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昨夜的連綿雨水是個夢境,一大清早,薑母島上陽光普照,草樹間雨露蒸發殆盡。

衛青陽踏下船板,依著手機地圖找著了光叔的家。

他撥通手機。「哥,我到了。」

 

「瀚昇抓了楚哲瑞?」

衛青陽點頭。他也是在抵達薑母島上才收到的消息。「德生正帶人盯著,像被揍了幾拳,還沒什麼大礙。」 

瀚昇和楚哲瑞之間會有什麼關係?杜子楓沉思著,卻也沒忘了把鍋裡的雞蛋豆腐翻面。

一邊的圓桌已擺上綿糯的白粥和簡單的早餐菜,青陽順手把一邊的葱綠丟下鍋,抬眼往四周看了看。「就哥一個?光叔和亞諾不在?」

子楓突然被辣椒嗆了下,別過頭咳了兩聲才說:「她跟我爸岸邊釣魚去了。」

一大早偷偷摸摸的出去,留的還是紙條,傳LINE給她也是很簡短的回話。

對。

釣魚。

還沒吃。

要回去了。

果然昨晚還是冒進了吧?他微微發怔,耳際微不可見地泛紅。

他不是初碰情事的少年,可昨晚光是他握著她的手握著他的,在她手心裡釋放這件事就讓他滿足到。。

幾乎沒怎麼休息又硬了起來。

慾望漫無止境,他嚐了一點,就忍不住想要更多。

更多。

哥,哥!」青陽喚他。

他回神,一臉正經:「幹嘛?

青陽狐疑地看他一眼,「你在想什麼?豆腐焦掉了你沒聞到嗎?」

「。。。」他用力咳了一聲,不慌不忙地把焦掉的豆腐處理掉。「我是在想要不要把仁武也叫過去盯著。德生就跟監拍照最擅長,救人這種技術活還是得仁武來。」 

到底是多年兄弟,青陽盯著他,話只信了五分,門口這時卻傳來動靜。

「亞諾你今天釣魚不行啊,浮浮躁躁的。」渾厚又有勁的聲音在門口就響了起來。 

「所以我要學的還很多。」亞諾低柔的聲音帶笑。「不過我今天也不算空手。」

「就那隻魚仔?放回去的不算。」

 

比記憶裡還要老上幾分的身影就這樣走進屋裡、走到青陽視線裡。

他眨去眼裡突如其來的熱辣淚意

“知道”和親眼看到原來是這麼不同的兩回事。「光叔。亞諾。

 

「青陽你來啦。子楓。」亞諾聲音有些發虛,簡短打過招呼後,視線只在青陽身上停了幾秒就立刻走到光叔身邊。輕聲向杜光柱解釋衛青陽的身份。 

完全跳過杜子楓。 

杜子楓灼灼地盯了她半晌後垂下眼,不知想些什麼。

 

「既然來了,就一起吃早餐吧。」杜光柱眼神複雜地看著眼前清秀的孩子。

他知道他想問什麼,縱使看著他的臉有些熟悉,可遺憾的是他什麼也想不起來,什麼忙也幫不了。

 

** 

因為青陽和子楓表明下午有事,不算早的早餐過後,亞諾先回房間裡收拾兩人的行李。

她走到浴室,昨晚的陰影讓她還特地上下看了一會,確定安全無虞才進去把漱口杯和牙刷收了起來, 動作間便看到鏡子裡那張緋紅的臉。

她瞪著鏡子愣了會。

她該不會就是頂著這張大紅臉跟坐在子楓對面吃早餐吧?

難怪她剛剛在飯桌上老逮著他看著她,嘴角笑的意味深長。

真是!!

真是太弱了,亞諾。太弱了!!

 

杜子楓倚在門口看她。

陽光透過窗外垂墜的黃金葛斜射進陰暗的浴室裡,亞諾的背影像泛了層淡淡的光。

他看她盯著鏡子。看她俯身把冷水往臉上潑。然後看她轉過身,被門口的自己唬了一跳。

子楓,她硬是把差點脫口而出的驚慌給吞進肚子去。「你們不是在外面泡茶嗎?」 

「我進來收東西」他看著她,眸色溫柔。

「哦。也沒多少東西,我都收的差不多了」她眼神躲閃,拿著漱口杯就要往他身邊鑽。「誒我要出去,你讓一下啊

他文風不動。「早上怎麼不叫醒我?

