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火特效那邊妳再連絡有接手過大型樂園煙火的公司,把報價和他們過去接手的案子再統合一下。明天給我。」子楓偏頭夾著手機跟AMY交辦事項,同時鬆開領帶,揉揉發僵的肩頸。「亞諾還沒回公司嗎?」

 

「哦--」AMY午後萎靡的精神熊熊一振,她往對面辦公室掃一眼,廖廣超不知跟亞諾說了什麼,手跟著就要搭上去,只見亞諾眼也沒抬,帥氣俐落的一擋一擒一推,逕自轉身翻資料櫃做他的事,留下阿超在他身後痛的哇哇叫。

 

果然。。因為是總經理的人了,所以同性好朋友也不能搭肩了嗎??她做了個深呼吸,小心讓自己的語氣不流露一絲八卦的激動。「亞諾下午一點就回來了。總經理要找她聽電話嗎?」

 

「。。。」一點?還真是他前腳走,她後腳就回公司啊。「不用。我在青陽這裡,時間到你們就直接下班吧。」

「哦還有,」他頓了下,嘴角輕扯。「告訴亞諾,把我們和旅行社的合作方案整理好,明天一早直接跟我報告。」

 

他交待完摁掉了電話,可雙眼卻仍盯著手機不放,指節在機身上摩挲著。

要聯絡她很簡單,可他不想。

 

安排爸媽見面的這些時日既忙且亂,還似乎讓她“理智”回籠,能躲就躲,實在躲不過時就像隻兔子一樣在他面前矜持又拘謹,兩人間還總是杵著AMY這個大燈泡。

 

可偏偏他還是注意到她正經表情背後,兩隻白嫩嫩耳朵上慢慢泛起的緋紅。

愈是盯著她,那兩抹紅就爬的愈快。。

 

真想含住它們,他忍不住滿腦邪念。

 

粗礪的指節無意義地在手機上滑動,意外滑過了什麼,亞諾毫無防備的睡臉隨著她的號碼一起跳了出來。

 

薄藍色的晨光,他的房間,他的床上,退了燒安安穩穩倚在他懷裡的亞諾被整晚斷續難以成眠的他拍了下來存在手機裡。

 

他嘴角微微勾了起來。不遺餘力地躲他躲了這麼些天,僅僅她的聲音又怎麼能滿足他。 

 

 

**

青陽在吧台後看他兄弟轉著手裡的手機,一會對著手機像要講什麼,可一會又按下停止鍵。嘴角在不經意間微微揚起,臉上又凝神思索像碰上了難題。

 

一邊正從烤箱取出司康餅的娜娜撞了撞他身側的手,「喂,你兄弟怎麼了?要笑不笑怪恐怖的,樂園要倒了嗎?」

 

沒事,他在思春。」青陽隨口答道,低頭取了個玻璃杯,加了兩小匙咖啡砂糖和愛爾蘭威士忌後,點起酒精燈,開始專心的烤起杯子。

 

蛤?你說什麼?」威士忌的麥香的和焦糖的香氣逐漸散發出來,娜娜不由自主盯著青陽熟練的手法看,一時沒注意他說了什麼。「這是愛爾蘭咖啡嗎?」

 

竟然把心裡話說出來了?!青陽眼裡閃過震驚和僥倖,決定忽略娜娜第一個問題。他點了點頭,「嗯,妳要試試看嗎?」他在咖啡上打上一層奶油後把杯子遞給她。「喝喝看,它的口感繁複華麗,跟清咖啡簡單純粹的口感完全相反。」

 

「我有喝過啦,」娜娜握著杯腳淺淺嚐了一口,奶油的滑順混著咖啡的微苦和威士忌的濃烈滑過她的喉嚨,她眼睛眨了眨,「咦,不一樣。。味道有點奇妙。。」她又喝了一口,這回卻是滿足地瞇起了眼。「像喝酒。。又像在喝咖啡。。可是又融合的好滑順。。衛青陽你好厲害!這一定是我喝過最好喝的愛爾蘭!」

 

