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濛濛微亮。

 

他睜開略酸澀的眼望向外頭,

大雨已然在半夜停歇,陽台外乳白的雲霧翻滾著,襯著山巒疊翠特別好看。

是九份的山嵐。

『嘉恩,』他輕聲喚她。初晨光線堪堪微弱地淌了進來,房裡各物輪廓模糊

嘉恩閉著眼咕噥几聲後就沒了聲響。

隱約還聽到他的名字。

他忍不住失笑,猶疑著是讓她多睡點,還是把她叫起來看看外頭急速流動的霧嵐。

『手好痠。。』嘉恩突然又吐了句。

聲音黏糊,可在寂靜的房裡卻又足夠分明。

流川一下就笑不出來,俊秀的臉上微微發熱,他輕咳了一聲,『嘉恩?』

回應他的是嘉恩柔和的睡臉和平緩的呼吸。

他等了幾秒,唇角微勾,低頭親了親懷裡女孩的髮旋。

 

 

一整個晚上醒醒睡睡,他其實沒怎麼休息到。

怎麼捨得睡,

那麼嬌憨可愛的嘉恩窩在自己懷裡,呼吸薄薄地噴在他臂膀上,軟軟的手掌擱在自己胸口上,鼻間盡是和他一樣的洗髮精和肥皂香味。。

伸手就能碰到,讓他怎麼捨得睡。

他輕輕撫過她的眉眼,碰碰她的耳朵,眼底溫柔又有些許沉凝;

他不喜歡依賴任何人的感覺,

可他現在想像不出沒有嘉恩的日子。

他想像不出還有誰能像她一樣,一點一點走進他心裡。

讓他心軟又給他力量。

心底空落落的地方被她填滿,說不出的滿足外,又隱隱有點恐懼。


--不管你要尋找什麼,我都會一路陪著你的。


他想起那晚她在庇亞晴撫慰他的話,垂眸苦笑,

真不習慣這麼患得患失的自己啊。

他低頭親了親嘉恩的額頭,嘉恩卻直往他胸口埋,嘴裡咕噥著幾個無意義的音節。

。。。。睡的真沉,他感嘆。

一陣睏意襲來,他蹭了蹭嘉恩的頭,拉過她的手抱著自己。

他伸手拿過床邊的CALL機看時間,

他知道嘉恩早上沒課,還可以睡晚些。

至於他---

他想起昨晚打電話給阿慶時,他桀桀怪笑的讓他好好把握老天的安排。

他閉眼嘴角輕揚,知道阿慶肯定會幫他。

不管山間美景和早上的兩堂課,他現在只想和她多待一會。

他攏緊她的背,拉好被子,坦蕩蕩地抱著嘉恩沉沉入睡。

 

 

************

三小時後。

 

嘉恩想撞牆。

她不是不知道自己睡相有一點點點點差,可她萬萬沒想到一早醒來便發現自己整個人幾乎全掛在流川身上把他當抱枕用,

這跟她想像中的『早上一同醒來,兩人相視微笑說早安』的浪漫完全不一樣!

。。。腳還大咧咧地跨過他身上。。。

她皺著臉,小心地從流川胸側上抬起頭,傾瀉的長髮不小心掃過他赤裸的胸膛和手臂,她胸口一窒, 看著他眉間輕皺了一會又緩緩平復。

真的。。好加在!!!!

她伸出右手撐在床的另一側,然後再試著把腳伸過去,才要開始挪,腿窩處就碰著了某個溫熱的物體。

某個半睡半醒,之前很不熟,昨晚初見面的溫熱物體。

 

某個,正在長大的溫熱物體。

 

「。。。。」一大早這麼刺激,她心臟都要不好了!!她鼓起勇氣,飛快地抬頭看了眼流川。

還好,雖然眉頭是皺的,可是眼睛是閉的,沒醒就好。

她大大鬆了口氣,正想抬腿時卻狐疑地看了過去。

男生睡覺時,那個也應該在睡覺啊,不是嗎?

而且她整個人都掛他身上了,他怎麼可能睡的沉?

