燠熱的溫度在午後四點終於緩過氣,從尋寶社辦的窗台望出去,校園裡打球和跑步的人都多了起來。

阿慶瞄了一眼,精神又回到鏡子上,他搖搖頭,自得的笑了笑,

謝慶佑,長這麼帥可以嗎??!

「我靠,你能不能笑的別那麼淫啊!」日祁正從他身後經過,看見阿慶的德性忍不住哆嗦了下,「昨晚尋寶用的鏡子也能照的這麼HIGH~」

阿慶根本毫不在意,夏蟲不能語冰,你以為你看到的只是我的臉嗎?」他撥了撥頭髮,不經心地說,「這是城東的一道風景~」

日祁無言以對,頓時甘拜下風,認份擦擦抹抹去。

「欸流川,這一次的新生裡面,你有沒有對哪個女生特別有興趣的啊?」阿慶對著鏡子隨口問道;

他們家社長從一進社辦就坐在那裡記帳,以前也沒看他記帳記那麼久過,是要倒社了嗎??

社長低頭認真專注的表情很迷人,可回應他的話很讓他吐血:「我又不是你。」

「喂!我對女生有興趣,很正常好嗎~」

「對啊!大學必修的三個學分,社團、打工還有戀愛,」邊邊上的日祁也湊了話興,一臉興味盎然:「為什麼流川偏偏不肯修戀愛學分?」

「依你的長相,你愛你自己理所當然,可是--」阿慶舉高手上的鏡子打量自己的俯仰角度,「也要懂得愛別人嘛。」

日祁忍笑配合地接過話頭,「所以說到底,流川就是因為太自戀,才會對別人不感興趣?」

「自戀的是那個拿鏡子的人吧。」流川忍不住抬頭將他們一軍,

欸!」阿慶一聽不幹了,站起來裝模作樣的說:「好啊,那我們就來問問鏡子。魔鏡啊魔鏡,誰才是流川最愛的人?」

流川正想定下心記帳,冷不防阿慶把鏡子直往他眼前送,「喂,我在記帳,別鬧。」

他抬頭想格開阿慶的手,推搡間他突然停了下來,怔愣地看著眼前的鏡子

像魔法一樣,那干擾他一下午思緒的身影就這樣出現在眼前的小方塊裡。

 

--「魔鏡啊魔鏡,誰才是流川最愛的人?

--當然啊!你說的每件事我都不會忘記! 」

--「我回去再CALL妳。 」

--「不行!這個CALL機。。是要給小薇的 」

 

他轉過頭,嘉恩正微微愣在走道窗外,見他看了過來,朝他甜甜地笑了一下

心臟在那一刻似乎被重重撞擊,他勉力維持面上的平靜,看著她被白雪帶進來,

一步步踩進他的世界。 

 未命名0101 

 

歡迎妳!」日祁雙手搭在桌上,友善熱情地歡迎新成員,「沒想到妳居然能破解藏寶圖,我看我們這些老社員乾脆退社好了。」他打趣地說。

「沒有啦!」嘉恩不好意思了起來,她轉頭瞥了流川一眼:「那是因為流川學長有借我一本密碼學的書,裡面有提到關於鏡像字的原理,我剛好想到。」

「哦~~」阿慶學長牽長了音,目光故意在嘉恩和流川之間來回,「原來妳跟流川這麼有默契,」

「根本就是心有靈犀嘛~

「。。。。」嘉恩的微笑僵在臉上,現在是什麼情況??

「對耶,搞不好流川這學期終於可以修戀愛學分了。」日祁一副恍然貌。 

再笨也聽的出自己被拿來消遣流川了,她窘困地坐在位子上,不知道怎麼應付這種場面, 

好像說什麼都奇怪;

 

「你們真的很無聊。」

一直背對著她坐在自己位置上的流川收攏了資料,終於淡淡地置評一句。

 

一邊看著他們打趣的白雪也回過神,壓下心裡莫名不安的直覺,打起精神招呼眼前的學妹,拿出社團的留言本讓嘉恩填寫;

「這是我們社團的留言本,妳在上面留言,當做是入社儀式。」

「我要寫些什麼?」

「想寫什麼就寫什麼啊,」阿慶好心的告訴她,只是說著說著又歪到那頭去,「如果妳想在上面跟喜歡的人告白也OK哦。」

嘉恩順著他的目光,餘光看了流川一眼又趕緊收回。

什麼喜歡的人。。什麼告白。。

人家都說很無聊了還來消遣她。

她心裡腹誹著,定定神,想了一下才就開始落筆,沒寫兩句就被門口的敲門聲給打斷。

「不好意思,」小薇甜美的身影出現,臉上的笑容羞澀又可愛,「嘉恩,妳可以跟我出來一下嗎?我有話要跟妳說。」

「哦好。」她乾脆地跟在小薇身後離開社辦。

 

流川望著嘉恩的背影離開,眼角餘光掃過桌上的留言本,

--「如果妳想在上面跟喜歡的人告白也OK哦。」

他閉了閉眼,強迫自己專心在帳務上,

會嗎?她有喜歡的人嗎?

嘉恩應該不會做出在留言本上告白這種事。。

會提到他嗎?

「流川,我來吧。」白雪體貼地接手尋寶社的帳本,他順勢起身,狀若自然地踅到社辦主桌前。

日祁寶貝似地擦拭他從魯凱族帶下來的几個陶罐,阿慶也正背著他裝訂資料;

只他站在留言本前神色不定,難以置信他竟然在此時此地考慮偷看一個女生的留言。。

這怎麼能算偷看。。本來就是公開的資料。。

那你現在心虛個什麼鬼?

。。社長關心社員的留言也很自然吧。

嘉恩坐在背對他的位置,馬尾晃盪著認真寫字的樣子突然滑過腦海,他忘了腦海裡的掙扎,伸手便拿起了留言本。

很高興加入尋寶社

謝謝白雪學姐借我面紙

情書很好看

而且         

「而且?」他好看的眉皺了起來。

 

窗外涼風夾雜著球場上的喝彩聲傳了進來,勾的人心癢,

「欸,你們下午有沒有課?沒課的話我們打球了!」阿慶吆喝著打球。

「走啊,有課也打!」

傍晚的籃球場很熱鬧,年輕男人們的汗水和鼓噪在快速的進攻退守和抄截中揮灑著,說不出的痛快!

流川盯著場中唯一的籃球,痛快之餘竟又煩躁了起來,

情書很好看

而且    

而且?

而且什麼啊?

 

 

我有話說:要謝謝虹朱,瀞,和光希提供我很多圖片做選擇;因為我的舉棋不定和三心二意讓各位辛苦了,感恩感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