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晚上,生意正好。

嘉恩熟手地把桌上的杯盤都收拾起來,桌面擦拭乾淨,把餐具端到後頭廚房裡洗了起來。

--工作上出了點狀況,不確定什麼時候能走,晚上不要等我。

流川的CALL機留言像兜頭涼水似的,澆的她熱乎乎的心頭一片涼。

晚上不要等我。

她呼了口氣,努力提起精神。

一個月都在等了,一個晚上又算什麼。

只是想著想著,肩膀還是垮了下來。她手上動作不停,把杯盤都洗起來後就要掀開布簾出去,冷不妨一個影子正要進來。

「嘉恩!」

嘉恩定睛看了看,驚訝又高興。「學姐!」

白雪芬就俏生生地站在門口,瘦了些,光采又自信。

 

「我們劇組在附近勘景,才剛結束,我就想過來看妳一下,」她拉著嘉恩走到一邊看了下,「怎麼看妳好像跟以前有些不同啊。」

「蛤?有什麼不同?」

「看起來。。。」白雪逗著她,上下左右將她看了個遍,「有一種為情消瘦的味道。」

「哪有啊~」她被逗笑了,拉著白雪到櫃枱邊座位讓她坐了下來。「學姐我好久沒看到妳了,工作很忙是不是?」

白雪也是又熱又累,她灌了一大口嘉恩遞給她的冰紅茶,「真的很忙,說是製片助理,但其實。。」她想了想,「比較像打雜小妹。」

「應該說。。導演不想做的,就是製片得做的。所以我們什麼工作都得做,」

「可是就因為什麼都得做,所以我每天都能學到好多新的東西,」白雪的眼睛亮亮的,「而且明年的東京國際影展我應該也有可能、有機會可以去。」

這些近況好耳熟,嘉恩突然很想笑,她努力讓表情正經起來,『恍然大悟』地拍了下大腿,「啊對厚我上星期才從人維那邊聽到。」

「學姐沒有空找我,可是都有空找人維,我真的好傷心。」

白雪看著根本不傷心的嘉恩傻了眼,臉上莫名熱了起來,「哪有!那是人維時間比較自由比較好約啊。」

「這樣啊-----」嘉恩拉長了聲音,「上次阿弟和JACKY在這裡等人維等到打烊都沒等到他,學姐,妳上星期二晚上不會剛好就約了人維吧?」

上星期二。。上星期二。。

還真的是!!白雪的臉忍不住紅了起來,死鄭人維!有約就跟她說啊,她還記得那晚她拉他倒苦水倒了整晚啊。

「我跟人維--就是比較好的朋友啦。」她臉紅紅,一本正經的解釋著。

「哦,比較好的朋友。」嘉恩點點頭,

「真的是朋友!」

「真的是朋友。」嘉恩認真又無辜地覆述她的話,

怎麼愈解釋愈有一種此地三百兩的味道啊!白雪急的跺跺腳,「林嘉恩!妳變壞了!」

嘉恩終於忍不住笑出來,「我才沒有咧!」

兩人絮絮說著近事,白雪聊著自己最近搬出來自己住的一些趣事,嘉恩聽了羨慕不已又很為白雪高興。

「那妳呢?妳和流川最近怎麼樣?我聽說他那單位很累誒。」

「真的很累厚?」嘉恩注意力一下就被引到上頭去,「我也這麼覺得,每次問他他都說還好,可是。。總感覺事情很多的樣子,」

「像今天他到桃園出差,本來晚上就可以直接放假來找我,結果。。」她嘆了口氣沒再說下去。

白雪安慰地拍拍她肩膀。「沒關係,只剩一年多了,妳剛好趁這些時間好好準備考試。」

「而且我也正想問妳下星期要不要去我那裡住一晚,我們喝喝小酒,看看電影好不好?」

「學姐新家嗎?好啊!」嘉恩眼亮了亮,正拿起紙筆抄寫白雪租房處的電話和地址時,冷不妨桌上的CALL機響了起來。

  3631 OUTSIDE NOW

嘉恩心臟像漏了一拍似的,她突地抬起頭,往屋外方向看去,

「怎麼了?」白雪也跟著她往屋外看,

什麼都沒有啊。

學姐我出去一下下,等下回來。」

白雪看著嘉恩的背影消失在轉角後回頭看看嘉恩擱在櫃枱上的CALL機忍不住失笑,

3631。

原來啊。

 

