬆口氣,朝他露出明燦燦的笑容,「還好我相機先收好了,要不然摔下去就慘了。」

 

人維瞪她一眼,「相機還會比人重要?妳搞錯重點了吧?」

 

白雪被他唬了一跳,她還沒看過人維這麼嚴厲的樣子,「我不是那意思。。。」她吶吶地說。

 

人維抹了把臉,覺得心臟到現在還跳的厲害,他抓著她的手讓她跟在他後頭下去。我剛真被妳嚇死!

對不起啦!我,不然我請你吃飯好不好?

 

你現在該關心的,還是嘉恩嗎?

 

流川那句話浮了上來。他牽緊白雪的手,心裡像明白了什麼,愈來愈清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