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一開始我真不覺得這有什麼大不了,想說就算課綱決策小組成員不公開,只要課綱內容差不多就行;

也覺得台灣和中國的現狀就是如此牽扯不清,一昧想要否認政治現實是很天真的事。

我們怎能把精力全放在抗議東抗議西這上頭,日子還要怎麼過?

而且學生們看起來咄咄逼人,一副『你們全是錯的,必須撤課綱,只能撤課綱』的激動模樣也讓我在電視這頭皺眉。

 

可是,當時間愈拖愈長,我就開始不懂我們的教育部了。

舊課綱是有爛到你們一定、和必須執行這麼備受爭議的決策過程所生出來的備受爭議的新課綱嗎?

如果都差不多,為什麼一定要現在改?

我聽說這次擬出來的課綱是要因應十二年國教,一用就是十二年。

用十二年的東西,然後用這麼封閉的方式決策,雖然說新舊並行讓各校自行決定,

可是官場黑暗,難保各校決策者會想揣摩上意做出媚上的決策。

說到底,我還是不懂,為什麼不能承認自己的錯,摸摸鼻子收回去就好?

課本印了就回收啊,我們政府浪費的錢還差這一筆嗎?

真不想浪費錢就印訂正貼紙叫學生們自己貼在新課本裡啊。

 

之所以轉PO呂律師這篇臉書發文,是因為他有講到我很關心的點--台灣和大陸的史地比例問題。

我覺得台灣在歷史和地理這一塊很可憐,我在KMT審核的歷史地理課本中長大,背大陸歷史地理背的比我對岸的網友還要更懂他們的地形氣候和礦產,和中國的五千年文明。

當政治現實上東北已經被中共改成東北三省時,同時間我卻在背東北九省的省會和九省特色地形疆域位置。

卻對我生長的土地了解少的可憐。

好笑又可悲的是,我小學三年級時還以為萬里長城在台灣中部。

 

如果一用要用十二年,我希望,我們的歷史和地理能回歸真正又單純的歷史和地理,不要扯什麼憲法,就是單純的歷史和地理。

不要因為換了執政黨就換了個角度來編修的歷史和地理。

希望我的孩子們比我更了解他們腳下這塊土地,中國部份大概意思意思就好。

有時跟大陸網友聊天,都覺得他們背的都沒我多,之前跟她們提到以前我們還要背鉄路的起迄點和小明要從北京坐到廣州要搭哪几條鉄路這種事,她們都難以置信的樣子。

 

好嗎?

 



https://goo.gl/bUWiFA

 

這次的課綱調整,充分顯示出中國傳統的春秋筆法,我們先來講個故事。

 

春秋時期,齊國權臣崔杼因為與主君齊莊公爭奪一個美女,藉機殺了齊莊公,立了齊景公
,自己做了國相。對此,齊國太史記錄道:「某年某月,崔杼弒其君。」崔杼不願意在歷
史上留下弒君的惡名,下令把這個太史殺了。繼任的太史是第一個太史的大弟,堅持還是
寫「弒」,又被殺了。第三個太史是小弟,照樣直書其事,崔杼感到正直的史官是殺不完
的,只好作罷。

 

為什麼崔杼這麼在意「弒」這個字?在中文的字義裡,「殺」、「弒」、「誅」,各有其
義。殺是指「無罪而殺」,弒是指「以下犯上」,誅則是指「有罪、有理而殺」。所以在
《孟子楛蝝f王章句下歇臚K》中,魏惠王問關於周武王討伐商紂之事:「臣弒其君可乎?
」孟子回答:「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這兩個老頭對話的意思,大概就是周武王
討伐紂,剛好而已,並不是以下犯上。可見在傳統春秋筆法的史學觀點裡,用哪個字很重
要,用錯了可是要掉腦袋的。

 

在這次的課綱裡,乍看之下會覺得很無趣,不過就是改幾個字而已,究竟在計較什麼?然
而,這卻是一場春秋筆法的戰爭。舉例來說:「接收」台灣改為「光復」台灣,意味著中
性名詞更改為台灣原本是中國的一部分,失去之後再取回來。日「治」時代,是指日本「
治理」台灣,是中性的名詞,但是改為日「據」時代,意思就會變成日本「佔據」台灣,
後面的意思立刻轉為負面。「鄭氏」改為「明鄭」,就是要把鄭成功開墾台灣,與明朝的
關係連結在一起,清「代」改為清「廷」,就是強調中國統治的合法性與正當性。

 

