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西斜。 

 

流川踏出車外抬頭望一眼夜空,心頭大定之際仍掩不住一身疲憊。 

手頭上的大案子雖然己進入尾聲,但昨晚的突發狀況讓他和阿慶忙到焦頭爛額,直到現在才算有驚無險的度過。

 

兩個通宵的夜還是讓他體力有點吃不消,畢竟不年輕了啊,他搖頭嘆笑拿出手上的鑰匙串開了家裡大門再反手關上。 

屋裡一室的暈黃和溫暖。 

他吐出一口長氣,終於回到家裡,還有歪著頭、在沙發上等他等到睡著的老婆身邊。

 

果然講不聽。他眼裡噙著溫柔在原地望了她一會後才走到她身前,脫下西裝外套俯身親吻她微張的嘴。 

『老婆,』他輕聲叫她,嘉恩只卻是閉著眼睛,嘴角微微勾起,兩手伸到他頸後扣著。

 

『老公--』 

流川失笑,又啄吻了她一下,『醒醒,別在客廳睡,會冷。』 

『你回來就不會--』嘉恩嘟嘟噥噥地一邊說一邊湊上前回吻,舌尖伸進去勾著他的舌滑了一下又出來。

 

這麼熱情?

 

他眼裡逐漸染上情慾,疲憊頓消。『老婆--』他扶住她的後腦很深地、徹底地吻了她一回後,才想起來要問,『妳好朋友走了?』 

嘉恩被吻的迷迷糊糊,好几秒流川的話才進到她意識裡,她睜開眼一臉歉然又無辜地望著充滿期待的自家老公。 

流川的頭重重的落在她肩上,半晌後才悶悶地抬起頭來。『我先去洗澡--』

 

『老公--對不起啦--』嘉恩親親他的臉。『我會付利息啦--』 

他無奈地親吻她的額頭『傻瓜,』他起身開始鬆開領結,『孩子們今天怎麼樣?』

 

『今天啊--』嘉恩笑了起來,跟流川說了下午的事後兩人輕手輕腳進到品川和品恩的房間,房裡小夜燈微微的光芒隱隱約約帶出房裡的景像--品川在上舖睡的規規矩矩,而品恩卻是睡趴在一隻大熊上。 

流川回頭好笑地瞥視了老婆一眼,探身把寶貝女兒的小被子蓋好,又把品恩的長髮細細地撥到旁邊後才起身看他兒子,把他額際微微汗溼的碎髮撥到一邊。

 

這兒子像他,很像。

但比幼時的他幸福許多。

 

他看著嘉恩把品川的腳重新塞回被子下後探頭在嘉恩臉上溫柔地親了好幾秒。 

『怎麼了--』嘉恩無聲的問,流川只是比比房間的方向,『我去洗澡。』 

 

趁流川洗澡的時間嘉恩在廚房煮了一小鍋簡單的飯湯,雞湯、香菇和紅蔥頭的香味在廚房裡瀰漫開來, 

就等米飯在湯裡爛熟入味了,她嚐了下味道後放心地回到房間敲敲浴室的門。

 

『老公,』水聲好一會才停。 

『老公,我給你弄了吃的,洗好出來吃一點。』她等著流川說些什麼。 

怎麼沒回應?『老公?』 

 

奇怪咧。。。。。嘉恩旋開浴室的門探頭進去,流川站在滴著水的花灑下若有所思。 

她疑惑地走了進去,『老公?怎麼了?』

 

流川轉頭看她。 

『今天是第六天,』 

嘉恩費了几秒才領悟他在說什麼,她掩嘴忍不住噗哧一聲,『你發現啦??哈哈哈哈--』

 

『。。。。』

 

『老公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就突然想--』她邊笑邊求饒,萬萬沒想到流川記住了她的小日子。 

『嘉恩,過來。』他嗓音溫柔而沙啞。

 

嘉恩的笑慢慢止住了,『老公--』她看著他的表情,突然覺得腳有點發軟, 

『我爐子上還有湯---』

 

『乖,過來。』

 

她早已習慣崇拜仰慕聽從他每句話,她猶疑地靠近他一步。卻被他一把抓住抵在溼淋淋的牆上。 

『老公--』她及時按住他的胸,『我火沒關啦--』

 

『瓦斯爐是我選的記得嗎?』湯一滾出來絕對能自動熄火。 

 

『傻瓜,』他的手探進她的睡衣裡,俯身親吻她,直到她羞怯地回應後他才輕聲在她耳邊說:『老婆,我愛妳,但我們得算算本金含利息妳得付多少了。』

 

他旋開了水龍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