他嘴角揚起微小的弧度,垂眼收拾桌面。「威士忌有烈性,慢慢喝。」

「我知道我又不是不懂--唔咳咳-」她邊說話邊喝,不小心岔了氣,酒氣又湧了上來讓她一時咳個不停,她連忙把杯子放在櫃枱上。

 

這打臉也打太快。。他愣了一會才忍著笑一手握住她的手臂,一手幫她拍背順氣,冷不妨一個眼角餘光就掃到那頭的杜子楓似笑非笑的眼神。

 

杜子楓就坐在那裡,嘴裡嘖嘖地朝他朝搖了搖頭,比了下眼前空蕩蕩的桌面,又指了指櫃枱上被喝了一半的咖啡,嘴裡無聲地問他:『青陽,我的,愛爾蘭呢?』

 

他略尷尬地轉回來,重新調製一杯色澤黑白分明的愛爾蘭送了過去,頂著兄弟調侃的目光,從容地坐了下來。 

    C8037684(註:愛爾蘭咖啡)

 

「咳,昨天見面還好嗎?」 

子楓收回玩味的姿態,傾身端起杯腳喝了一口。「嗯,我媽很激動,但還把持的住,倒是子涵,二十多歲的人了哭的跟跟包子一樣。」

 

「她從小就被光叔疼在掌心裡,任性直率,不哭才奇怪。」青陽垂下眼皮,靠在椅背上淡淡地說。「不過最好能說服光叔早點回家,他失去記憶,又跟我們有了接觸,早點搬回家才是最安全的作法,也不會牽連到無辜的人。」

 

「沒錯!」子楓打了個響指,「我和鳳姐也是這麼想。不過這件事還得靠亞諾。」

 

「亞諾?」 

 

「你那天在薑母島上還看不出來嗎?我爸對亞諾比對我還親,要不是看在他疼的是未來媳婦我早翻臉了。這件事還得亞諾出馬才行。」

 

青陽被子楓“未來媳婦”這樣坦蕩蕩的語氣震的一口咖啡差點跑到氣管去,已經離開又踅回來蹲在櫃枱下收烘培器材的娜娜也一下跳了起來。「總經理,你!」她咚咚咚地跑到青陽身邊,一臉八卦兮兮:「我沒聽錯吧?總經理,你跟亞諾。。你們真的在一起了?」

 

「妳聽錯了。」杜子楓面不改色的說謊。

 

「我聽錯了嗎?不對不對,我明明聽到未來媳婦。。我懂我懂,」楊娜娜一臉激動萬分地兩手抓住身邊青陽的手,青陽一臉詫異莫名。 「不容於世俗的愛情總是要特別低調,總經理!我一定會替你和亞諾保密的!」

 

子楓側頭向青陽發出一個求救的眼神,青陽高深莫測地看了他幾秒後淡淡地笑了笑轉過頭握住娜娜的手,一臉很誠懇的說:「亞諾的立場很為難,壓力也很大,娜娜妳一定要幫子楓和亞諾保密,知道嗎?」

 

娜娜陡然吸了口氣,話都要說不出口了,「你是說,諾諾是。。是下,下。。」她猛地摀住嘴,臉一下漲的通紅,她抽出手往臉上搧了搧也無濟於事。她重重地點頭,一連疊聲說:「我知道我知道,我去廚房收東西去。。我的天啊。。」

 

兩個男人丈二金剛地目送她掀開簾子走到後頭去。

 

「你家娜娜是想到了什麼?」杜子楓覺得有點毛,回過神來問他,

衛青陽搖搖頭,這他還真的想不到。「亞諾是女生這件事我誰都沒說,你也別再大意的說出去。」

 

「我知道。」他懊惱地抹了把臉,「你剛也太不夠意思了,幫我COVER一下不就過了。」

 

衛青陽輕輕哼了聲,低頭把剩下的咖啡喝完。

 

 **

「--還特地、專門、單獨在餐廳裡幫我慶生,我多激動你知道嗎??這麼多年!這麼多年!!我廖廣超的春天終於來了!欸阿諾我說了這麼久你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阿諾?阿諾!」 

