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50112100317    

『你在啊?』阿慶一路哼著歌推開寢室門,乍見今晚失聯的哥們好端端的坐在床上不由驚訝。

『白雪CALL你好几通了,你跑哪去了都不回CALL?怎樣?今晚是紅茶妹那組冠軍吧?』他關上門走到桌前,在自己袋子裡摸索著什麼。

 

流川模糊地嗯了聲,悄悄地把手裡紙片塞到背後枕頭下。『不是她那組,是她。』他翻身下床,看到MOMO正嗅咬著床下肥皂時還愣了下。

唔。。他好像還沒給MOMO餵餐。

有這麼餓嗎?他好笑地把MOMO一把拖抱了出來。開始幫牠弄起晚餐。

 

『什麼意思?』阿慶樂吱吱地拿出筆記本把今晚要到的電話號碼騰抄起來,一邊抄一邊問,『你是說只有紅茶妹找到寶藏啊?那個胖子咧?』

『那學弟車子拋錨,半路上修車去了。』他皺眉,想起她滿頭大汗、紅撲撲滿是興奮不知害怕的臉。『她倒也厲害,大晚上的自己一個人連跑帶走的找到藏寶地點。』

『有沒有搞錯啊!?』阿慶驚訝地轉過身,『大晚上的放女生一個人自己跑掉啊?』

 

流川正要附和,寢室門又啪一下被打開,日祁風塵僕僕地回來了。

『你們在啊?』日祁看看流川又看看阿慶,『在聊什麼?對了流川你一晚跑哪去了都不回CALL?怎樣?這回是紅茶妹那組冠軍吧?』

流川一陣無語,心裡莫名不想交代晚上這一塊。

 

『對誒!你做社長的一晚上找不到人是怎樣??泡學妹泡到忘記任務哦??』阿慶看著流川蹲在一旁幫MOMO弄飯的背影,隨口打趣道。

『切!』日祁走了過來抓住阿慶的頭,『我切開你腦袋來看看除了裝學姐學妹外還有裝些什麼?』

『早上看到學妹就跑了,下午也是跟著學妹後頭走,尋寶社的東西都忘了拿,剛在海產店叫你等我一下你下一秒就載著學姐跑!!』

 

阿慶被抓得呱呱亂叫,本來只是隨口講講,此刻也有几分認真勁上頭了,『搞不好真是啊!!流川你說啊!!』

『你聽他亂講。』流川拍了拍狼吞虎嚥的MOMO,轉頭端了臉盆站起來。

『我怎麼就亂講了!你晚上不是跟那個。。林嘉恩!!對,林嘉恩在一起嗎?』

『什麼林嘉恩?』日祁鬆了手,一臉狀況外。

 

『紅茶妹啊。』阿慶扒了扒頭髮,『流川說她一個人找到寶藏,載她的人中途修車去了。』

『紅茶妹這麼強啊!?』日祁感嘆了下,隨即正色道,『所以流川你晚上就是和她在一起連CALL機都沒聽到啊。。』他眼裡興味盎然,『這樣。。。好像也情有可原。。』

『情有可原。。。哈哈哈哈哈哈』阿慶點頭邪笑,正要跟著日祁落井下石時突然道,『喂不對啊你這把尺也太偏了吧!流川就情有可原,怎麼擱我這裡就是無情無義?!』

『那怎麼能比?我們流川是二十多年都不開花的鐵樹啊。』日祁一屁股在阿慶床上坐下,『哪像你?日日開花日日春。對吧,流川?』

『。。。』流川故做淡定地嗤了一聲,『懶得跟你們扯,我去洗澡。

 

***

 

嘉恩哼著歌從浴室出來,頭髮溼漉漉地披在肩上,全身泛著剛洗完澡、熱氣蒸騰的潤澤。

『大學第一天心情這麼好?』恩媽正在外頭摺衣服,頭也不抬的打趣自己女兒。『還邊洗澡邊唱歌。』

『媽~~~』嘉恩整個人跳到恩媽身邊,一顆溼答答的頭就要往恩媽懷裡鑽,被恩媽笑著擋下了。

『謝謝媽~』她親了媽媽一記,又在另一側親了一次,『還有幫我謝謝爸!』

 

『好好用它,你爸拜託朋友兒子幫忙選了好久。』

『嗯,媽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唸書。。』

『。。。也別只顧著唸書。。該玩的還是要玩。。』

嘉恩感動的亂七八糟,她媽媽真的好好哦,一顆頭就這樣埋了過去。『媽~~~~』

『噯噯我的衣服啦!!』

 

把一頭長髮吹乾後,嘉恩開了嶄新的電腦摸索著,

城東大學。。。BBS。。註冊。。ID。。。

ID。。。要取什麼?

JOAN嗎?

她一時拿不定主意,眼珠轉了轉,突然就落在書桌邊角裝著BBCALL的小盒子上。

--拿到人生第一台CALL機,妳最想誰先CALL妳?

 

那人低沉好聽的嗓音彷彿又在耳邊響起。她輕輕呼口氣,突然覺得耳邊有點小小酥癢的感覺,忍不住抓了抓耳朵。

她拉開書桌最下格的抽屜,把紙盒裡流川去年幫她解答的本子翻了出來,

本子最後一頁清俊字跡依舊-- 好好加油。歡迎妳來唸城東。

能遇到這麼好的人,能上城東,能在第一天碰到這麼多有趣的事、好的事。。

她真的好幸運。

 

一整晚東摸摸西摸摸直到關燈上床時也還沒決定好要取什麼ID,她揪著棉被望向窗外的幽幽夜色,

窗外夜色正好,晚風隱約傳來緬槴芳郁清香。

緬槴又開花了。

 

她閉上眼,興奮感讓過去這一年的片段像幻燈片似的一個畫面又一個畫面在她腦袋裡閃過又閃過。

最後定格在那人帶她去看的那片海、讓她讚嘆感動的日出、

和那片無垠又溫柔的天空。

sky。

就sky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