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40614014847  (不要管它出現在第几集。。我覺得帥就放了~)

 

把她叫起來吧。

流川想著,走到了嘉恩身邊,卻是站定不動了。

眼前的女孩偏著頭枕在交疊的手臂上呼呼熟睡著,几縷髮絲汗津津地黏在微紅地臉頰上,尾端隨著她清淺的呼吸微微的擺動。

像吹到他心口上一樣,有點癢。

 

他不自在地低垂了眉眼,她手臂下壓著的畫的密密麻麻的白紙卻引著他多看兩眼。

美洲。。和非洲?

他繞到她身後看,簡略的手畫地圖上滿是嘉恩圓圓可愛的字,標註出各主要地形的位置,又努力地標記出她一直背不好的氣流和洋流。

他眼底滑過一抹不自覺的溫柔。

真的很可愛。

 

他隨手拿起她的藍筆,沉吟了下,南美洲正被嘉恩壓著睡,只剩下北美洲和歐非。他彎腰小心地不碰到嘉恩,在非洲左邊補齊了一道[本吉拉洋流],

非洲下方的西風漂流。

北美上方的拉不--

鼻端隱隱嗅聞的少女溫馥香味讓他微微恍神,他定了定心神寫完剩下几個字。

  


 

臉上的輕微搔癢感讓嘉恩不禁縮了縮,她睜開猶帶睡意的雙眼左右看了看,

『流川?』

嘉恩揉揉眼,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腦袋一片渾沌沌。『你怎麼在這裡?』

流川輕咳了下,不自然地側過目光,『我來還書。妳怎麼睡到現在?』

『現在?』她瞇眼看了看牆上閃著紅色數字的電子鐘。『原來快一點了啊,圖書館休息了吧?難怪愈睡愈熱。』而且還好餓,她隨手把桌上的紙張和書本收到包包裡,準備回家吃飯去。

『你剛剛是不是有叫我?我睡太沉了都沒聽到。』她不好意思的笑,『你待會要去哪?要不要去我家吃---飯?』

嘉恩想咬掉自己的舌頭。

她腦袋顯然沒有醒的及時。流川會不會以為她又在黏他。

可是。。。她都四天沒找他了,他應該不會多想吧。

 

『我。。打工的時間快到了。』

 

果然。。。嘉恩很快掩過眼底一點受傷的神色,『那你忙哦,我先回家了。』她抓起包包,經過流川身邊時才想起,『對厚,謝謝你叫我起來。』她笑著說。『拜拜。』

她的身影很快走到外頭白花花的烈日下。

 

流川握緊了拳頭,才剛壓下沒多久的煩躁隨著她剛剛眼底那抹異樣又慢慢滋長蔓延。

她不相信他。

可他又要解釋什麼?

 

他走出圖書館,直到騎上NSR停在紅燈前,嘉恩那抹故做自然的神色仍困擾著他。

烈日蒸烤下的人車稀稀落落,

 

對厚,謝謝你叫我起來。

 

他並沒有叫她。他只是。。忍不住把黏在她臉頰上的髮絲撥開。

右手還有一點殘存的酥麻感。

他低垂了清雋的眉眼,鹹澀的汗水自額際滴落、蒸發。

 

劉杉峰,

你到底想要什麼?

 

他瞇眼望著眼前有點熱氣蒸騰的道路,心下竟是第一次感到茫然。

 

 

 

 

cuerrent   嘉恩的頭在南美洲,手臂位置在G旁邊,G就是本吉拉洋流;F就是西風漂流,另一條流川還沒寫完的就是在J的位置--拉不拉陀洋流。不過嘉恩的地圖當然沒畫這麼大張,所以流川不管怎麼避都離嘉恩很近。

流川你快點發情吧!!!(嗯,我是說著爽的。。按進度下一幕嘉恩就要辭他家教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