 

亞諾對著電腦螢幕發楞的視線被阿超揮動的手掌打斷,她眨眨眼回過神,停在鍵盤上的雙手又動了起來:「哦,好啊。幫誰慶生?」 

 

「。。。」廖廣超一下子就垮了臉,敢情他剛剛說了五分鐘全都是對牛彈琴。他盯著阿諾一會,狐疑道:「阿諾,你最近怪怪的哦!」 

 

亞諾從鼻孔哼了一聲,「你才怪怪的咧,子涵小姐今天不在,你不是要跟著總經理嗎?怎麼整個下午都泡在我這裡?」 

 

「我要載你下班啊。」 

 

她瞪大了眼,「你幹嘛載我下班?」 

 

「對厚我幹嘛載你下班?因為總經理交代啊!!說他今天不用車,讓我今天載妳回家,順便拿資料。這我在--」他看了看時鐘。「--我在一小時前就跟你說了欸。」

 

「我說阿諾,你最近真的怪怪的哦。」 

「今天下午我跟你說話的時候你就發呆三次以上。三次以上!你知道這對自詡言語風趣幽默的人來說是多大的打擊嗎?更不用說昨天前天大前天大大前天和大大大前天。。。」

 

亞諾勉強自己專心在工作和阿超的閨怨裡,不要一直去想手機沒有任何訊息傳來這件事上。

 

她是不是。。躲的太過頭了。。

 

可她現在只要一和他眼神對上,他眼神裡的一些東西就是會讓她忍不住臉紅耳熱,忍不住就會想起那兩個她腦袋肯定當機的夜晚。

 

「阿諾?」

 

她怎麼能。。他又怎麼能。。

可這樣躲躲閃閃也不是辦法,她到底還是他的特助。。總不能因私礙公。畢竟特助就是--

 

「阿諾!」

 

--工作內容就是這樣,有不懂的地方再問我。總而言之,特助的工作就是滿足總經理的所有需求就對了。

AMY當初在介紹她職務工作時的簡單總結突然浮了出來。

 

滿足總經理的所有需求。

奇怪咧她幹嘛要心虛。。她又沒做。。什麼。。

 

 

「阿諾!!!」

阿超放大的臉突然出現在她視野,還在神遊的亞諾愣是被嚇了一跳,直接就把他的臉給推到一邊去。「廖廣超你吼屁啊!」

 

廖廣超撐著雙臂轉回頭,一臉懷疑又審視的將她從頭看到腳又從腳看到頭,亞諾被他看的渾身不自在:「幹嘛,我是頭上長角還是三頭六臂長出來?」

 

 「厚這比頭上長角和三頭六臂更厲害。。。」

 

阿超慢慢搖頭,臉上拉開一副自以為是、賤兮兮的笑。「我在看我兄弟思春~~」

 

「。。。廖廣超,你找死是不是?」

 

「你不是思春你對著手機臉紅什麼---啊啊會痛會痛真的會痛!!!」

 

 

神清氣爽的修理完阿超後 ,她整個思緒莫名隨之豁然開朗。

 

不就是你喜歡我,我喜歡你,然後不小心進度有點太快而已,她是在糾結什麼?她一向就不是那麼婆媽的個性啊。

 

對!明天就用這種心態面對她的老闆,坦蕩蕩又公私分明,只要想開了就一點也不難。

 

「亞諾,」AMY探頭進來,「咦,阿超走啦?」

 

「他有一點事,怎麼了嗎?」

 

「哦,沒事,是我忘了提醒你,總經理有交待明天一早讓你跟他報告我們跟*獅旅行社的合作方案。

「你要記得哦。」

 

 

「。。。。。哦,好,我知道了。」

 

 

坦蕩蕩、公私分明。

不難。真的不難。

 

她紅著臉握緊了拳頭。

 

 

很久很久以後她才知道原來這些那些就叫做害羞。

是她近26年的人生裡從沒有過的,很女生又很可愛的,害羞。

 

 

 

 

 

 相關作:平行世界(番外)Am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