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頭雨勢漸大伴著雷鳴,嘉恩隔著玻璃窗看著窗外瓢潑雨幕,心裡才有了點後怕,慶幸那個叫流川的男生好心收留她。

她眼角餘光掃過桌上的泡麵和餅乾,

讓他冒險挾帶進來已經夠打擾了,怎麼好意思再麻煩人家。。而且實在不熟。

--妳今天還差點看光人家。

--對啦對啦我又不是故意的。。

她臉熱了熱,扁扁嘴,又餓又渴的感覺很不好受,她環顧四周想找看看有沒有水壺可以喝個水什麼的,腳步才踏出去,瞬間眼前一片黑。電風扇的嗡嗡聲停了,走道上各家寢室男生的嘻笑哀鳴同時響起,

男一舍跳電了。

她的步伐僵在原地,外頭動靜清晰地傳了進來。

『停電咧,沒電風扇晚上怎麼睡啊?』

『手電筒咧?』

『媽的我才剛跟學妹聊上天。。』

『幹原來兇手就是你!!老天看不過眼讓城東跳電啦!!』

『屁啦!』

『吵什麼吵啊!』舍監馬麗阿姨的聲音在走道那頭嚴厲地響起,『大男生一點不方便都不能忍啊?電很快就來了,都給我安靜睡覺!』

一連串零零落落的『馬麗阿姨晚安』後,外頭的聲音降低了許多。她慢慢摸索著前進,心裡對那個叫流川的男生負愧感更深了,要不是因為她,他應該早就洗好澡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睡覺了吧。

** 

兩邊寢室內偶有手電筒的光搖的影影綽綽,他一手捂毛巾搓著頭髮走回寢室,在自家門口停了下來。

這種感覺真是說不出的彆扭,明明就是要打開自己寢室的門,可怎麼就有一種莫名其妙的侵犯感。

他打開門。

『呃,是我。』他對著眼前一片黑暗說道。

 

一個釋然的吐氣清晰地在角落邊響起,然後才是她放鬆的聲音。『你洗好啦?』

那聲音輕輕地像羽毛一樣,讓他覺得有點癢,他搖掉心上的異樣感,把臉盆推回床下,在日祁桌上摸索著手電筒。

『嗯,妳沒嚇到吧?』手電筒!。。。。沒電?

『沒有啦,只是覺得不好意思。。』

『什麼?』他轉身「看」她。

她頓了頓,『你剛剛洗澡很不方便吧。。對不起哦。。都是因為我才害你這麼晚才洗澡,還碰上停電。。。』

 

這女生說話有點。。可愛,他無聲地扯了扯嘴角,『沒事,這宿舍雷大一點就容易跳電,我們習慣了。』

 

他抓起毛巾正要繼續把頭髮搓乾時才想到,『妳頭髮還沒乾吧?』他摸索著床頭晾乾的毛巾。。應該還有一條才對。

『呃,沒關係啦---』

『妳不要動,我拿毛巾給妳,』他就著黯淡模糊的光影把毛巾遞了過去,她笨拙地接了過去,小聲的道謝。

他頓了几秒,『晚上淋了雨,頭髮還是擦乾點好。』又把一個不鏽鋼杯放在女孩跟前的小几上,『我剛在外面倒的白開水,給妳。』

 『。。。謝謝你。』 

 

他走回自己床位坐下,女孩的沙發對著窗,模糊的可以看到她偏著頭細細地擦乾頭髮。 

他舉起自己的右手端詳著,

因為太暗了,她拿毛巾時不小心握到他的手。

 

一點麻麻酥酥的感覺。

 

他皺起眉頭,今天的一切好像在往一個陌生的方向在走,而他抓不著頭緒。

抓不著就不要想了。他拍拍枕頭,等著MOMO跳上來,

『對了,妳要被子嗎?』

『哦不用了啦,一點都不冷,』她聲音帶了點笑意,『而且MOMO好像要跟我一起睡。』

『牠好可愛哦。』

 

可愛卻沒節操啊。。。他感嘆。 

 

『那,晚安。』他說。 

『嗯,晚安。』她說。

 

明天又會回到他原本的人生軌道了吧。他想。

明天。。找到鄭人維後一定要叫他請她吃到飽。她想。

 

他們的故事正要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