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想著要把那段日子記錄下來,但不知是懶勁,抑或是怕惹人注目,所以總推著沒寫。

可是年紀愈大,發現忘的事情開始多了,心裡想著再不寫下來。。。我應該會很遺憾。

 


 

很多年以前。。(遠目。。真的很多年。。

因為年少愚勇和無知,我報考了女性士官班,而後也順利的進入國防管理學院報到。

尚未報到時,弟弟當過兵的友人一臉不可思議的問我怎麼會想去當兵。

我那時太嚮往規律的生活了,而且覺得穿軍服看起來超酷的。就很天真的說因為生活規律啊,而且晚上的時間我可以唸英語自修什麼什麼之類的,

一臉好傻好天真的樣子,

然後我就一直忘不了那友人的表情,那表情怎麼說。。。

就像看到精神病!!!!米滷蛋69

 

忘了報到是在九月還是十月。那天不算很熱,早上報到,晚上我已悔不當初。

那是一個完全迥異於外面的封閉世界。連隊幹部都是女軍官,在一連串的兵荒馬亂後下達了多如牛毛的規定

但總之重點就是不能擅自行動--

凡事先報告長官,不能單獨一人行動。

走路一定要兩兩併行且步伐一致,

不能隨易轉彎,一定要走直角再轉彎。。。。

三人就得走毛毛虫隊型(就是排一直線)。。。

碰到長官或學長由右側或是第一人發號口令敬禮。。。。

一天只有一個規定時間可以打電話(時間也很短)。。。

規定洗澡時間(很多人排著洗,每個洗澡時間相當短。)。。。

進餐廳屁股只能坐板凳三分之二還是一半,不能坐滿。

 

總之一切原則就是把妳管到死死死!!

 

我們很快就被安排剪髮,每個都剪很醜,几乎就是剪到規定長度就換下一個,沒在修的,搞的每個跟狗啃過一樣,除了少數先知在報到之前就在外頭剪好的除外。

一邊被剪,一邊耳朵聽著訓話。

---妳們穿了這身軍服,妳們的命就不是自己的,是國家的。。。不要給我像死老百姓,穿了軍服就給我$%︿&&&

直屬長官們個個疾言厲色(除了輔導長外,政戰就是永遠的笑面啊),這也是沒辦法,因為她們愈兇,對往後只有好處。

晚上偌大的餐廳裡(真的很大)是極為肅靜的用餐氣氛,餐廳裡不只有我們這群新生的菜鳥,還有更多同在國管院受訓的學長們,沒記錯的話他們是要在國管院受訓四年,比起將來只會受訓半年的我們,他們的儀態早就刻到骨子裡,用餐姿態從容。

身為新鮮菜鳥的我正吃著有生以來最難以下嚥的一餐。(後來才知沒有最,只有更。)

--目光不能隨便看,坐姿要挺正,端碗有規定。。還要喊口號。

飯食不錯但吃到嘴裡根本食不知味。

 

第一天晚上當我終於躺在床上時,我握著我媽買的手錶流眼淚,心裡想著要不要退。。

要不要退。。要不要退。。要不要退。。

當我還在不甘和猶豫中掙扎時,已經有几個女生不幹了,直接報退。

 

這几天(我忘了確切天數,應該不到五天吧。。)對我來說相當震撼,而長官們也趕著在這几天做好所有資料建檔,我印象最深的是按指紋。

按兩個手掌的指紋几乎能搞到整個連人仰馬翻,因為一個沒印好又要整雙手重印,而我們整個連人數又很不少。整個連在慘白的日光燈下耗了整個晚上在按指紋。。。沒人敢聊天說話,耳裡聽到的都是長官急吼吼的命令。

 

不過几天後我才知道這遠遠不及我們將去的入伍訓震撼--那是地獄般的一個半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