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拜託總經理送我們亞諾回家哦,」小菁甜甜的拜託杜子楓,一扭頭對上亞諾震驚又驚慌的臉,眼裡笑的更是意味深長。她朝表姐啾了一下,「諾我先走囉。」 

她瞪大了眼,眼裡又是警告又是乞求,「可是,我們還沒買妳的生日--」

妳不能這樣對我啊范小菁!

一隻手突地越過她的肩膀,男人像以往一樣兄弟般地攬著她,「腳都扭到了你還想幹嘛。」

「乖,我先載你回家。」

那聲“乖”幾乎要酥了她的耳朵,她愣愣地,耳朵一下就紅了半邊。 


「諾,」小菁兩眼亮晶晶地看著眼前的美好畫面(?),眼裡竟流露出老懷欣慰的感動,她“深情款款”地握住諾的雙手,「妳今天願意讓我打扮成這樣陪我逛街就已經是我最棒的生日禮物了。」

「禮物可以後補!」

「就這樣啦!總經理,諾,拜拜!」 

「嗯,拜拜。」 

「喂,范小菁!」亞諾心急地喊住她,不喊還好,喊完范小菁立刻趿著高跟鞋連跑帶走秒速消失眼前。 

真真是親親的好表妹!!

杜子楓撫慰地按了按她的頭,在她身前蹲下。「哪隻腳扭到?」

「右腳。。不用看啦!」她縮了縮腳,肌肉牽動腳踝的疼痛差點讓她叫出聲。「你車停那裡?我們過去吧。」

「還能走嗎?」

「走慢點就行啦,以前還扭過更嚴重的,走吧。」

 

他站起來一聲不吭地看她。一股火慢慢慢慢從心底窩了上來。

亞諾不自在地東瞧西看,可子楓就那麼緊緊地盯著她,盯的她連裝傻都沒法。「你幹嘛這樣盯著我看?」

 

他垂眼凝視她低頭撇開的眉眼、被精心描繪過的妝容、卡其短風衣、白色毛衣紅色短裙,

和那雙筆直修長、女人味十足的腿。

他狠狠閉了閉眼,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氣她的習慣不示弱,還是氣自己鬼遮眼了才看不出她就是個女人!

別人也就罷了,他,他!

明明抱也抱過、睡也睡過,竟然能遲鈍到對她相對柔韌的身軀毫不起疑!!

還一直苦苦掙扎自己能不能喜歡她!

他朝她往前一步,本來就靠的近,他偏又微傾了身子,呼吸几乎要噴到她的耳朵上,「亞諾,」

亞諾本能回過頭,唇堪堪就要擦過他的臉,她愣在當場,大氣也不敢出一個。「幹,幹嘛?」

 

「你在躲我什麼?」他輕聲問她。

「。。我哪有!」

「沒有幹嘛一直不敢看我?」

「。。哪有。。」

 

「琵-亞-諾-」

男人聲音裡的低沉威脅不言可喻,亞諾挫折地嘆氣,「我。。」她抬眼看他一眼,小鹿般的眼竟有點可憐兮兮的味道

「不是啦,我就覺得。。穿這樣被你看到。。很尷尬。。」

 

他胸口滯了滯,騰騰的火氣被她委屈的語氣散了個一乾二淨。「有什麼好尷尬?」

「就,很尷尬啊。。。」她抿了抿嘴,「我本來還擔心你會以為我是變裝癖。」

 

他不禁默然,心底像被針戳了一下微微發疼。他摸摸她的頭。「我們之間。。就算你是變裝癖我也認了。」

亞諾壓下心頭滑過的異樣,故意哈哈兩聲。「最好是啦!」她有點心慌,低頭抓著他肩膀試探地走了幾步。「你看吧,可以走--你車停哪裡?停車場嗎?」

「我們快走吧,出門前我媽就交代要我十二點前回家,對了,要不要通知一下子涵小姐,她---

「我是說真的,亞諾。」他打斷了她的喋喋不休。

 

她愣愣地看他。

靠腰。。他這麼正經讓她心底好毛。

 