 

『流川?』她試探地叫他。

她看見流川皺了皺眉,慢慢睜開猶帶睏意的雙眼。『嘉恩?』

『幾點了?』

 

醒了,真的醒了。。。

。。。林嘉恩,妳是笨蛋嗎??

  

『嘉恩?』流川困惑地看著嘉恩脹紅的臉,想起身又被嘉恩緊張的壓了回去。

腦袋還沒清醒,可身體已早一步意識到身上的一切做出了反應,

剛醒來就發現昨晚差點擦槍走火的女友騎在他身上,是男人都會有反應吧。

他的臉熱了起來。

『我早上起來就這樣了。。』嘉恩窘迫的解釋,根本沒意識到現在的動作比她剛睡醒時更曖昧。『我不是故意。。睡。你身上。。』她的聲音漸漸微弱,臉也愈來愈紅。

她感覺到了。

一大早就點火啊。流川按按雙眼,乾脆不管不顧把她拉了下來緊緊抱住,『有一天我真的會要了妳,』他的聲音帶著剛睡醒的沙啞。『讓我抱一下,別管它。』

『哦,』她臉紅紅地任他抱著,兩手悄悄環到他身後抱著他。

--別管它。

怎麼辦。。她愈來愈喜歡他啊。

『流川,』

『嗯?』

『會不舒服嗎?』她湊到他耳邊小聲的問。

『。。。。。。不會。』她是故意的嗎?

『哦。』她乖乖地應了,

『那我不用幫忙了嗎?』

她是故意的吧!!

『嘉恩,』他的聲音帶著警告。

『我去刷牙洗臉。』她快手快腳的從他身上翻下床去,他甚至來不及抱緊她。 

 

******* 

嘉恩滿臉通紅的捧了清水直拍在發燙的臉上。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敢對他說出這麼暗示性的話。

 

就像是。。他在昨晚給了她一把可以對他為所欲為的鑰匙,而她現在就試著用那把鑰匙窺看她沒看過的他。

腿間硌硬的觸感還那麼鮮明,連帶著昨晚燥熱不安的畫面一下全回到腦海裡,

彷彿還能聽到他在耳邊低啞的喘息。。還有手裡的感覺。。情慾的味道。

 

她猛地打斷回想,面紅耳熱地擠出牙膏後才發覺自己竟然把它往臉上抹,

『嘉恩,』流川溫和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妳的衣服--』

我昨晚晾的內衣??!!

『我自己拿啦!你不要幫我拿!』她洗掉臉上的牙膏,手忙腳亂的開了門,卻只見流川一身整齊,手上空無一物。

 

他有點驚愣,慢半拍的把話說完。『--忘了帶進去。』

『哦,』她臉紅紅的走到鏡子那端把衣服給收到懷裡,才想裝沒事越過他就被他拉過手來抱住。

 

流川。。

 

『我抱一下。』他的聲音裡有點不捨。 

她被按在他懷裡,聽他的心跳一下下沉穩的跳著,稍早的一驚一咋和情緒的浮躁不安好像都在這個擁抱裡給消弭了,

 

我們待會就坐車回去,這樣還來的及趕妳下午的課。』

『怎麼知道我下午有課?』她心裡微甜。

『我有記妳的課表,』他摸摸她的頭髮和耳朵,

不過才一晚,他已經沒有辦法想像今晚沒有她要怎麼睡了。

 

『哦。』她在他懷裡忍不住抿唇微笑,覺得好甜。『我去換衣服。』她單手抱著他說。

『好。』

又抱了好一會他才鬆開她。在她額頭抹了一下。『我等妳。』

 

浴室的門再度關上,他走到床邊坐下,舉起手端詳著。

『還真的是牙膏。。』流川看著指腹上的白色牙膏沫搖頭苦笑。

點了火又慌慌張張的不知道怎麼辦嗎?

真是傻瓜。

 

他慢慢擦去手上的泡沫,突然就想起嘉恩昨晚滿臉酡紅的任他擦去她手上體液的畫面。

他嘆了口氣,努力平復身體的騷動。 

 

好像,愈來愈困難了。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