她別過頭去,幾秒後才噗一聲笑出來。「你這樣問,好像一夜情後男主角的台詞哦。」

靜默的空間裡只有她乾乾的笑聲,她頹然垂下肩膀,在他執拗又溫柔的目光裡敗下陣。我看你睡的很好啊。。 

他繼續望著她。

而且我,」她手揮了揮,吐了口長氣「厚,我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啦! 

她嘴巴微抿,臉頰微紅,無措又帶點羞澀的樣子讓他眼裡的溫柔幾乎要滴出水來。他垂下眼,一把把她拉到自己懷裡。

亞諾身上早已穿的密密實實,可他指腹上彷彿還殘存她背脊上的溫熱和戰慄、還有胸口格外溫軟的觸感。

一個晚上吻她、摸她、還半強迫她。。

昨晚他真有點混蛋對吧。

「我昨晚不該強迫妳幫我的對不對,」他低頭在她髮間親了下,眼裡滑過一抹如狼的光。對不起。」他親了親她耳朵。輕聲在她耳邊道歉。 

。。。沒,」亞諾的耳朵一下紅的徹底。她囁嚅著,好半天才磕磕絆絆擠出一句:「也不能算強迫啦。。」

我自己要幫的。」她驀地住嘴,天啊這話回的也太喪權辱國,她懊悔不已地開始推他。你出去啦,我要收東西。」 

不是都收的差不多了?」

。。。。」她一時語塞,就還沒收完啦,讓開啦--

亞諾紅著臉一心想把他趕出去的樣子實在---他低頭捧著她的臉用力親了一下,「下次記得把我叫醒。

「為什麼一定要把你叫醒?不對,」她熊熊回過神來,頭搖的跟潑浪鼓一樣,「不對,才沒有下次。

「每次跟你睡起來都尷尬死了。」她真切地抱怨著,不理他胸膛傳來的震震笑聲,順利推開他把漱洗用具塞回背包裡。口袋裡的手機剛好叮地一聲。

琵爸的訊息跳了出來。

『亞諾啊,我跟你媽要在台南多留一天,你一個人在家要小心門窗、瓦斯要記得關,知道嗎?』

「家裡有事嗎?」他問。 

「沒,」她低頭回訊息,「我爸說他們要在台南多留一晚。」

亞諾回的心無城府,可子楓卻聽的直想發笑。 

鳳姐和子涵在香港,琵爸琵媽也留在台南,這是老天爺在幫他嗎?(註:是我啊你這混蛋~)

老天,他要很努力才能壓下一直想往上揚的嘴角。 

有了動力,看事情就是不一樣。光是為了今晚,瀚昇和哲瑞的事也得快點解決。他認真又愉快地想。  

可亞諾話還沒說完。螢幕繼續傳來的訊息讓她整個笑開。「問我要不要去台南看我表嫂。。。昨晚突然就生了。。。」她轉頭揚起手機給子楓看:「你看!我表嫂昨晚生的,好可愛!」

子楓唇邊的笑當場凍結。「妳要去台南?」

「對啊,下午坐高鐵過去,明天晚上回來,星期一剛好上班。」亞諾又低下頭回覆,那頭又傳了些BABY的照片。

他還想說什麼,可在看到她的表情時就硬生生頓住了。

亞諾低頭看著照片微笑的臉既柔軟又美麗。

他心頭好一陣發軟。這好像是他頭一次看見她在他面前無所顧忌,笑容明媚可愛,就像個普通女生一樣。

「妳很喜歡小孩?」

「當然喜歡啊,那麼可愛!」她把手機放回口袋,將背包拉鏈拉上。「而且我表哥長的特別帥,我爸我媽都說我表哥這兒子以後一定不得了。」

「好久沒看到我表哥,想想還挺想的。」

「。。。」

「對了,」亞諾說著說著又掏出手機,滑了幾下,「你看,這就是我大仁表哥,帥吧!」

「。。。」所以他剛剛是在心軟什麼?他端正了表情,神態“凝重”地開口:「有件事我還沒告訴妳--」

「是關於妳的哲瑞哥的事--」他剛咬牙了是嗎?

 

又是表哥又是哲瑞。。。

妳身邊到底還有哪些哥是還沒出場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