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她就是笨蛋吧。 

嘉恩的頭抵著浴室門板後蹭來蹭去,好半晌終於鼓起了勇氣,拉開個縫,探頭左右看了看,在陽台門口處看見了流川, 

『流川。。』她喚他。 

流川回頭,眼裡幽幽暗暗的沒吭聲。 

嘉恩揪緊胸口的浴巾,就怕它鬆了。 

『流川。。我,我要出去了。。那個。。沒有浴衣。。』她結結巴巴的解釋,『你先不要回頭哦,』 

流川好一會才恍然的回過頭去,『妳趕快出來,不要感冒了,』 

她輕輕呼口氣,一手揪著胸口抱著衣服,一手又徒勞地想把大腿邊的布料往下拉,到底還是挨挨蹭蹭地出了浴室。 

一直擔心身上的浴巾鬆掉,她綁手綁腳地終於把半溼的牛仔短褲和棉布格子襯衫用衣架給晾了起來,又把擰乾的小褲子小心包在微溼的T恤裡放在吹風機旁邊後就整個人爬到床上緊緊地包在被單裡。

等流川進去洗澡後,她就可以把上衣和小褲子吹乾了來穿,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尷尬。

她鬆了口氣,轉頭看自己的男友。

流川的背影在陽台夜色裡站的挺直,一點也沒有往後看她的意思。

真的。。很正人君子啊。

她不敢承認自己心裡竟有一點點點失望,卻還是拉開被單看了看,

她忍不住嘆氣。

太小了。。所以流川很容易「正人君子」吧。。

『嘉恩?』他背對著她問。『好了嗎?』

『哦我好了啦,』她趕緊把被單拉好,『換你洗了。』

 

流川低頭像是調整了呼吸後才轉身,在看到嘉恩包著雪白被單只露出頭的模樣也只是微微勾了嘴角,他走到床邊把她溼漉漉的長髮從被單裡撈了出來。

『真的是北極熊了。』他說,然後彎腰輕輕啄吻她。

『北極熊你還親。。』她睫毛輕顫著,垂著眼輕聲抱怨。

溼漉的長髮和洗過澡溼潤的光澤和香氣。。

要真是北極熊就好了。他無奈地想。

『我去洗澡,妳快點把頭髮吹乾,』他親了親她額頭。『頭髮吹好了再吹妳的衣服,知道嗎?』

『。。。』她睜大眼睛看他。

『弄好後。。妳就關燈睡覺。』他看著她不解的目光解釋道,『我衣服太溼了,得晾著。』

嘉恩不是很清楚流川的意思,『我可以幫你晾起來啊,』

流川只是望著她,嘴角一抹無奈的笑意。『嘉恩,我可能沒有衣服穿。』

『妳如果不介意看,那我會試著習慣。』

他看著嘉恩水嫩粉白的小臉因為理解而一點點漲紅,嘆氣般地用力親了她一下才進去浴室。

那個傻妹。

大概還沒意識到陽台的玻璃門在夜晚把室內反映的清清楚楚。。

不然臉會紅的更快吧。

 

嘉恩穿上吹的熱呼呼的上衣和小褲子,給流川留了盞小夜燈後就鑽到被子裡躺著,卻不怎麼安份,活像烙煎餅似的在床上翻來翻去,

怎麼辦。。她覺得心臟跳好快。

再翻了個身後乾脆坐了起來擰開床邊的瓶裝水喝了一口,還來不及嚥下,耳邊就傳來浴室門開啟的聲音,

她一驚也不管會不會嗆到,立刻側躺著裝睡。

她咬著唇,靜靜聽著流川赤腳走在地板的聲音。

吹風機的嗡嗡聲。

再接著是。。走到她身邊。。微不可聞的嘆氣、幫她旋上瓶蓋的微小聲音。

然後是他乾燥的唇落在她額頭上又離開的聲音。

她顫顫地睜開了眼睛,望進他幽黑沉暗的眼裡。

 『怎麼不繼續睡?』他輕聲問。

他腰間繫著浴巾,赤裸著上半身蹲坐在她床側,眼裡像是克制著隱忍著某種濃烈的情緒,

某種濃烈的就像。。不管著就會燙人的情緒。

嘉恩,妳最好繼續閉上眼睛。

對,應該要。。。

『流川。。』她卻聽見自己微弱的喚他。

他順著她耳邊長髮的手停住。

『我喜歡你。』她就這樣,側枕著枕頭,小小聲的對他說。『很喜歡你。』

像小貓似的惹人憐愛的聲音。

她眼裡對他的喜歡幾乎滿溢而出,純摯又熱烈,他卻覆住她的眼睛。

那掌心熱的發燙。

『嘉恩,』他聲音低啞,眼裡滿滿是壓抑不住的情慾,

他不想讓嘉恩看到。

『我現在意志力很薄弱,別給我任何鼓勵,』

『。。我今天一直想抱妳,想把昨晚的事做到底,』

他俯身,克制卻微微顫抖地在她唇上輕輕一吻。『我昨晚做的不是惡夢,』

『我夢到妳了,』他在她唇邊低聲說,

『所以,』他含著她的唇瓣,不捨地離開,『不要給我任何鼓勵,』

 

『我會忍不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