嘉恩直跑到思想起轉角的公用電話亭,

夜涼如水,槴子花開的灼灼烈烈,路上三三兩兩堆積著乳白色的花朵,

只到半路她便停下了。

那人正從電話亭走出來,一身的黑薄T和牛仔長褲,

他抬頭看見她。

夜色昏暗,她突然不大確定那人是不是她想了一個多月的那人。

身形明明很像,可好像又好像什麼地方不同。

說不上來的不同。

那人低頭笑了聲,

「嘉恩,」他喚她。「我回來了。」

 4/4

那聲音--

她捂住嘴,三兩步就撲進他懷裡。 

熟悉的溫軟身子一落到他懷裡,他緊繃月餘的神經隨之鬆弛, 

空落落的心終於落到實處。

「你不是--」她抬頭看他,眼角唇邊全是壓不下的喜意,「我以為你晚上來不了了。」 

「問題一解決我就能走人了,」他拉開點距離看她,「怎麼好像瘦了?」 

「真的嗎?」嘉恩摸摸臉,她還以為學姐開她玩笑呢,「大概最近天氣熱,胃口不好吧。。」 

「那你呢?你在那裡吃的好嗎?睡的好嗎?我聽說部隊的人事官事情很多又很雜,好像還要輪。。輪。。」她想不起那個詞,只能努力壓下嘴角『嚴肅』地質詢他。「不准說還好哦!」 

他看著她,眼裡一些笑意,一些灼熱。 

「。。。」被他盯著微微紅了臉,她小小捶他一記,「。。幹嘛不說話啦!」 

「應該是輪戰情吧。」他仰咳了下,逐字看著她說。 

那麼專注,像是眼裡只有她。

心裡,也只有她。

「。。什麼?哦對!」嘉恩紅了臉,手忙腳亂的離開他的懷抱,「對厚,輪戰情。」 

 

太丟臉了,竟然被自己男友看到失神,她揮了揮手搧風,嘴裡胡亂找著話題,「那個,你先回家了是不--嗯?!」 

下巴被無預警抬起,他乾燥的唇壓了下來,吞食她未完的話,

蜻蜓點水地般貼吻,輾磨、含弄,再一點點深入,唇舌廝磨著,怎麼親近都嫌不夠。

她下意識揪緊他的雙臂,模糊覺得手下的肌肉似乎更硬了些,她想說這裡可能會被人看到,可聲音在唇舌之間變的支離破碎,徒增淫糜。

再然後她什麼都想不起了。 

 

不知過了多久,他才緩緩張開眼,撫慰地舔吻她微腫的唇瓣,

他的氣息微亂,想放開她又捨不得,手指慢慢梳順被他弄亂的髮絲,又拍掉她肩膀上不知何時沾上的落葉。

「明天,我帶妳出去玩好不好?」

流川的聲音低啞地在她耳邊響起,她眨眨眼,很想努力瞪著他,末了卻只是羞紅了臉,弱弱來了句:「去哪?」

應該要有人提醒他用這種聲音在女生耳邊說話是犯法的!!

「我們。。」他想了想,「去北投好不好?」

她點頭後又猛然抬頭,「北投?」

「以前聽妳說過想泡溫泉,」他一臉坦蕩,

蛤?我嗎?

「而且下部隊兩個月體能操的狠了,身體也有點累,」

「。。。」

「那我明天早上十點來接妳?」

她滿臉通紅的點頭,惹的他又情不自禁在她唇上啄了一下,絮絮說了些話後才騎上NSR離開。

 

她慢慢走回去,一路想用手搧掉臉上那兩團熱意,可怎麼都降不下來,

明天要在他面前穿泳裝嗎?

怎麼辦怎麼辦?她覺得好害羞哦>////////<

突然腦袋一陣激靈,

天啊!

她完全忘記學姐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