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年。 

九月。

流川早了幾天從家裡搬回宿舍。

夜晚的男一舍除了零星幾個同學外,大致空曠。他早早洗了澡,招呼MOMO吃飯。

『吃慢點。』他看著一個暑假被張媽餵成圓球的MOMO的進攻模樣一陣好笑,忍不住大力揉了揉牠毛髮光滑的頭頂,惹來牠不滿的咕噥和無視。

窗外松樹清冽夾雜著七里香的馥郁香味,似有似無地順著夜晚的微風盈滿空蕩蕩的寢室,他慢條斯理地扯了毛巾擦乾頭髮,

真是,比家裡還自在。

門外傳來幾個學弟一路嘻笑的聲音,他掛好毛巾,把箱子裡帶來的書一本本放回書櫃裡,又順手抽出一本密碼學入門,打算這個晚上好好想想開學後的迎新活動,冷不防目光就落在桌上透明軟墊下的紙條。

林嘉恩。

他默默唸著這個名字,眼神因著回憶而柔和。


他大二的生活很忙。

接手尋寶社和BBS站,又被SA推為耶誕舞會總召;

角色轉換間有各式問題和挑戰。日子忙碌又充實。

時光一點點往前推進,

有時,

有時他也覺得那只是一時情動產生的錯覺,

戲劇性的邂逅、一些巧合、一些心軟。。

而且,她長的很可愛。

他忍不住輕咳,在無人的寢室裡仍不自主的想掩飾些什麼。

他修長的手指隨意描畫著紙條的輪廓,

 

都要開學了,

到底考上了哪間學校也沒想過告訴他嗎?

 

****** 

『我就說怎麼電話不能用,啊妳電話拿著發呆是在做什麼?』

嘉恩被突然從房門口傳來的大嗓門唬了一跳,手裡的電話摔了下去,『爸~!』

『我哪有發呆。。。』嘉恩心虛地試圖反駁,『我是。。在思考啦。』

『拿著電話在思考?』昭富莫名看了女兒一眼,『妳是在講什麼??電話要用快用,不用趕快掛上。』他轉身要下樓,想一想不對勁又轉回來,『不對捏,我就看妳這幾天拿著電話要打不打,』昭富的老臉正經了起來,『妳跟我說,妳是不是在屏東交了那個。。那個。。』

『哪個?』嘉恩把電話放了回去,聽老爸“那個”了半天,忍不住催著老爸把話問完。

『就那個什麼。。很好的男的朋友啦!』

嘉恩愣了下才笑了出來,『我才沒有咧~!』她直覺就否認掉,可想到那人,臉上又隱隱有些不自在。『對啦爸,我下午要參加社團的迎新活動,晚上會晚一點才回來。』

『哦,那要注意安全,』昭富被她帶開了話題叮嚀了幾句才轉身下樓。

 

嘉恩看著老爸離開,不自覺呼出一口長氣。

還是。。不用打了吧。反正晚點集合時他也就知道了。

她鼓著腮戳戳電話,怎麼這麼忐忑啊,不就是告訴他她也考上城東了--雖然只是她的。。第三志願。

原本還以為可以考的更好,可以更好的跟他證明自己。。

可是在城東那一欄的名單裡看到自己的名字時,她其實又特別高興。

她咬著唇,用留言跟他說好像有點輕慢。。

而且他現在應該在忙晚上迎新的事吧。。

說不定白雪學姐已經告訴他了?

可是。。她好像應該先跟他說一聲才對。。

啊好煩哦到底要不要打啦!

她放開手裡捲的亂七八糟的電話線,目光滑過桌上的鬧鐘,還奇怪今天的時間怎麼過的特別慢時才發現鬧鐘的秒針在原地不動。

她心底咯噔一下,趕緊抓起床邊的手錶。

慘了!!

 

 *****

『還好只是毛毛雨,這種雨一下就停了。』日祁從窗外縮回頭,『走了流川,時間差不多了。』

『阿慶跑哪去了?』剛從外頭趕回來的流川正翻找著東西,『我出去前有叫他幫我把藏寶圖那個紙箱帶回寢室。。怎麼沒看到?』

『阿慶先帶學妹過去了,可是。。』日祁想了下,『他下午跟我一起回來的時候,手上沒東西啊,會不會還在社辦?』

『我看他可能也忘了,』他直起身,抬手看了看手錶,『時間有點趕,你先過去吧,我去社辦看看。』

 

紙箱並不如他所預期的放在原來的桌面上,他按捺下焦躁的情緒,終於在社辦的櫃子裡找到了裝著晚上要用的藏寶圖和道具的紙箱。

『哪個天兵收起來的啊。。』他喃喃自語著,抱著東西一邊看錶一邊趕著往集合點趕去;

一路綿綿細雨,

應該還來的及,他腳下有點急,卻不想手上的箱子卻絆到了松林旁的階梯扶手,箱子裡大大小小的物品散了一地。

真應了墨非定律!

他晃晃頭,懊惱卻也只能蹲下來收拾地上散落的零碎物件。

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他身旁,蹲著幫他撿拾。

『謝謝。』 他一邊收拾一邊抬眼向身旁幫忙的女孩道謝,畢竟他剛剛才聽到身後那女孩一邊跑一邊嚷著快遲到了,可還是又回過頭來幫忙。

就那麼一眼,他的心臟就漏了一拍。

女孩正低著頭幫忙,長髮紮成簡單的馬尾,眉目清秀,聽見他的道謝後也抬起頭,

四目相對,他看見她圓圓大大的眼裡閃過明晃晃的驚訝和歡喜。

『是你!』她露出他許久不見的明亮笑容,『好久不見,』

真是她!

『好久不見,』他回道,心裡仍有點難以置信,可更多的卻是高興。『結果。。妳也來唸城東了?』

她點點頭,表情有點羞澀,把地上的東西放回箱子後,她問:『這些東西,是晚上尋寶夜遊要用的嗎?』

他驚愕地看著她。

雨絲細密地飄落在他和她的髮梢和衣服上,松林小徑上一片微溼的綠意。

 

戲劇性的邂逅、一些巧合、一些心軟。。

他那一刻又想起他搬回宿舍那晚的胡思亂想。 

他和她之間。。。

好巧,嘉恩。

他對她笑了笑,眼底笑意莫名。『真巧,我們快走,要遲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