這就是春秋筆法。課綱透過這樣的方式,強化台灣與中國之間的連結性。用課綱審議委員
的話來說,他們唯一的理由,就是希望「課綱能符合中華民國憲法」。然而中華民國憲法
的內涵是什麼?其實沒寫,但是根據過去的國民黨史觀或是增修條文與國家統一綱領的內
涵,就是我國有1142萬平方公里,面積就像秋海棠,繼承自清朝,中央政府因為中國共產
黨叛亂,於1949年從南京轉進到重慶、又撤退到成都,遷徙到廣州,最後暫厝在台北。目
前北京政府與南京(暫時借用台北)政府是平等的兩個政府,同屬一個中國,只是我們叫
做中華民國,他們稱自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坦白說,即便在陳水扁時期,這樣的史觀也沒能大幅度調整過,因為我們的國族意識,還
在渾沌不明中,許多的所謂「正名運動」,根本無法落實,遑論進行教科書本土化的工作

 

憲法的立場重要嗎?坦白說,除了國家統一綱領與增修條文以外,中華民國憲法本文根本
沒辦法處理尷尬的現狀。我只想說,憲法是因人而設的,如果將來民進黨在國會的比例超
過四分之三,而過半的民眾支持修改憲法增修條文,直接否定所謂的中華民國存在「台灣
地區」與「大陸地區」,那麼現在用憲法支持課綱微調的人,還能用什麼立場反駁?

 

可能有人會說,憲法改了再說,沒改之前,就是要依憲法增修條文與國統綱領的規定,把
中華民國就是中國正統的觀念彰顯出來。

 

喔?那我相信很快。去年的太陽花學運是黃金交叉,獨派的勢力在未來會越來越強大,國
民黨政府曾經用水車噴灑的人、曾經用拒馬圍捕的人,這些現在沒有投票權的太陽花世代
,將在幾年後可以選擇總統與立委,國民黨會發現,他們越來越像稀有動物,而且不斷的
在社群網站上被圍剿、嘲笑。他們會突然驚覺,風向竟然轉變得這麼快,統派可能只剩下
百分之十不到,只能自己取暖而已。

 

笨蛋!重點不是在憲法,而是在人民渴望了解自己的歷史與地理,而且不希望與大中國主
義有關連。明明就應該先瞭解台灣歷史與地理,然後再去瞭解中國與其他國家,怎麼會把
中國的歷史與地理以這麼大的篇幅做介紹,但是認識生養自己的土地,竟然如此卑微?

 

看這篇文章的人,請問你,每天經過的基隆河重要,還是四川的嘉陵江要緊?你想知道南
迴鐵路的起迄點,還是從北平到廣州應該搭哪條線?你覺得認識陳澄波重要,還是瞭解齊
白石優先?現在的課綱,就像是一襲爬滿蝨子的華服,明明就只是外表好看,但已經破爛
不堪,穿著會渾身發癢,卻還是催眠自己的子民,首都在南京、外蒙沒獨立、西藏愛中國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課綱當然要調整,而且要大改。這不是法律問題,而是一場了解自己土地與歷史的重要戰
役。他們怎麼可以說,了解生養自己的母親,是一種意識型態的爭議呢?

 

請你告訴我,他們怎麼可以這麼說?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han0214888yahoo
  • 說的對,我也不懂,為什麼一定要怎麼亂!
  • 我也不喜歡看到社會這麼亂,
    可是,一開始就站不住腳的教育部,為什麼死都要把新課綱推出去.
    讓我想到以前美國牛肉事件,也是政府偷偷的來~~

    大概,都跟別人談好了,不上不行吧.

    米酒媽媽 於 2015/08/03 10:50 回覆

  • Evonne
  • 乍看之下好像微調沒什麼,但是後來認真看了之後,雖然很多人都說這些學生又不念書管教育部調不調,但是用這種奧步調課綱⋯外加內容真的就不中性⋯反課綱也是有道理在的~
  • 偏偏這種字眼轉變後的變化又不是一般人民會去意識到,也不是三言兩語能解釋清楚,所以很容易就覺得學生們不好好唸書,抗議成習慣了的感覺.

    我不敢說這些孩子是不是*有部份*是想從中得到被肯定的成就感,但不管這些孩子布條寫錯字,或是面對記者詢問講不出所以然,都沒法掩蓋教育部的黑箱過程.

    全然否定這些孩子們的獨立思考,敷衍地跟他們見面座談,想想這麼高傲的大人在主導我們的教育部...我真憂心.

