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慶!你們還打不打?」籃球場上剛剛還一起鬥牛的同學朝日祁和阿慶大聲問道。

 

躺在水泥階梯上的阿慶緩過勁坐了起來,和日祁對了一眼,「流川咧?」

日祁聳了聳肩,「剛不是說去回CALL嗎?沒那麼快吧?」

 

阿慶朝場子裡喊著讓他們自己玩,朝袋子裡摸了罐水出來喝。

「下一場我也要狠狠蓋他一個火鍋,」阿慶用手背抹去嘴邊的水,「剛你也看到了吧,超狠!我的手還麻了一下。」

日祁不置可否,他也不知道今天流川吃錯什麼藥,浮浮燥燥一點都不像平日的他。

阿慶轉頭還想取暖,眼角餘光卻被兩個走遠的女生背影給吸引,他瞇著眼下巴努了努,

「欸,那女生是小薇對不對?」

 

日祁順著他的目光看,忍不住啞然失笑,「這麼遠你還能認出來!我真是服了你!」 

「那當然,我誰啊!小薇旁邊那個波浪卷髮的你知道是誰嗎?背影超正的耶!」

「我哪知道。」日祁不禁又笑,抬頭灌了口水後又望了眼那縮著肩膀,像小白兔的背影。

 

唔。。怎麼好像愈看愈可愛。



**

流川抽抽鼻子,照著CALL機上的陌生號碼按了一通,「喂,我是流川,有人CALL我嗎?」

身上的汗水還在爭先恐後的冒出,他擦了擦汗,側耳把話筒壓在肩膀的毛巾上。

 

「是我啦!」 

爽朗又嬌憨的聲音在另一頭響起,他心跳頓時漏了一拍,焦燥疲累的細胞全醒了過來。「嘉恩?」

 

「嗯,欸,昨天尋寶夜遊那支CALL機號碼你還記得嗎?」

「記得啊,怎麼了?」

 

「哦。。我本來要把CALL機給小薇啊,但後來她爸媽也幫她辦了一支,所以她就把BBCALL還給我了,」她解釋著,「我想要不是有你的幫忙,我也沒辦法贏得這支CALL機,」

198965    

「所以我決定給你一天的時間成為第一個CALL我的人!」

 

女孩的聲音清甜又帶著可愛的親暱感,和掩不住的雀躍;他聆聽著,一整天浮躁的心此刻竟像被清涼的泉水泡著,格外沁甜。

當初因她而發想的獎品轉了個圈還是又回到她手上啊。

 

「我幫了妳,」他嘴角揚起,「妳還要使喚我CALL妳啊?」

「我的CALL機到現在還沒響欸!」那頭的嘉恩嘟著嘴,完全沒意識到自己正在跟他撒嬌,「我想把第一個來電記錄留給你。。」

 

流川莞爾,眼底一抹溫柔和打趣,「所以我要感謝妳的青睬囉?」

嘉恩舉起手裡的新CALL機,臉上滿是興奮和期待,她忍不住催他:「快點啦,我想知道CALL機響的感覺到底是什麼,」

 

他笑出聲,「剛剛不是說要給我一天時間考慮嗎?現在又這麼急?」

「。。對厚,對不起啦,那,看你什麼時候要CALL我都可以,我等你!」

 

流川嗯了一聲,掛上話筒。

要等他啊。。

 

 

男一舍的電話此時正是熱門時段。 

流川隨著排隊的隊伍慢慢前進,看著前頭的人對著電話笑的春風滿面,對自己此刻的耐性也感到不可思議。 

 

他接過電話,按下嘉恩的扣機號碼和留下男一舍的電話,才掛上沒幾秒,電話竟響了起來, 

「同學不好意思,我剛CALL了人。」他不好意思的攔下後頭同學。 

 

「喂!」電話那頭果然是嘉恩元氣十足的聲音。 

他忍不住笑開,我的天啊。。「妳也回太快了吧!該不會一直在等吧? 

