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朗星稀。

 

嘉恩渾身還冒著剛洗完澡的熱氣,悄悄走到爸媽房外

恩媽正坐在梳妝台前塗塗抹抹,眼角餘光瞟到女兒在門口探頭探腦,一對上眼,女兒臉上立刻一抹大大的討好笑容。

 

「媽~」嘉恩輕手輕腳走到媽媽身邊硬是跟媽媽擠在一塊坐。「爸還在洗澡哦?」她小聲問。

媽媽也跟著壓低了聲音,「妳爸搞不好躲在浴室裡哭。。。」

嘉恩驚的瞪大了眼。

 

「開玩笑的啦。沒事。」媽媽笑著拍拍女兒肩膀,她回頭揉開腿上的乳液:「媽媽相信你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妳爸爸也是。」她頓了下,「妳爸心裡知道啦。」

「爸今天都不跟我說話。。。」嘉恩聲音帶了點委屈和小可憐。

「妳明天就這樣跟妳爸撒嬌。」恩媽拍拍大腿,「哄哄妳爸,妳爸撐不了多久啦,快去睡。」

「我媽怎麼這麼好~」嘉恩抱住恩媽一陣撒嬌,無比感謝媽媽一直站在她這邊。

 

恩媽卻是往嘉恩頭髮摸了一把,「頭髮有吹跟沒吹一樣,回去吹乾,還有啊,」恩媽臉色認真了起來。「我知道流川是好孩子,但妳也不能太順著他,他要什麼都給,最重要的是那個--安全。妳知道吧?」

嘉恩臉上薄薄的熱了起來,她頭垂的低低的,臉上心虛又尷尬。「知道,我知道啦。」

 

**

 

晚上不算太熱,嘉恩開了窗,電風扇在房間裡搖頭晃腦,窗外桂花已開到荼靡,

夜深人靜,有點歲月靜好的美好味道。

 

--『我不在,妳要好好照顧自己,要乖乖的,知不知道?』

 

耳裡響起下午他在月台對她說的話,她在床上翻來覆去,整個腦袋全是這兩天和他的點點滴滴。

不過一個晚上,她便開始眷戀起被抱在懷裡睡的感覺。

 

--『我一直都很好的在照顧自己,你放心啦。你在部隊裡才要好好照顧自己,』她抬手摸摸他的頭髮和耳朵,『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你要是不好好照顧它們,回來你就完蛋了。』

 

他輕笑出聲,虛虛地把她抱在懷裡,在她耳邊悄聲為早上道歉。她紅著臉,腦袋像堵了棉花似的記不得他之後又說了什麼,只記得他的唇擦過她的耳,聲音裡的輕嘆和滿足根本聽不出歉意啊。

 

嘉恩紅著臉在床上滾來滾去,良久良久,終於在空氣裡甜美的桂花香和電扇近似催眠的聲響中模模糊糊地睡著。

 

而後,做夢了。

 

**

 

她想,除了做夢,她想不出有任何理由會讓她站在這裡。

座位間擺放不一的書包和桌上的各色文具讓這個空間的真實感爆棚,她摸著桌上像迷你膠帶的奇怪物件。

這什麼東西啊?

 

「林嘉恩妳怎麼還在這裡?」一個有點秃頭、穿的像老師一樣的男人走進來,不贊同的看了她一眼,「沒聽到打鐘了嗎?你們這屆學生厚--」

那老師搖搖頭,在講桌上抓起他的課本後朝呆愣愣的嘉恩看過來,「還不去上課?」

 

上課?去哪上課啊?

她迷惑地走出教室,眼前一片開濶的校園景像舖天蓋地而來。

陌生又新穎的建築在綠林間錯落有致,她在校園中晃了一陣,隱約聽到熟悉的聲音在角落的教室響起。

 

「。。最重要的就是雙手。。怎麼會用它來傷害其它人呢?」

那溫和的聲音和說教的語氣怎麼聽都覺得像流川,她站在學生身後只看到那人清瘦結實的背影,和一頭染金的短髮。

。。。所以只是聲音像吧?

