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應該是唯一一篇四千金的腦補。純粹是受不了目前清寬線的僵化。

就這種男人,兩個女人還搶著要。

 

台北溫暖的晨光斜射進惠琦家的餐桌上,卻暖不了惠琦的心。

「咖啡有點淡。」眼前的男人沒敢回應她[每天抱我一分鐘]的卑微請求,轉而挑剔起今早的咖啡。

「淡個屁。」

惠琦震驚的摀住嘴,季寬嘴裡的煎蛋掉了出來。

她是怎麼了?怎麼會說出這麼粗俗的話?她搖搖頭,起身拿起咖啡壺。「我去幫你重泡。」

季寬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他看著她的背影,難道她知道了?

知道就知道。他冷淡地想。

「老公,你喝喝看,」她重新又泡了一壺,倒了一杯給他,突然她楞了一下,看著他頭頂不說話。

「妳怎麼了?」即使不想跟她說話的徐季寬也忍不住不自在。

「老公你頭髮好像少了很多,」她看著他頭頂說,又突然像這麼多天來第一次看清他的臉。「臉好像比較沒彈性了。」

她再度掩嘴!

她今天到底怎麼了?怎麼說話一下粗俗一下傷人!

而且自己老公看起來其實還好。

她想叫老公別介意,可是季寬已經不由自主站了起來,走到鏡子前上下左右端詳。

她看著曾經那麼愛她的男人因為外表而緊張的樣子,卻不是為了她。

心痛之外,怎麼還覺得給他添堵好像很痛快呢?

她看著他的背影,沒注意自己背上多了一對黑色的翅膀,噗噗拍了兩下又隱身不見。

 

**

時間在她驚疑不定的心態裡來到中午。

她覺得自己心裡像是多了什麼東西一樣,看到清清驚惶不已的臉竟感到有了快感。

就連此刻老公明顯食不知味地吃著她準備的愛妻便當也不再像前几天那麼讓她消沉難受。

她看著他囫圇吞咬一塊白帶魚,然後突然嗆咳了起來。

活該。她心裡想。

但她還是溫柔地拍打他的背,給他遞了一杯水。

「吃到魚刺還想吞下去,怎麼不卡死你。」

「什麼??」徐季寬眼裡仍帶著淚花,「惠琦,妳今天是怎麼了?」

「沒什麼,我是說,吃到魚刺還想吞下去,你到底在想什麼?」她面不改色的說。

看著老公眼神四處飄移不敢對上她的樣子,她突然再想不起他當初深愛她的模樣。

這樣的男人怎麼值得她一再委屈自己。

「老公,」她開口,「我們離婚吧。」

 

**

『惠琦姐說要離婚?』清清躲進房裡接聽老闆的電話,只第一句就像重磅炸彈一樣讓她難以置信。

季寬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那像菟絲花倚賴他而生的惠琦竟然也有這麼乾脆的一天。

他以為自己對她早就沒了感覺,只是當她這麼乾脆地提出離婚,總是跟隨著他的目光突然不再看著他時,他心裡突然覺得不大適應。

『清清,我們終於可以在一起了。』他乾乾的說。

『是惠琦姐發現我們的事了嗎?』她眼淚再度掉了下來,『怎麼辦?我沒想傷害她的!』

徐季寬此刻也心煩意亂,就好像他小時一直想吃櫃子裡的糖果,偶爾偷吃一顆就覺得好吃的不得了,可有一天突然有人拿了一大包糖果給他吃時,它好像就沒以前那麼好吃了。

『我不知道她有沒有發現,她說沒感覺了也不用強留,』

清清不曉得要說什麼,可以扶正、可以大大方方跟季寬走在一起當然很好,可這事好的不像真的。

門外突然有人敲門。

「清清!妳們老闆娘來找妳了。」黎媽媽叫她的門,「快出來,不要讓人家等。」

電話兩頭的人同時震驚了。

「老闆怎麼辦?」她被驚的六神無主。

另一頭的徐季寬也懞了,他想了一下,不太有把握的說,「妳不要擔心,想辦法把她帶離開妳們家。我現在就趕過去。」

 

清清忐忑不安的來到客廳,只見惠琦姐抬頭看她,溫柔的笑了。

黎媽感覺氣氛很詭譎,黎大姐則想幫忙打圓場,「清清,妳看要不要帶妳們老闆娘出去喝個茶,不然家裡地方這麼小。。。」

「哦好啊。。惠琦姐,我們--」

「我一直想找妳聊,妳一直沒空,所以還是在妳家聊好了。否則一出這個門,妳又沒空了。」

「老闆娘是不是我們家清清做錯什麼。。」黎媽媽很不安。

「惠琦姐不好意思,我們出去聊吧。」

「不用了,」惠琦拿開她的手。「我來這裡是想說,妳照顧我老公這麼多年,從裡到外照顧的那麼徹底,我就如你們的願,成全你們。」

她看著黎清清慘白的臉,覺得這些日子的心痛竟是好了大半。「免得妳跟我老公還要偷偷摸摸在小套房裡做那些不堪入目的事。」

「清清的老闆娘!話是不能亂講的捏!」黎媽媽回過神來,迅速站到女兒面前,「我自己的女兒我清楚,我們家家教很嚴,絕對不會做那些破壞人家婚姻的小三!那是要下地獄的吔!」

黎清清說不出半個字,黎大姐則想把媽帶離開客廳:媽,我們離開讓清清和她老闆娘聊吧,她們之間大概有誤會。。讓她們好好談談。。」

「黎家大姐,」惠琦輕輕叫她,「我聽說妳自己的婚姻就是被小三給破壞了,」

黎安琪僵住,回頭看許惠琦。

「沒想到妳對自己妹妹當小三這件事還能忍這麼久,真是姐妹情深。」

她翻開皮包,把一疊照片和影印文件放在桌上。「這是黎清清出入小套房的照片和影像,還有他們在辦公室接吻時被監視器拍下來的照片。。另外,這些是黎清清和我老公的在LINE上面的對話內容。」

她走到清清面前,突然湊到她耳邊,聲音輕輕柔柔,「清清,我來帶你看真正的地獄。

許惠琦說完話也不再看她的臉,轉身就離開,隱約在樓梯間聽到黎媽媽尖叫、質問、昏倒,客廳亂成一鍋粥的聲音。

有人正跑著上來,惠琦一看,清淺淺的笑了。

對了,還有徐季寬呢。

 

 

汝等,入此門者,必先放棄一切希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