    米酒媽媽 於 2015/08/03 17:56 回覆

  • nana
  • 我們都讚嘆林覺民很偉大捨身取義
    但是沒人希望自己兒子是林覺民
    我必需承認我是這是如此
    這是課綱事件可說有些掌權者用五十年前腦袋要掌控現在年青人
    一些博士有法律的有政治的……為何一點自由民主素養都沒有
    一些自認官大學問大的官員
    不知腦袋裝什麼整天逢迎拍馬
    昨天兒子問我
    如果我是林冠華媽媽會怎樣
    我堅決告知我會讓他死的有價值
    老娘跟他拼了

  • 其實我剛看了一點座談會的過程,抗議代表的壓力明顯能從他涕泗縱橫的臉上看見.

    只是教育部還是堅決不撤課綱,部長說,他上任後都在搞十二年國教的事,課綱是他今年才接手,但早在之前就決定好的了.

    他也認了課綱有點問題,但它只要不違法,他就不能撤.

    讓我想到頂新的油前不久不是某項指標被法院認定檢驗過關嗎

    那部長會去買來喝嗎?

    教育乃百年樹人,就這樣被草草硬上,也真滑稽

    米酒媽媽 於 2015/08/03 18:03 回覆

  • Sleepless 200
  • 歷史的可貴在於它是中立,如實紀載的;這個道理所有人都懂,執政黨不是不懂,只是執行這件事對於他們獲利較大,歷史算什麼~
    可悲啊
  • 歷史讓專業的來就好了,叫政治的來搞這個,這樣選票是會多多少啊~~

    米酒媽媽 於 2015/08/03 18:13 回覆

  • 您的暱稱 ...
  • 在國三生的社會課本看到一段讓我覺得KMT真的很厲害
    內容講到孫文寫本名沒寫叫他孫中山
    但可不可以統一標準
    蔣介石憑出現在課本內容就是蔣中正
    真的有被噁心到呵呵
  • 也有可能是作者素質不夠吧...雖然說一綱多本是趨勢,可是亂象也挺多的~

    米酒媽媽 於 2015/08/04 09:41 回覆

  • 金樂
  • 水到渠成這件事,好像必然又輕鬆。雖然一定會有這麼一天的到來,但是若沒有積聚足夠的水量,是沖不出渠道的。
    我很肯定那些涓流不息的力量,雖然微小,但仍在匯流。
    話說我問最有立場出來的兒子何以不去反課綱?他卻無感無趣!就他的想法,他已經知道現實是什麼?課文是什麼?唯一對文字敘述有問題、有謬誤而會在意的狀況是在閱讀通關秘笈時。
    對知識、常識封閉的過去,
    課文有可能會建構、控制我們的思想。
    但是現在的世界日新月異,心的方向可遠可近、可博可精;有那麼多東西可享用,就不要把自己關在那一小方田。
    生命,應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即使對美好的認知,
    人人不同!
    但我相信會有愈來愈多的人認同我認知的“美好”,
    然後~水到渠成。
  • 我其實情緒蠻複雜~一方面我悲觀的認為這就會跟美牛事件一樣----上頭早就跟美國談好利益交換,老百姓不管怎麼不爽又抗議,它還是遮遮掩掩的進來---最後無疾而終.

    另一方面我又覺得執政黨和教育部的嘴臉太難看,如果大家都不表態,他們不就更得寸進尺....

    早上看報紙說,府院態度是新舊並呈是他們最後的讓步,我們社會要接受多元聲音,不能只接受獨的課綱,而不允許有統的課綱;乍聽下很有道理,可是後來我再想想,我不要統也不要獨,我想要單純又中立的史地啊. 而且不管如何,歷史就要給歷史專業的來擬定,找一堆政治的來做什麼?

    但最後我也認同預言的說法,生命應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或是更值得的追求上.

    學生們不管最後成果如何,他們的努力和堅持都讓大家看到了,這些都是一股股涓流小河,以後會有匯集的時候.

    而且,千萬不要把人命扛在自己肩上,

    我其實很不認同把自殺和反課綱綁在一起,或許他真是為了他的信念而決定孤注一擲,但光是為了課綱很不值得.這件事的重量還不夠他付出性命,現實點來說,他的同伴卻會承受更多不能妥協的壓力.

    昨天看到新聞說,有高雄議員(不確定)提議要讓這位青年入忠烈祠,我當場翻白眼,如果林同學地下有知,一定會氣的跳出來吧.

