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41112102602 

『現在就剩嘉恩和JACKY還沒回來,沒有意外的話,就他們冠軍囉。』阿慶邊吃菜邊跟一旁落座的白雪解釋。

燈光明亮的海產店裡坐滿兩大桌尋寶社夜遊的成員,白雪和人維來的不算太晚,桌上是剛送上來的海鮮炒盤和炒飯炒麵,空氣全是海鮮爆炒的香味。

出發前他們就約好在這間海產店碰頭,白雪左右望了望,輕聲問阿慶:『誒,流川沒來嗎?』

『沒看到啊,不知道跑哪去了。』他聳聳肩,不甚在意,社裡辦活動不少次,流川有時在外頭確認活動安全結束後直接回社辦也是常有的事。

白雪也清楚。

可不知為什麼,今天心裡有些踏不到實處,她看了眼腕錶,起身往店裡的投幣電話走去。

 

一群人吃飽喝足,三三兩兩各自帶開回家。

『流川還沒回CALL哦?』阿慶湊了過來,看著白雪另外交代老闆幫她帶幾個菜。

『還沒啊,』白雪搖頭,語調裡有刻意的輕快。『你們先回去了啦,我幫流川包便當回去。他應該還沒吃。』

她又轉頭,猶疑地跟人維說了句:『人維。。要麻煩你等我一下了。

『哦。』人維全身都散發著情場失意的氣場,語氣蕭涼。『沒問題啊。』

阿慶和日祁默契的對看了一眼,兩人眼底都帶著了然的笑意。

 

夜涼如水,兩旁黑幽幽的景色隨著機車的前行迅速往後消退。

不同於來時的輕浮和期待,表白失敗的人維格外安靜,好一陣子兩人間只有機車的轟隆聲。

白雪扣拉著機車後頭,尷尬地盯著眼前年輕男孩的背脊。

--『白雪,我真的很喜歡妳,妳願意當我女朋友嗎?』

她在他身後低頭自嘲的笑了笑,

她真羨慕他。

他不是第一個跟她告白的男孩,卻是追她的人裡最堅持不懈的。

而她啊。。。

她卻只敢留在原地,等著那人。

等著那人回頭“發現”原來她在等他。

 

『白雪,』車子進入巿區,在一個紅燈前停了下來,人維偏頭叫她。

『幹嘛?』她不自在地看向他。

人維臉上欲言又止,像要問什麼又反覆遲疑,

『我不會放棄的。』最後他這麼說。

白雪一窒,

街燈和兩邊霓虹的映照下,他的眼裡格外流光熠熠。

『你!』她臉上微熱,良久說不出話,『綠燈了啦!』

 

***

半山腰的小涼亭下。

『沒想到,』流川下了車,忍不住笑意,『是妳拿到冠軍啊。』

嘉恩拿著手上的盒子,笑容腼腆裡又有掩不住的得意。

結果出乎他意料,可一切又像理所當然;他笑著走了過去,才發現她臉上汗涔涔地一片潮紅,他微愕,『妳臉怎麼那麼紅?』

『蛤?』她反射性地摸了摸發熱的臉,『哦因為車壞了,我剛剛用跑的過來的。』

他愣了下,

『妳的夥伴。。』他左右看了看,才意識到她的同伴並不在附近,『妳的夥伴放妳一個女生半夜在山裡跑啊?』

他臉色微微發沉,載她的那個學弟叫JACKY吧?

 『蛤?』她呆呆地貶了貶眼,而後才小心又猶疑地說 『你這麼一說。。好像。。真的有點恐怖厚。。』

傻妹啊。。他默默在心裡搖頭。

涼亭光線黯淡,卻仍看的出她臉上的狼狽,也不曉得這傻瓜一個人跑了多久,幸好人平安無事。

『算了,妳沒事就好。』他說,『恭喜妳獲得寶藏BBCALL。』

『這個真的可以給我嗎?』

他點頭,看著她因此興奮不已,他眼底也重新帶了笑意,『妳是怎麼解開答案的?』

『去年一起逛二手巿集的時候,你不是借了我一本密碼學的書嗎?還講到關於鏡像字的原理啊,』她冒汗的臉紅撲撲的,認真又可愛,『我看到尋寶圖中間有個鏡子的時候我就有一種直覺!』

