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根據26集的預告腦補出來的小東西,希望能讓心裡好過一點,也希望給被推倒在法庭外長椅上的流川一點溫暖(如果是留給嘉恩推倒不知有多好---

老天保佑26集一定要。。好好的啊。。

 

藍天白雲。

流川沉鬱地看著那架緩緩滑行、逐漸加速的白色波音747客機終於脫離了地心引力,依著優美的直線往上爬升往它的目的地飛行。

他應該已習慣和所愛的人分離--他爺爺、他母親給予他的練習並不算少。

可心臟悶痛到難以呼吸的感覺又算什麼?


他仰頭閉上眼睛,想起她剛剛在機場裡眼神四處找尋他的模樣,那付明明依賴卻還要強撐沒事的樣子,

真的對她最好嗎?

他曾以為他有時間歷練成熟,有足夠的力量保護他愛的女孩,只是環境的險惡已逼得羽翼未豐的他四顧茫然。

流川低頭自嘲地扯了扯嘴角--這樣的他只會讓她擔心和難過,還怎麼讓她自由和快樂?


機身在陽光下的反射成為遠遠的一個小亮點,終於消失在更高的雲層裡。

他轉身往NSR的方向走去,耳邊轟轟的引擎起飛聲響大作,又一架飛機排在後頭開始起飛。

他拿起安全帽正要戴上,一個咖啡色的東西卻突然被丟到車子的座椅又滾到黃沙地上。他愣神一看,

咖啡色的,像是嘉恩在用的那款錢包。

很快又一個小小的東西往他方向丟過來,這回卻是掉在一邊的野草叢裡。

隆隆作響的聲音消失後,他終於聽到朝他騎過來的機車聲和一些別的。

 

『流川!!!』阿慶几乎是用吼的。

不遠處阿慶載著一個女孩子騎著車過來。

不是TRACY。

流川瞪大了眼,手上的咖啡色錢包又滾到地上,露出他和嘉恩甜美的合照。

『嘉恩。。』他喃喃自語,難以置信地盯著愈來愈近的事實。

阿慶在他跟前停了車,背後那女孩可疑地用手抹了抹臉後,終於探頭出來看他。

『嘉恩?』他覺得自己像在做夢。

 

『我就說他會在這裡,』阿慶語氣不掩自得的對身後的嘉恩說。『看飛機起落的最佳地點,以前我就跟他說過可以帶女朋友來這裡約會。』

『阿慶,謝謝你。』嘉恩下了車,把安全帽遞還給阿慶。

阿慶點點頭,以眼神和流川示意後便騎著車離開。

『。。。妳怎麼。。』他的疑問在看到她望著他的神情後似乎已顯得多餘。

嘉恩的眼因殘餘的水光而顯得發亮又堅定,『流川,我不走了。』

 

『我這几天一直哭一直哭,我擔心你又受委屈了要怎麼辦?我擔心你很難過很難過的時候身邊沒有人陪著怎麼辦??我擔心。。沒有人能逗你笑時要怎麼辦?』

她停了會繼續說,『如果讓我離開現在的你出國是正確的事,那為什麼我難過的像快死掉了?』

 

『我現在不想離開你,但我害怕你因為我放棄而自責,』她盯著他發紅的眼睛,一瞬間又鼻酸了,『流川,你若愛我,可以讓我自私這一回嗎?』

『讓我留在你身邊,讓我陪你度過這一段,不要有負擔好嗎?』

『我的人生不會因為放棄交換學生就完蛋,可是如果讓我現在離開你一年。。。』她深深吸氣。『我會後悔,』

『流川,我一定會後悔!』

 

『嘉恩。。。』他忍著心裡的澎湃和激越,輕輕攬過了眼前比他自己還重要的女孩。『我怕有一天你會後悔,』

嘉恩只是緊緊抱著流川,『我讓你一個人面對這一切才會後悔。』

『我只要好好唸書,還是有機會可以公費留學,我又不是多笨。。』

『等伯父的事告一段落後,你也可以好好督促我。。』

她靠在他肩上輕輕說著這些那些,他動容地聽著,心裡緩緩淌過了一股濃厚的暖意。

『嘉恩,謝謝你陪在我身邊。』

 

嘉恩拉直了身子看著他,認真的看他,『是我需要留在你身邊。』

『可是如果你要謝我的話。。。』她突然不好意思起來,『那幫我找東西。。』

『剛剛飛機聲音太大,我們叫你你都沒聽到,所以我就朝你丟東西。。』

流川失笑,拿起一邊的咖啡色錢包,『另一個好像掉草叢裡了。。我去找。』

嘉恩拉住他,『不是一個啦。。。。』她困窘地說,『我好像丟了五六個,好像連護照都丟了。。。』

流川只覺心裡一陣陣的暖,他揉揉她的頭,『護照都敢丟,怎麼這麼鹵莽?』語氣滿滿都是寵溺。

『我再鹵莽你也不能退貨。。』她拉著他的手,扁著嘴跟他說。

流川拉過她在她額間珍惜地一吻。『嗯,不退。』


『一輩子都不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