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

大概是秋老虎發威,天氣格外悶熱。

流川剛打完工,騎著車頂著烈日在城東後頭的思想起停了下來。

『阿姨,』他走進店裡,涼爽的空調一下子就安撫了他被晒到發紅發痛的皮膚,『我要三杯紅茶,冰塊多一點。』

『流川啊,你等一下哦,阿姨這邊弄完再弄你的好不好,現在店裡只有阿姨在,不趕時間的話先找位置坐等一下啊。』

因為天氣熱,店裡外帶和外送的生意也突然增多了起來,請來的工讀小弟和嘉恩都送外送去了,自己老公卻偏偏一大早就被朋友找去處理事情到現在還沒回來。

『我不趕時間啦伯母,妳慢慢來,要不要我幫忙?』

『不用不用,你先坐一下啊。』

流川環顧店裡,今天店裡生意很好,空位其實不多,他看著店裡一隅擺了一堆高中參考書的空位,心裡一動走了過去。

桌上除了參考書外,還有一本白紙裝訂的手抄數學題集。流川盯著它看了三秒,決定順從心裡強烈的好奇翻開了那本題集。

。。。看起來是她把搞不懂的數學題特意地抄寫在一起。。有些題目只答到一半,方向還搞錯了。

他心裡頓時不是滋味。

還真的。。都不肯找我了嗎?

他端詳著,想起那晚她認真的眼和天真又讓他無言以對的宣言。

--以後不管是數學、歷史或其它科目,我全部都要靠自己解。

--我決定不再依靠任何人。我要學著更勇敢一點。

他垂下眼,嘴角勾起溫柔又無奈的笑意,

傻妹啊

 

『流川!你紅茶好了哦。』恩媽叫他。『不好意思哦,等很久了吧。』

『不會啦,伯母,』他搖頭,想了想後說,『伯母妳可以先幫我把飲料冰起來嗎?』 

jqaFC     -----

 『我的天啊快熱死了!』嘉恩一回到店裡馬上沖了杯冰塊很多的紅茶,一口灌下才感覺又活了過來。

『欸妳是在喝紅茶還是在喝冰塊啊!』恩媽往她的手臂拍了一下,『女孩子不要吃太冰的東西啦!』

『我知道啦媽,今天太熱了嘛,』

店裡此刻剛清閒了些,嘉恩也整個放鬆下來。咬著冰塊走回自己最常溫書的位置,屋裡的冷氣吹乾她身上的黏膩,真的太舒服了。她把紅茶放在一角,翻開剛剛練習的進度,眼前映入的卻是一張紙條。


就當做參考書附上的詳細解答吧。

               流川  

『媽。。。』嘉恩瞪著那一頁一頁她自己裝訂的難題待解,原本的留白處現在都填滿熟悉而陽剛的筆跡,解題過程詳細又整齊。『流川有來過哦?』

恩媽看到女兒的樣子忍不住搖頭,突然覺得自己老公的話也有道理--唸書找人教跟獨立勇敢是有什麼關係??

只是現在都跟秋燕和大巍說好了,看老友又期待又高興,這麼多年來他們也真把嘉恩當女兒疼,說什麼也不好改變主意。

『當然來過啊,不然妳以為妳的簿子是天書,還能自己浮出答案啊?』

聽到流川說要幫一下嘉恩的功課時,麗君又是不好意思又暗暗氣自己女兒怎麼就把這麼好的家教給推了,只好在流川準備拿飲料離開時趕緊弄了份現煎的蘿蔔糕和小點心,硬是讓他一起帶回去。

這多好的孩子啊。 

嘉恩沒有回應,她只是愣愣地看著簿子,流川瀟灑好看的字體在最後一題的空白處寫著 

 好好加油。歡迎妳來唸城東。 

 

urSnN  -------

『流川你那個學生家長真的很好誒!對不對日祁?』阿慶一口咬著麻油米血,又忙著夾蘿蔔糕,還不忘虧虧自家兄弟。『買賣不成仁義在,還送你這麼多點心,有心有心。』

日祁咬著米血笑了,『沾光沾光。』

『嘖,你們真的很無聊誒,』流川把杯蓋打開,直接就嘴灌下一大口。

成語哪是這樣用的,而且。。

。。。

嘉恩還從沒叫過他老師呢。。他不自在的別開眼。『咳,下午社長說了什麼?』

『哦,他說他大四了,時間也差不多了,下回想召集全社員選出新社長。』日祁朝阿慶擠擠眼,『我看幾乎就是流川了。』

『鐵定是流川啊,』阿慶信心滿滿。『不過今年的社團迎新實在沒什麼搞頭,太沒創意了。』

『迎新不就是這樣?辦辦茶會,玩玩遊戲,舊生新生大家認識一下,』日祁吃飽喝足,整個人往後靠在阿慶的床舖邊。『欸流川,如果你是社長,你會怎麼規劃?』

流川一怔,還真的認真想了下,『辦尋寶遊戲吧。』

『尋寶遊戲?』

『我們算冷門社團,社員不多,認識很快,』流川慢慢分析著,『到時分成兩人一組,每組給一張尋寶線索圖,辦一場尋寶夜遊應該可行。而且兩人一組熟的也快。再提供個誘因大的獎項,積極性也會大增。』

