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度讓他睡的並不安穩,每個噴出的呼吸都燙得讓他不舒服,直到她柔軟溫涼的手貼在他額頭上後,

像泉水一樣,因為感冒而浮躁的情緒彷彿被平息了下來。

真是奇妙,空氣裡多了她的存在,好像自己的心也落到了實處。

平靜又溫軟。

 

『我把粥吃完,妳也快回去,』他看著嘉恩低著頭,刮舀碗裡剩下的白粥,兩頰兩抹淡淡的紅暈。『不要被我傳染了。』

『我身體很好,沒這麼容易被「普通感冒」傳染。』她把最後一匙送到他嘴邊,紅著臉讓他快點吃完。『你還不如擔心阿慶和日祁。』

她看著他徐徐吞下最後一口,湯匙彼端傳來他唇舌間每個細微動作傳來的震顫。

像傻瓜一樣,整碗粥都餵完了她才開始害羞。

 

『你喉嚨痛不痛?』她掰開包裝,取出一顆退燒藥,又倒了一杯溫開水,坐在床邊準備讓他吃藥。

『妳和他們怎麼會一樣。』他聲音因為感冒顯得沙啞了些,接過她手中的水。『我不會看到他們就想碰,想親,想抱;可是看到妳,我什麼都想做。』

嘉恩的臉騰一下就紅了,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只能在一旁傻傻的看他吃藥喝水。

 

流川吞完藥後才看到嘉恩紅通的臉,他愣了一下。『妳的臉怎麼那麼紅?』他的手撫上她的臉。

『我--』

他的手探上她的額頭。又摸摸她的臉。『沒事啊,怎麼了?』

『沒事啦,就。。天氣太悶了啦。。』她極力自然的用手在臉邊搧著風,

 

他專注的看她,似乎看出了點什麼,他唇角微勾,『嘉恩,』他輕輕地虛攬過她,他身上的高溫炙著她抵在他胸膛上的手,也熨平了她慌亂的情緒,她慢慢地把手環到他身後。

『我只是身體熱了點,睡一覺就好了,』他用臉頰輕輕摩娑她的頭頂,『我待會睡覺,妳可能會很無聊,而且--』

『我在。。你不好休息對不對--』她的聲音從他懷裡悶悶的傳了出來。

 

『傻瓜,』他輕輕彈她一下,輕聲說,『如果在我家,我就捨不得放妳走了。』

嘉恩整個心像泡在蜜罐裡,臉蛋紅紅,想笑又壓抑著,『哦,』

她離開他的懷抱,『那我回家,你乖乖睡覺。』

 

『嗯,』他點頭,又忍不住拉她的手揉捏著。

『我--』她看著兩人交握的手,『我也一樣,』

『嗯?』

『我看到你,也會想碰,想親,想抱。』她突然就湊到他臉上親了一下。『所以你要快點好起來。』

『再親一下妳就別想走了。』他嘴角微微揚起,有心想嚇唬她。

她又親了他另一邊,兩眼晶亮的望著他。

 

他忍不住低聲笑出來,『乖,回去。』他握著她的手,驀地傾身在她耳邊低啞地說『就這一次。』

 

耳朵旁沙啞的男人氣息讓她恍了一下,而後他話裡的訊息才一點一點進到她腦裡。

她不大確定話裡是什麼意思,臉卻已經一點又一點的紅了起來。

流川鬆開她,摸摸她的頭,把她的頭髮攏好。

『回去幫我跟伯父伯母問好,』

『好,那你--』

嘉恩突然看向窗外,流川隨著她的視線看去。

雨聲在几秒內由噼噼啪啪零星的切切聲轉為難以忽視的喧嘩。

窗外一片雨幕。

 

『果然下雨了啊。。。』嘉恩走到窗邊把窗戶縫隙留小一點,『怎麼辦?現在又回不去,我陪你睡好了。』

流川正拿起水杯喝水,差點被水嗆到。他看著嘉恩走到他桌邊書櫃上選了本書,一副認真打算坐下來看書「陪」他睡的單純樣子。

這傻瓜!!他又是好笑又是。。遺憾。

 

大概藥效的關係,睡意突然就襲了上來,他躺在床上將睡未睡之際,看見嘉恩走過來坐在他床邊,一手托著書,一手握著他的手。

『乖乖睡哦。。。』她握著他的手說。

 

他回握她的手,緩緩閉上雙眼,這一刻只覺心頭發軟,平靜又美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