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恩整個澡洗的恍恍乎乎,一直到泡沫抹上了胸口刮擦到六芒星時才有了真實感。

她撐不住腿軟的癱坐在浴缸裡,

是真的。

她握緊手裡的鍊墜,緊到掌心刺痛。

腿抖的讓她站不起來,她抹抹眼淚,硬是吞下喉嚨裡哽咽的衝動,跪坐著低頭讓熱水沖刷掉全身的泡沫和不受控制的淚水。

真的,太好了。她閉眼親吻手裡的六芒星。

還能和他在一起,真的,太好了。


-----


『我老婆說下大雨,不要讓客人跑來跑去啦,』黑黑胖胖的老闆在小木屋的門簷下解釋,『今天還炒了山羌肉,桑椹汁也是我們自己家的,』他單手比了個大姆指,『喝過都說好!』

流川道謝後接過還算有點沉的餐檯,突然想起:『對了,我跟你過去再拿副碗筷吧,我今天有客人。』

老闆揮揮手:『不用不用,裡面就兩副了,我老婆有交代。』

流川疑惑的正要問,老闆卻已經揮手撐著雨傘走了。

『流川?』

他聞聲回頭,嘉恩正穿著他的白棉T恤從浴室裡探了半個身子出來。

『你在跟別人說話嗎?』

『沒事,』流川關上門,『民宿的老闆說雨太大了,特地送飯過來。已經回去了。』

他把餐檯放在桌上,『腳有沒有怎樣?』

嘉恩一呆,『什麼怎樣?』

『剛剛跑回來時不是差點被樹枝絆倒?』流川搖頭,走到浴室門口揉了她一頭溼髮,『我看看腳有沒--』

白棉T下一雙雪白雪白的腿。

嘉恩尷尬地往內一縮,流川卻覺得他移不開眼睛了,

『我。。我就是想問你還有沒有褲子能借我啦。。』她臉微微紅,小嘴不自在的抿了抿,『就不小心把你的褲子掉到地上。。那個。。褲子都溼了。。』

 

流川勉力鎮住心神,他點點頭,『你等我一下,我去找。』

嘉恩望著他的背影,微不可聞的嘆口氣,又嘟嘴。『怎麼還真有嗎?』

她其實有機會可以抓住褲子不讓它掉在地上,但那瞬間就像被蠱惑了一樣,她楞楞的看它掉下慢慢被水浸的溼透,

嘉恩說不上來自己現在心裡到底想要什麼,如果全身只穿著他的棉T她肯定會超尷尬,

可是。。

可是她心底又有點期望會發生些什麼,更親密的什麼。

她拍拍自己發紅發燙的臉--林嘉恩你今天情緒起伏也太大了啊,又哭又笑又思春!

 

-------

 

流川耳朵隱隱發燙,他已經很久很久沒因為春情湧動而這麼窘迫過了。 

離開嘉恩後就再也沒有。 

他微微扯動嘴角,和嘉恩重逢十個小時不到,這些那些熟悉的感受就像窗外未曾止歇的大雨一樣傾盆而下。 

只是現在怎麼辦才好,他根本不用找也知道沒有褲子,

 最後一條正穿在他身上呢。 

他腦裡又晃過嘉恩臉紅紅躲在浴室裡的樣子, 

雪白的腿。。全身上下只有他的白T恤。 

只有! 

他差點要把頭栽到行李袋裡。 

劉杉峰,你晚上怎麼辦!

 

 

 『流川,謝謝你。』嘉恩紅著臉綁好腰間長袖格子衫的袖子,竟然真的沒有褲子!她腦裡所有犯規的念頭突然全都煙消雲散,只剩下尷尬,尷尬和尷尬,怎麼辦,她連內褲都洗了啊!

 『傻瓜,』他低頭幫她把腰間的格子衫整理好,幸好他揹包裡隨時都帶著外套,『我喜歡看你穿我的衣服的樣子,』 

他拍拍她的肩膀,順直了袖子,『上衣是我的,』手往下停在襯衫打結的地方,『襯衫是我的,』 

最後望進嘉恩的眼裡,『人也是我的。』 

嘉恩的臉紅到要滴血,低頭不敢迎視他有點灼熱的眼神,流川嘆了口氣,把嘉恩擁進懷裡,輕聲問『嘉恩,你會是我的,對不對?』 

他沒期待會馬上聽到她的回應,緊了緊懷抱後他放開她,『我去洗澡,你如果肚子餓--』 

嘉恩突然抱緊了他,他楞了下,正要回應時只見嘉恩的頭在他懷裡用力的點了一下, 

再一下,

 流川只覺自己的心那刻都要融化了。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他已經被嘉恩推到浴室裡還關上了門。 

『你。。。你快點洗澡啦!』她在門外羞赧又想裝沒事,『洗熱一點哦。』 

流川看著被關上的浴室門板,忍不住低聲笑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