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娜在黑暗裡醒來。

她捂著發脹的腦袋翻身,手肘不知撞到什麼,把自己也撞進熟悉的懷裡。

「唔,衛青陽。。你怎麼在這裡?」

房間裡還有淡淡的酒味,衛青陽半夢半醒,摸索著把娜娜按進懷裡,在她背上拍了拍。「乖,睡覺。。」

娜娜乖順地閉眼,記憶開始斷斷續續湧入。

 

昨天是總經理和亞諾的祭日。

儘管再怎麼難以置信,但子楓和亞諾的確已經離開他們一年了。

祭奠之後,大夥回到咖啡館灌著啤酒聊起以往回憶,子涵又笑又哭,廖廣超長吁短嘆、青陽則是摸著她的頭不說話。

「。。。。。現在想起來還是很扯。」哲瑞說。

「就是,到底有誰會求婚求到兩人摔下懸崖啊?」小菁問。

那天風那麼大。。」子涵哭哭啼啼。「我哥竟然在求婚時和諾諾被風刮到懸崖下。。。又不是在演鄉土劇。。。」

「他還高興的打電話給青陽,說亞諾答應了,誰知道兩人竟然就被風刮下去了。。。嗚嗚嗚。。。」

「他秘密基地那麼多,為什麼一定要跑到又遠又高風又大的山上去啊??」

 

對啊,又不是在演鄉土劇,怎麼會被風給刮下去?

娜娜吸吸鼻子再度入睡,青陽卻睜開眼睛在床上呆了半晌後,下床離開房間。

 

有件事,他一直沒有說清楚。

 

那天他接到子楓興奮的來電,電話那頭風聲大作,他根本聽不清。

「你說什麼??亞諾什麼?」

「哥,你訊號太差了。」

 

「聽不到。我要掛了。」

 

子楓從開心雀躍重覆到氣急敗壞,大喊:「我!說!亞!諾!答!應!嫁!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哥,我燒了個訊號滿格的手機給你。」

青陽開了罐啤酒,朝陽台外的月亮舉了舉,滿臉愧疚。

「哥,我真不是故意的。」

「還有一個基地台給你和嫂子。」

「對了,三星出新款我再燒給你。我知道哥喜歡玩測心跳血壓。。。。」

「靠我忘了哥用不到,哥,對不起。」

 

 

 

 

-----------

當初的感動被切切實實潑了大盆冷水。謹以此篇向「愛上哥們」來一個好聚好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