『這個讚吔!!』阿慶立刻領會個中奧妙,『男女一組機車尋寶夜遊,超讚的!!』

流川抽了抽嘴角,正要說些什麼時,背包裡的CALL機響了起來。

   1 message

他的臉色微凝。今天幫朋友在西餐廳代班還是被父親看到了嗎?他明明有刻意避開。

『我去聽個留言。』

 

他走到宿舍外的公用電話處,拿起話筒投下硬幣後按著電話鍵輸入密碼,

這回又要說什麼?在外面端盤子丟他的臉嗎?

他等著,電話彼頭卻沒有聲音。

他狐疑地望了話筒一眼,正想要掛斷時一個青澀的女聲卻傳了出來,他驚愕地睜大眼。

 --呃,流川嗎?我我是嘉恩啦。

--不好意思哦我第一次用這個。

--嗯。。我是想跟你說謝謝啦。

流川眨眨眼,情緒還有點難以消化,他原本已做好了準備承受父親的批評,萬萬沒想到卻是另一個同樣能攪動他情緒的聲音。

--謝謝你幫我解答那些數學題,比參考書的解答詳細好多。(笑)

--嗯。。。我就是想跟你說謝謝,就這樣啦。嗯。。。拜拜。

他以為留言已結束,不想系統卻直接進入下一則留言。

--呃,還是我啦。

--我剛剛忘了跟你說。。我明天早上要回屏東,專心唸書準備聯考。

--可是,你跟我說過的話我都會記得哦。

大概是第二回留言,嘉恩的語氣明顯通順許多。他聽著她不自覺微微撒嬌的語氣垂眼微笑,彷彿能看到她捲著電話線說話的樣子。

--我會很努力加油。

--你教我的,我都會記著。

--老師,謝謝你。。。

--哈哈哈嚇到了吧。

--真的就這樣了哦,恩拜拜。

 

話筒彼端傳來留言結束的提示聲,流川掛上電話長呼出一口氣,才發現自己剛剛竟是屏息著聆聽她的聲音。他愣愣地站在原地,直到後頭等待的人不耐煩的催促才意識到自己得讓開位置。

臉有點熱,心情卻奇異的愉快。

比這幾天都愉快。

 

他推開寢室門,日祁和阿慶還還在為八字還沒一撇的尋寶夜遊爭論計畫可不可行?有機車的男社員有哪幾個?女社員要是不夠怎麼辦?

『流川你回來啦?外面這麼熱嗎?臉這麼紅,』阿慶奇怪的看他一眼又不以為意的回頭繼續和日祁辯論,『沒車就借啊,女社員。。怎麼會是問題,明年新社員我去招!』

日祁一看阿慶勢在必得的決心頓時笑到不行。『臥槽你還真認真誒!』

阿慶突然也覺得自己太較真了,尷尬的搔搔頭,『笑屁啊!我本來就是很認真的人。』

剛說完日祁反而笑的更大聲,就連滿腹心思的流川也忍不住轉頭看了阿慶一眼,嘴角勾了起來。『你真的很敢講!』

『誒流川這活動是你提的吔,我在幫你打通環節你還拆我的台!現在整個計畫就只差不知道要用什麼東西當獎品。』

『對對對,這個獎項最好還是流川來想,』日祁突然正經起來,『讓阿慶來的話,我怕他會幹出拿全校女生電話名冊當獎品這種名留城東校史的事。』說完就像身上被按了什麼開關又抖抖抖的笑到倒在地上。

『臥槽廖日祁你今天是吃錯藥哦??』阿慶連氣都氣不起來,笑罵著踢他一腿。『你厲害你來想啊!』

日祁笑到說不出話,手指抖抖抖的遙指劉杉峰。

 

『你們也想太早了吧!』流川搖搖頭,眼角突然瞥見自己放在桌上的CALL機。耳邊似乎還殘存著乍聽見她的聲音的酥麻感,他垂眼掩去眼角春意,

『我想,』他聽見自己說,CALL機可能不錯。』

他望向窗外一片鬱鬱蔥蔥的綠意,眼裡彷彿還能看見樓下因為等久了,無聊踢著腳卻仍呆呆地等在原地的女孩。

 

劉杉峰,你。。。好像糟糕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