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娜氣沖沖地跑回二樓房間,悶頭埋進枕頭裡。

「娜娜,」青陽在她房門口停下,往門板敲了兩下,「我可以進來嗎?」

娜娜不動也不吭聲,他在門口停了几秒,嘆了口氣還是走了進去。「我進來了。」

 

她蹭地一下坐了起來,「我又沒答應你進來!」

他看著她,眼裡是一貫的包容。「我也沒答應讓妳喝我那杯曼巴。」

她一時氣短,不甘心地撇過頭去。「我不想聽你講你叔叔。」

 

「。。。」他拉過一把椅子在她面前坐下。「那妳要不要聽我的事?」

娜娜轉過頭來,她眼裡還有殘存的怒氣,可明顯已軟化不少。

 

他垂眼,嘴角微微牽起,略略思索了下才緩緩開口。

「我從小就習慣看我爸媽的背影,他們都很忙,小學第一年開學是堂裡的一個叔叔帶我進去的,畢業也是。

我知道他們愛我,他們只是不認為那些儀式很重要。

年紀愈長,我愈來愈不需要他們,但不知為什麼,我就是忍不住會出言譏刺他們,任何事。任何他們對我的好意都被我扭曲諷刺。」

 

「那天早上,我爸把我叫過去交待事情,我知道他和媽又要出遠門,心情煩躁,一言不合我就跑了出去。」

 

他回過神看著娜娜愣愣的臉,輕輕地摸了摸她的頭。「接下來妳應該也猜的出來,他們和光柱叔在石垣島出了事,再也沒回來。」

「我一直想知道七年前那天他想告訴我什麼。。所以。。」他掩嘴咳了一下,眼裡的情緒再次被收的一乾二淨。「娜娜,答應我,不要做讓自己後悔的事。」

 

「好嗎?」

 

 

 

 

 

這是昨天下午臨時有感編出來的一小段,就我現在的感覺,我覺得青娜線不走明顯的愛情線也很美。

青陽是娜娜的小太陽,而娜娜也會慢慢走進青陽的生命裡,成為他的習慣、他想守護的人。

有一天,娜娜也能溫暖青陽荒蕪的內心。

但這一切的契機可能要等子楓爸證明青陽爸媽的死訊才會完全打開。

 

這篇只是想留個念想才發的,因為雖然很短,但我揣摩青陽的內心在編造那個故事時我真的有掉淚說

我的想像裡,青陽的好脾氣是一種贖罪。

 

他會淺笑會微笑,但再多就沒有了。他或許性子原本就溫和,但處在黑道幫會之間長大的他怎麼可能沒刺,

只是數量不多、而且還全用在父母身上的刺在七年前就一併被拔掉了。

 

他和娜娜說起這段往事時,嘴角還是習慣性的微微牽起,會有不經覺的嘆息,他看著娜娜像看到七年前的自己。

 

而等娜娜反應過來時,青陽已經離開,她為青陽心疼的淚水這時才滾滾流出。她一直到收拾好情緒才下樓,在吧台後找到正在調製新比例的青陽,她會走到吧台後緊緊抱住青陽,青陽愣了一下但卻不意外,

他一直知道娜娜是好女孩,所以她因為他的故事激動也是。。不意外。

 

可是他卻沒想到娜娜一邊抱著他一邊掉淚一邊用著明顯經過克制的鼻音跟他說:我會陪你,我會,努力活著陪你。你一定會有我。(沒錯,她還有骨癌哦~)

青陽的表情先是一愣,然後慢慢變的溫柔(啊好想讓 BII 演看看>////////<),他兩手還拿著咖啡用具,只能笨拙的哄著她。

 

以上,就是我昨天下午的發想,因為抽不出時間把它詳細地舖陳成完整的一篇。只好就這樣簡單的跟大家分享一下

 

145023971181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