    米酒媽媽 於 2015/08/04 10:24 回覆

  • 準備去種田的夏夏
  • 我厭惡為維護社會和諧就容許政府帶頭違法,容許他們鴨霸的為所欲為,課綱爭議不只是涉及意識形態塑造(我被國立編譯館的課本騙好大…在意識到自己學的歷史都是錯誤的價值觀和世界觀整個被翻轉過來,但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獲有動力想要清醒),也有行政法和法源上的爭議,明明教育部敗訴卻仍硬著幹,這不把法律放眼裡的行徑真的很噁心,而且編台灣史的居然不是台灣史學者而是不相干學系的,這樣的專業能服人嗎?看得我超嗶嗶嗶嗶嗶嗶的(怒)
  • 我相信統版的課網也包念了高層的意向所在,所以繼任的部長也沒有勇氣直接推翻重新再來.
    學生們都說怕熱就不要進廚房, 這話是輕飄飄的,實際上我相信那部長進的不是廚房,是壓力鍋XD

    所以我想,這就是整個教育部只能在明知新課綱的過程來源有爭議的情況下,也只能跟抗議學生打太極拳的究極原因吧--執政黨不能這樣被打臉.
    其實再噁心的嘴臉我們也都看過,從以前的美牛,和後來的頂新地溝油,一堆不要臉又黑心肝的話在新聞上不曉得看了多少.氣到心肝亂顫又深深地無可奈何.

    米酒媽媽 於 2015/08/08 15:36 回覆

  • Leah
  • 米酒媽媽您好:一直以來都有默默follow您的文章,這次卻是第一次出來留言分享,我的兒子就有參加反課綱,其實一開始我也不是非常贊同,但認真的聽完他的闡述以及他們的立場後我就開始反省自己了,我們現在所享受的民主自由其實也是以前的人去衝撞體制出來的,他們當時也被認為是造成社會混亂的源頭,但如果沒有他們的抗爭,也許到現在我們還不能夠在任何地方暢所欲言(看小說也會被限制這個限制那個XD),況且這群孩子他們並不是一開始就佔領教育部,他們一直有在走所謂體制內的合法的路去反應他們的訴求,卻一直被在位者敷衍,直到最後一刻眼看就要強行上路了,只好用更激烈的行動來期望被看見,他們並不是一群什麼也不懂的孩子,相反的我認為他們可以在高中就去思考這些問題,我想我身為家長是支持並且感到光榮的:)
  • 不過我想課綱再亂,也亂不過媒體. 媒體的無節操可以拼命造神後又拼命的踩踏他們.
    如果今天媒體能持本心,做出對的起道德良心的報導,或許這一切都會更容易,也更單純.

    而混水摸魚,只顧政黨利益不問是非對錯的政客也更容易無所遁形.

    孩子能在高中時就去思考這些早已遠遠超過我們,的確很值得驕傲.
    如果能把那股悲憤的力量轉化為[當我長大後,我絕不會成為那樣的大人],這也會是他們很好的人生課程,也就不算無功而返.

    這些那些,都有可能是以後的蝴蝶效應吧^^

    米酒媽媽 於 2015/08/10 12:22 回覆

  • 0yx
  • Dear 米媽:
    我上來都只看你的自由文,剛看你要改密碼,似乎要出坑了,覺得酸酸的。就多溜覽你其他文章,看到談課綱的議題,深得吾心。
    八十年代,我在歐洲,房東的小孩才上小三,就會帶我去遊覽介紹我們居住的城市,有歷史地理人文的角度,雖然淺顯,但是已經把自己生長的地方的來龍去脈搞得清清楚楚,我還看過他的作業--劃他們城市的重要地標。這是讓我反思台灣教育的第一個刺激。
    我完全贊成,後來國中課程內容有台灣歷史地理公民的單元,以及校本課程。但在爭吵中,內容仍然不是真正台灣主體的立場來編寫,才有品學兼優出身的記者會說出陳澄波死而復生的烏龍新聞。
    對教育問題感慨多多,反課綱已經不是大家關注的事件,我還是忍不住給你回文,表達欣賞,你真是才女...

  • 才女完全跟我不沾邊啦,都瀑布汗了都>///<
    **
    現在不只教育,整個國家被帶的暈頭轉向,反課綱已失去新聞熱度,現在沸沸揚揚的是連先生要去對岸參加閱兵.
    這些曾經或現任的權勢者,他們的是非曲直看起來完全跟我們老百姓是兩個樣啊.

    從以前到現在,這麼荒謬的官場現形愈演愈烈,怎麼值得以命相搏.

    不知道那位同學,現在會不會後悔.把命留著,以後能做的還很多,命沒了,卻也沒能改變什麼.

    米酒媽媽 於 2015/08/30 02:1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