 

她環顧四周,明亮的料理教室和眼前正在上課的師生,空氣裡男學生身上汗水的味道,和女學生身上隱約的淡香水味。

夢境簡直真的不能再真,就連眼前的馬鈴薯也新鮮飽滿的不像話,她抓了一顆往鼻子前湊,

竟然還有泥土的氣味!

 

耳邊傳來女學生們激烈的鼓掌聲,她抬頭,冷不防在人群間看到那老師的左側臉。

韓杰老師好厲害哦!

怎麼這麼帥!

 

什麼韓杰老師?他明明是!明明是。。

她湊上前,努力想看清那老師的樣子,那男老師偏偏又轉了個方向和男學生說話。

你連小刀都不會用,

她愣了下,這不是她認識的流川會有的譏誚語氣,她茫然的看著那人,突來的暴喝驚的她手上的馬鈴薯咚地一聲掉在流理台上又咚咚咚地滾到水龍頭下。

 

一片缺氧的寂靜。

 

那人終於轉了過來,熟悉的眉眼對上她的眼。他眼裡一抹異色滑過,可下一秒卻又像在看個普通又莽撞的學生一樣,視線落在那顆可憐的馬鈴薯上。

「很好,」他輕聲說,隨即揚高了聲音,「我要你們在二十分鐘內削好一百顆馬鈴薯給我。」

「不准用削刀。」

 

「林嘉恩都是妳啦!」

不曉得前因後果的嘉恩吶吶地吐著抱歉的話語,又低頭認命的削起馬鈴薯。

這個夢怎麼這麼久?

她抬眼望向教室外的韓杰,心裡忍不住一陣氣憤。

憑什麼她也要在這裡乖乖的削?

 

靠!血染馬鈴薯!旁邊的男學生低罵了聲,起身去水龍頭那沖水,韓杰突然轉身望了過來,對上她的眼。

那明明像男友的臉卻完全是另一個人的冷淡討厭樣子。

她忍不住朝他齜牙裂嘴,還沒從他吃驚的表情得到丁點快慰,手上的痛感已驚得她神情大變。

 

林嘉恩妳流好多血吔!

快告訴老師!」

 

她呆呆地看著手上爭先恐後冒出來的血珠,

這是夢吧?是夢吧?是夢吧?

 

一疊紙巾壓在她的手掌虎口上,他的手壓著她的傷口把她扶了起來,跟班長交代注意事項後,隨即拉了嘉恩往外走。

 

她忍不住回頭,果不其然看見那群學生擠在門口,驚呼聲四起。

喂!喂!」

他沒理她,直到一個大轉角後,他們脫離了其它人的視線範圍後他才站定,抬起她的手仔仔細細地看,眼裡慢慢泛起她熟悉的心疼。

痛不痛?」

 

她困惑地看他,

他把紙巾重新壓回虎口上,她的手開始從手指尖慢慢變得透明。

 

果然是夢,她聽見他輕輕嘆氣,我就想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果然只是夢。

他一手揉揉她的髮,然後把她輕輕帶到懷裡。「我很想妳。

 

她想掙開他,可身上力氣卻流失的厲害,手指、手掌,很快連整個身上的顏色都淡到能看到後頭的牆壁。

乖,她聽到他輕笑,身上還能感受到他的體溫,「我抱一下就好。」

 

他的手覆上她的眼,她卻聞到了房裡的桂花香,還有樓下煮紅茶的味道。

果然是夢吧。

他的唇輕輕碰了碰她的。

 

她慢慢地睜開眼。

房間熟悉的天花板。

她舉起手,左手的虎口泛紅,有點痛,卻只像是被壓著睡的樣子。

 

彷彿還能感覺到被珍惜的懷抱。

 

她長長地嘆氣。突然想起TRACY說的:妳以後一定是被他吃死死的命!

她噗地笑出聲,沒多久又呻吟著把頭埋進鬆軟的枕頭裡。

 

我們,下一次見面還要多久呢?

 

 

 

謹以此文代表我心底深深深深的遺憾。

靈感來自以下『料理高校生』嚴師篇預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