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呼吸一滯。

曖昧的暗示像火種一樣,隨著耳邊羞澀綿糯的低語,蹭地在身上燎開蔓延,燒掉他所有自以為是的隱忍,也燒掉所有理性和原本單純的想望。

 

**

隨便寫(十)

 

暮色四起,綿綿春雨帶著潮溼的涼意,混著空氣裡似有若無的情欲氣息,在昏暗的房裡緩緩漫開,隱隱約約傳來細碎壓抑的喘息和低啞哄誘的話語, 勾人又微微淫靡。

 

「嘉恩乖,」年輕男人的聲音啞得不行,因操練較顯粗礪的指尖已沾染些許溼漉的滑膩,「再放鬆一點。」 

什麼放鬆啦。。她漲紅了臉搖頭, 完全意外於流川相對於第一次的自然和。。熟練?

 

他的唇湊了上來輕輕咬著她的,耳邊蠱惑的嗓音低喃著讓她不知所措的話語,勾的她渾身發軟,抓著他的手也失了力氣,

 

不再像生澀懵懂的初次,男人的觸碰多了點強勢和情人間的霸道,也像禁錮許久的小獸好不易得以享受放縱的甜美。

她臉上卻是滾燙燙一片,唇舌間滾動難耐的呻吟讓她羞窘的只想偏頭躲開他的視線,可他卻低垂了眉眼,噙住她的嘴,

 

深入和反覆,把她大半細碎的呻吟全吞食入腹。

 

他抬起頭,眸色灼亮。「嘉恩,」他的嗓音炙熱又焦啞,滾燙激動的年輕身軀蓄勢待發。

「我要進去了。」

他輕輕在她額上親吻,唇邊細密的汗珠沾染上她的臉,讓她莫名心就軟了一半,

 

「如果不舒服要跟我說,知道嗎?」他壓抑著本能徐徐探入,背脊上薄薄地一層汗。 

他知道他們的第一次讓她很痛。現在他只希望這一次他有足夠強大的克制力能注意到她每個反應,而不是像上次那樣,被未曾體驗的極度甜美給衝昏頭。

 

「知道嗎?」他再次向她尋求保證,撐在她枕側的雙臂已微微忍的發抖。

抬手把他拉向她,臉上的紅潮和熱度一直沒退過,可眼裡卻多了抹狡黠,「很舒服也要說嗎?」她輕聲在他耳邊吐著氣。

他驚愕地笑了,目色更顯灼灼,「絕對要說。」

 

融融春色,嘉恩還不知道她將為那句輕飄飄的挑逗付出多大的代價。

 

** 

白雪盯著眼前的菜單,有點難以抉擇。

 

從北投回來後人維好人做到底,載她去洗照片又跑劇組,等到今天的事告一段落後天色早已昏黃,兩人沒正經吃過午飯的肚子飢腸轆轆,他們便在路上找了間乾淨明亮的美式餐廳坐了下來。

 

「怎麼辦。。都好想吃。。」菜單上摻了番紅花的海鮮義式燉飯看起來好棒,香蒜白酒蛤蜊義大利麵的圖片看起來又超級誘人,她一時拿不定主意,「喂,你要吃什麼?」

慘了,經典雞肉凱薩沙拉好像也很美味。。

 

--你現在該關心的,還是嘉恩嗎?

人維盯著白雪頭上的髮旋發怔。

他想起久遠前矜持又遙遠、總是關注著另一道背影的白雪。

他曾以為窮盡自己的一切,他也甘心在她身後守候,只等著她回過頭來看看他,直到他意識到自己的小跟班林嘉恩心有所屬。

 

複雜的苦澀漫天而來,他不甘和幼稚的一面在她眼前無所遁形,再也沒有力氣在她面前強裝成「文藝青年」的假象,

這麼不堪的一段時日,她卻一路陪他走了過來,聽著這個曾經說喜歡她的幼稚鬼訴說他對嘉恩遲遲發覺的情意。

也或者,是不甘心。

 

她接受他以往遮遮掩掩的『不完美』,他也看到她『完美』背後的努力和稚氣流露的樣子。

現在,他才發現他『又』喜歡她了嗎?他好意思說的出口嗎?

 

「白---!!」

白雪柔軟的手掌啪地打上他的臉。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以為你還在發呆,」白雪忙不迭地道歉,剛剛在他面前揮手他都沒反應,「還好吧?我應該沒有很大力吧?」

 

他愣愣地看著她,想說的話又全堵了回去。

「你怎麼了?沒有想吃的嗎?」她看他猶疑著沒說話,以為他不習慣美式餐廳,「那我們換別間好了。」她合上了菜單。

 

「不用啦!」他覆上她的手又鬆開,「我剛剛,剛剛只是在想我們組的專題報告,不小心就走神了。」

他胡亂扯了個藉口後又急忙翻開菜單,「妳選好了沒?我肚子快餓死了!」

 

「你們的報告不是前几天交了嗎?」白雪狐疑地看他,她召來服務生點餐,「出了問題嗎?」

「拜託!」人維一臉受辱,嘴巴動的比腦袋還快,「我以前只是沒認真!我認真了哪可能有問題!」

「既然沒問題,那你在擔心什麼?」

「誰說我在擔心報告--」他住了嘴,懊惱地抹抹臉,「沒什麼啦。」

 

金黃色的南瓜濃湯上一抹奶白剎是引人食慾,白雪卻是瞇著眼看他,突然睜大了眼,「你該不會還在想嘉恩和流川吧?我跟你說,你不准再耍幼稚了哦!」

 