臉上還帶著些小得意。

他垂眸而笑,有點感動,『這麼久以前的事妳還記得?』

『當然啊!』她低喊,臉上一片毫不掩飾的崇拜,『你說的每件事我都不會忘記!』

他愣愣地看著她, 

--我剛剛忘了跟你說。。我明天早上要回屏東,專心唸書準備聯考。 

--可是,你跟我說過的話我都會記得哦。 

--我會很努力加油。 

--你教我的,我都會記著。

心底某個地方猝不及防就被她撩撥了。他想掩飾自己的笨拙,想壓抑心底的激動,卻發現自己看著她移不開眼。

他望著她,好一會終於擠出了句話,『台。。台北的夜景妳還沒看過吧?』

 

   

車子在半山腰一個轉彎處後,燈火通明、流光燦爛的夜台北便赫然映入眼簾,無聲卻華美逼人。

『好美哦!』嘉恩下了車,目光全被山腳下那片光華璀璨所吸引,她情不自禁地走到路邊的隔離墩坐下。

真的好美,那蜿蜒的車流彷彿發光的河流一般在燈海裡流動,她著迷的看著那片明滅閃爍 

 他在她身邊坐下,『拿到人生第一台CALL機,妳最想誰先CALL妳?』

『其實。。這個CALL機是要給小薇的,』她揚起手上的盒子笑了笑。

這回答令他意外,『妳這麼拼命是為了朋友?』

『也不是啦,尋寶的過程很刺激又很好玩,』她不好意思的笑著解釋,『我不小心就太投入了。』

他看著她的側臉,看著她嘴角淺淺揚起,還有那雙明亮又單純、什麼情緒都寫在裡頭的眼,

才不過半天不到的時間,當初那些衝擊的、難以言喻的情感就這樣隨著她的出現再次回到他心上眉間。

讓他心頭發軟,讓他差點回不過神。。

那些。。還只是錯覺嗎?

在意識到之前,他的手已經撫上她的額角,撥開貼黏在其上的髮絲。

她吃驚的轉頭看他。 

『把汗擦一下吧。』他強按下對自己鹵莽行為的震驚,臉上不動聲色的說。

『哦,』嘉恩困惑又不自在的擦擦額頭不存在的汗。

明明都被風吹乾了啊。。還有汗嗎?

兩人一時無話,嘉恩也突然意識到他和她坐的好近。

她莫名的感到一陣心慌,心跳好像也快了起來。

 

嘉恩並不是第一次和男生大晚上的在山裡跑,以前跟著人維瘋的時候,滿山亂跑從白天待到晚上的事也沒少幹過。

和流川坐在同一塊石墩上又怎麼了。。就算石墩沒。沒有很大塊。。可是他看起來坦蕩蕩啊。。。

對啊!只不過幫妳擦汗而已,妳緊張什麼?

人維還幫妳吹過眼睛咧!

就是這樣吧,嘉恩用力看著幾秒前還在視而不見的燈火璀璨,心情瞬間“跟著”身旁那位始作俑者坦蕩蕩。

夜裡山風習習,不遠處還能聽見別人喁喁交談細碎的聲音。

『這裡是不是看夜景很有名啊?』嘉恩邊問邊看向那頭,

一直強壓緊張情緒的流川幾乎要釋然地吐出口長氣,跟著嘉恩看向那頭,『後山這邊夜景--』

他的聲音哽在喉嚨裡。

不遠處是一對男女正親暱地相擁。

男人的頭慢慢往下探,女人發出咯咯的笑聲,隨後又嬌笑低喊:『有人啦不要啦~』

嘉恩幾乎是在那女人話音一落才轉回頭,臉上尷尬地熱了起來,她不自在地偷瞄了眼流川,卻見他也正掉回目光看她。

四目相對。

她瞪大了眼,

竟是劇烈地嗆咳了起來;

流川被她的反應嚇一跳,急急順手幫她拍背,『還好嗎?』怎麼咳成這樣?

嘉恩咳的臉色發紅,好一會她才能慢慢吐出字來,『口水。。』

『什麼?』他疑惑地看著她,拿了瓶水旋開蓋子給她。

她小口灌了口水,突然就笑了起來,邊咳邊笑,『口水啦,我被口水嗆到啦。』

那陣咳嗽就像誤打誤撞的魔法一樣,咳掉了兩人近一年的距離和那麼點尷尬生份的氣息。流川看著她又笑又咳,自己也忍不住搖頭發笑,

『後山這邊夜景--是蠻有名的。』他等她不咳了才帶著笑意把那句話回完,看著她又忍不住伸手擦去她眼角的淚水。

嘉恩愣了下,流川卻已經坦然地站了起來,『走吧,我載妳回去。』

這裡愈晚情侶愈多,是他一時忘了。

『哦。』她直覺地應好,乖乖地跟著他後頭。

 擦汗沒什麼。。擦眼睛旁邊也差不多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