「我不管你有什麼秘密,不管你是男人,」他專注地看她,「還是女人,答應過我的話說到就要做到。」

「留在我身邊,不准離開我,」

「也不准一個人亂七八糟的胡思亂想。」

 

晚風帶著寒意拂過,連帶著裙襬也隨風拂盪,她只覺心臟像被凍住了一樣,心跳漏了一大拍,呼吸都跟著困難。「杜子楓你--」

「你是不是--」

 

他望著她,突然伸手輕輕揉她的頭,須臾間神色盡收。「笨蛋,能不能走?」

「。。。。」她跟不上他跳躍的思維,表情呆呆的有點可笑,「走慢點應該可以。」

 

他屈起手臂,示意她勾著他走。

亞諾一顆小心臟忽上忽下憋的難受,她勾著他的手臂,極力忽視他時不時瞥向她的沉默目光。

「你剛剛幹嘛那麼。。那樣說。。什麼男人女人的。。」她聲音好像有點不自然?「肉麻死了。」

 

她話聲一落,廣場突然響起噹噹噹的報時鐘聲,連帶大片大片的耶誕燈火也跟著鐘聲有節奏的,像海浪般依序變換顏色,亞諾瞪大了眼,渾然忘了几秒前的七上八下。「靠也太美了吧!!」

杜子楓偏頭看她興奮明亮的眼。

男人的目光像會燙人似的,亞諾唇角的笑開始發僵,她微側頭,腦袋抓了狂似的找話題好打破可怕的沉默。「啊!這首歌!」

「這首歌我超喜歡的!每年耶誕節都會聽到,叫,叫什麼??」她裝做一門心思都在想歌名。

 

杜子楓的車到底停哪裡??怎麼這條路這麼漫長!!!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他回答她。「歌名是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謝天謝地!他老人家終於開金口了

「這個聖誕節我想要的只有妳。」

「。。。。。」

 

杜子楓盯著亞諾臉上絕對是驚嚇多過驚喜的臉,慢慢撇著嘴笑了。「只是歌名的翻譯,妳在想什麼?」

「。。。。。」

「對了,我剛想起來,我車子好像停在紅線上。」他慢吞吞的說,「不知道會不會被拖吊。」

「被拖吊就慘了,底盤可能會傷到。」

 

亞諾臉上又紅又白,好一會杜子楓的話才進到她腦袋,瞬間如夢初醒。「你怎麼會把車停在紅線上!還在這裡晃悠這麼久,我們快走!」她急的忘了自己腳痛,右腳踩下去立刻鑽心地疼起來。

 

「看來是沒辦法了。」

「什麼沒辦法---啊!」突如其來的騰空讓她差點控制不住大叫起來,她緊張的抓住他肩膀,「杜子楓放我下來!!」 

「不要亂動,又不是沒抱過。」 

「上次我是失溫才被你--抱--」眼看著路人目光驚訝地掃了過來,她尷尬地把臉貼往他的頸側。她的臉好熱!「那次是不得已的!」

「這次不也是不得已?」

「我有點重。。」

「樓梯都下過了,這個算什麼。」他嗤了一聲,「不過--」

「妳再動的話,我就不敢保證妳的裙子不會走光了。」

 

他對著她頭頂輕聲恐嚇,看著她瞬間僵直了身體不敢妄動的樣子,繃了一晚的唇角終於勾了起來。

「說真的,妳今晚看起來--」

亞諾把耳朵豎直了都沒聽到他的下文,忍不住抬頭問他:「怎樣?」

 

車子就停在對街,他在路口的紅綠燈處停了下來,低頭看她。

「妳今晚看起來很漂亮。」

 

星月朗朗,晚風拂動。

時間像被鎖住了一樣,她愣愣地看著他差點回不了神,

半天她才低下頭,壓低的聲音弱弱地吐出一句:「廢話,我也知道。」

他緊了緊懷抱,眼底滿溢的溫柔久久才淺淺收了起來。

 

小鹿般的眼睛 

1451451813779    1327998301-347081224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