人維聽到第一句還想否認,聽到第二句馬上忘了原本想說的話,「欸什麼幼稚!我是怕林嘉恩吃虧,妳看她完全被流川吃死死的樣子--『怎麼辦都腫起來了痛不痛?』」

他怪腔怪調學著下午嘉恩緊張流川手臂的樣子,「拜託!明明是她男朋友先講鬼故事嚇她,結果就因為流川受傷,壞人就變我一個。」

 

白雪正喝著湯,差點因為人維模倣嘉恩的腔調噴笑出來,她忍著笑好不易才吞了下去,「你真的--」很幼稚。。她清清喉嚨,「好啦,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不過流川這人認真又正派,你不用擔心啦。」

 

人維只覺嘴角微微抽搐了起來,認真他承認,

正派?那是你們沒跟他玩過“吹牛”好不好?「唉妳不懂啦,孤男寡女花前月下,是男人都會變禽獸。」

白雪一臉不以為然,她秀氣地一邊捲著麵一邊說,「孤男寡女花前月下我們也好幾回了,怎麼沒看你變禽獸。」

人維瞪大了眼,一口水在喉間要下不下,臉上漲紅著,好幾秒裡竟不知要說些什麼。

 

 「你不餓嗎?」白雪奇怪地看他。

「餓!怎麼不餓!?」人維誇張地卷了一大口麵塞到嘴裡,正要咀嚼卻冷不妨一個巴掌重重地拍在他肩上。

 

「嘿!!大哥!!白雪!!你們一起吃飯啊??太好了,阿弟!!這裡這裡!!」JACKY興奮地朝門口的阿弟招手,「吼!大哥你們吃好料也不找我們,學姐我可以坐妳旁邊嗎?」

白雪什麼都還來不及說,JACKY已經一屁股坐了下來,喜滋滋的招手跟店員要菜單。「你看,我就跟你說是大哥他們沒錯吧!厚這個看起來好好吃!」

 

阿弟樂呵呵的在人維身邊坐下來:「大哥,不好意思啊。」

 

差點被麵條噎死的人維喝下白雪遞來的水後哈哈兩聲,「幹嘛不好意思,人多熱鬧。」他重重地拍拍阿弟的肩,「看要吃些什麼,我請你們。」

 

肩膀上的重量和那把從牙齒間迸出來的聲音讓阿弟的毛髮忍不住一豎,他吞吞口水望向對面的JACKY,JACKY卻毫無所覺,一下嗨了起來,「就知道大哥最好了!大哥太不夠意思了,幾個月都約不到一次,今天一定要敲大哥一頓好的!」

 

「哪有這麼誇張~」白雪失笑,拿過水杯幫他們倒水。她心情頗好,出乎意料的相聚讓她好像又回到城東那段美好時光。「你們不是常約出去玩?」

 

JACKY搖搖手指,語重心長。「學姐有所不知,我要工作,阿弟要上課,大哥忙上課還要顧生意,好不容易大家都有空了,約他在嘉恩家的紅茶店都還放我們鴿子,真的是厚!」

 

白雪一楞,目光不由自主掃向對面,正正迎上人維錯愕心虛的眼。

--「上次阿弟和JACKY在這裡等人維等到打烊都沒等到他,學姐,妳上星期二晚上不會剛好就約了人維吧?」

 

她愣愣地看他幾秒,臉上薄薄地熱了起來,驀地掉頭拿起水杯喝水。人維也不自在地拿起空水杯湊到唇邊,喝了半天發現沒水又笨拙地找水來倒。

 

「還有啊,這兩天要找他去新開的保齡球館打球,他說要趕實習報告,趕了三天三夜昨晚還趕通宵!厚我就說怎麼拼成這樣,原來今天要跟學姐來吃好料的。」

 

「也對啦,跟校花學姐吃,一定比對著我們兩個吃要來的好吃。對吧阿弟?」JACKY說的眉飛色舞,一邊說還一邊對阿弟擠眉弄眼。

 

阿弟卻只是呵呵兩聲,埋頭研究菜單。

 

「你,昨天沒睡啊?」白雪吶吶地問他,她早該想到,人維一定是不好意思拒絕她。她還麻煩他這麼多次。

 

人維簡直要被JACKY氣死,偏偏他什麼都不能做,只能尷尬地低頭捲麵條。「怎,怎麼可能,我兩點弄完就睡了啦。」

 

「大哥你四點還丟我水球吔!」JACKY像七月半的鴨子一樣呱呱叫,「哼你這個拼勁要是放在你大二--唔唔唔!!!」

 

阿弟震驚的看人維把手上一大捲麵條一口全塞進JACKY的嘴巴裡,白雪則趁機別過頭悄悄拍散臉上的熱氣。

 

別想太多。她輕輕吐一口長氣。他只是習慣對她好而己。

 

她定下心神,笑看他們嘻笑怒罵。

 

點餐、用餐。大家說說笑笑,氣氛活絡愉快,彷佛心裡那剎那的騷動不過是個意外的插曲,沒有太多意義。

 

她嘴角噙著笑意,低頭切下一小塊提拉米蘇。一隻手突然出現在她視野裡,撥開她臉頰邊的的頭髮。

 

她愕然抬眸,人維像是才後知後覺自己做了什麼親密的事,愣了會才指著盤子解釋,「呃,我看它,那個,就要掉下來了--

 

他只是習慣對她好而己。

 

只是習慣,而己。

 

她再三提醒自己,默默深呼吸後才輕聲跟他道謝。

 

人維愣愣看著白雪,她這回把頭髮全撥到後邊,微抖的手不穩地舀起一口提拉米蘇送進嘴裡,她別開眼沒再看他,可臉上的紅暈卻愈來愈深。

 

好,好可愛。。。

 

他低頭胡亂切著盤子上的起司蛋糕,心裡只想著,完了。我完了。

 

她還會相信他的喜歡嗎?

 

 

 

 


 

紀念一下,上次的更新日期是:2015-08-14 01:58:2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