 

「當然啊!」

一股暖意從心底汨汨流出,時間一秒秒過去,他捨不得掛電話卻又困窘的發現自己在她面前竟然辭窮了。「呃,妳在幹嘛?」

 

電話那頭嘉恩乖乖的回答:「我在等你電話,你呢?」

。。。。「我在打電話給妳啊。

 

「對厚。。」嘉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他眉頭深鎖,好不易終於腦袋靈光了下,「林嘉恩,妳考上城東應該第一個通知我,好歹我也當過妳的家教誒。

「哦。。我。。」嘉恩愣住了,不知道怎麼解釋昨天那股莫名的猶豫和逃避,「對不起啦,我因為--」

 

「沒事啦,」他體貼地接過她的欲言又止,「我有在佈告欄上看到妳的名字,很替妳高興。」

20131210001407_omg_sanlih_302790    

我有在佈告欄上看到妳的名字

很替妳高興 

她窩在家裡的小沙發上,忍不住因這兩句話而高興了起來,嘴角完全抑不住上揚的弧度。

 

「對了,今天下午,妳在社團留言本上留言,好像還沒寫完,原本妳想寫什麼?」

「對厚!我還沒寫完,小薇突然把我叫出去。。。」

我原本要寫。。很高興加入尋寶社,謝謝白雪學姐借我面紙,情書很好看,而且--

 

他的心提了起來。

「--讓我更懂愛了。」

 

更懂愛??

的什麼??

 

後頭同學不耐煩的在桌面上敲了又敲,「同學好了沒,我有急事。」

流川只得匆匆和嘉恩說聲再見掛上電話,他挪挪肩上的背包往樓上走,回頭又望了那電話一眼。

 

--那妳想清楚以後馬上告訴我。

--好。

 

他臉上一陣薄薄的熱,現在想起來,剛剛的他簡直不像他,可心裡卻莫名的舒坦和輕快。

 

「流川!」

他停下腳步回頭,「。。伯彥?怎麼了?」

 

「你在剛好,來來來,順便把你家的寶路扛上去。」

「。。。什麼寶路??」

  

**

「快六點了,你還打不打?」日祁撿起滾到籃球架後的球壓在腰側。

橘紅的彩霞映滿天際,籃球場邊的路燈一盞盞亮起,一路蜿蜒到男生寢室和社辦大樓。

 

「不打了,回去洗澡。」

阿慶拿起自己的東西,和日祁跟球場上的同學打過招呼後,一前一後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我待會沖個澡就出門買晚餐,你和流川要買什麼?」日祁回頭問阿慶。

「你幫我和流川買洪媽媽家的牛肉麵好了,突然好想吃,肚子餓死了!」

 

「沒問題,流川會在吧?他今天打球就怪怪的,去回個電話也回到人不見,」

 

阿慶嘆了口氣,

一開始他也沒看出來,可是莫名的煩躁 + 回電話 + 人不見

肯定跟伯父有關吧。

 

不知道他們父子又發生什麼事,難怪他今天心情煩躁,

「日祁,」他突然正經起來,「回去別問他了,我想他可能心情不好。」

 

「會嗎?」

日祁困惑地皺眉,見阿慶一臉“別多問,我很了,相信我”的表情,快地點了點頭。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地回到寢室,昏黃的寢室裡頭沒半個人影。只有MOMO豎起了耳朵,歡快的從他們腳邊鑽出寢室。

果然心情不好,又憂鬱的騎車到處跑了嗎?

 

阿慶感嘆著,冷不防流川的聲音從背後響起來。

「你們堵在門口幹嘛?」

 

「汪!」

 

流川抱著MOMO站在門外,一臉納悶地看著他們,左手還挎著一包寶路。

心情不好,所以順道買寶路了嗎?

 

「。。。你去買寶路啊?」阿慶故做歡快的說。「太好了,我今天正想幫MOMO買,」

 

「我去拿伯彥幫『你』買的寶路,」流川從兩人中間穿了過去,把狗糧放在牆邊。「伯彥說那包寶路從暑假前放到暑假後,你一直沒拿,他昨天收櫃子時才發現。」

 

「。。。。」幹,他忘了!!

日祁放下籃球和背包,滿身汗的靠在桌邊看著他們,眼裡興味盎然。

 

「MOMO靠你養真的會餓死,對了,你昨晚不是還說會幫MOMO洗澡?」流川朝阿慶問道。

「蛤?」

*!!他也忘了!!

 

「噁,牠身上都是你昨晚給牠弄到的肉燥味,」他聞聞剛剛抱著MOMO的手,香菇肉燥混合著MOMO的體味簡直令人髮指,「算了,我幫MOMO洗好了,」

 

「MOMO乖,哥哥幫你洗澡好不好?」

「不行不要,洗好才不會臭臭的!」 

阿慶無言地看著流川對著MOMO溫柔備至,又哄又堅定地抓了就往浴室走。

 

「喂!流川!我晚上幫你買洪媽媽牛肉麵!」日祁抓著門框朝浴室那頭喊。

浴室那頭模糊傳來流川喊著酸菜要多一點。

 

日祁這時終於大咧咧的看了過來,嘴巴朝著一人一狗的方向努了努:「心情不好???」

「。。。。你懂什麼,」阿慶默默吞回一口血:「他在強顏歡笑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