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5001846       

文案:

1937年7月11日,上海699號公寓。晚上十點整,盛清讓結束學界的討論會返家,廊燈忽然滅了。
2015年7月11日,上海699號公寓。晚上十點整,宗瑛從凶案現場回家,廊燈閃了閃。
兩個時空,因同一種光影交匯。
 
盛清讓,民國名律師,儒雅溫和,老派正直,內心有一種積蓄力量的平和。
宗瑛,現代女法醫,冷靜果敢,作風凜冽,為人有一種近乎單純的執著。
初相見,他是她的“不趕時間先生”,手握一把黑色折疊傘送她去醫院。
再相逢,他是她另一個時空的租客,拿著民國二十六年的租房證明。
 
時空交錯,深夜相逢。他們的愛情,在彼此的世界裡,超越了時間和空間,一旦爆發,便是永恆。

 

要很感謝hicynthiayeh和Erika的推薦,讓我沒錯過這個後勁徐緩強大的好故事。

 

其實蠻建議大家在一無所知的狀態下放心大膽的打開這個故事,讓作者的文字帶妳/你走進一段2015和1937交錯下和平歲月裡的暗潮洶湧和戰火下的兩樣上海。

 

雖然帶到歷史課本上抗戰甫始的1937,可是作者對上海的時空背景極為考究(細膩到每個地點包括距離多遠都在附註裡標列出來,超有真實感)。都你會發現即使是打戰了,可也遠遠不是我們想像中一下就整個翻了鍋。而且我認為作者想讓我們看到的不只是戰爭裡的悲慘,而是珍惜,在2015和1937交錯間,珍惜從戰火中挺過來的和平歲月。

 

但如果大家還是想把推文看下去,我會在儘量不劇透的情況下把這本書的魅力力所能及的表達出來。

 

這是一個時空交錯的療癒故事。

 

1937年(民26年)的老派紳士男主盛清讓在自己住處的廊道上換了盞燈泡後發現自己來到了2015年的原公寓廊道,他的公寓房間在2015年早已改頭換面,成了另一個獨身女人的住處。而從這一晚,他每晚十點到隔天早上六時都會穿越到2015的這個時空。

 

2015年的法醫女主宗瑛因著過往傷痛和現實無情的家人,活的孤獨漠然,雖然住在外婆留給她的老公寓房子,但因為工作關係,她好些天才發現自己的住處多了一個男人走動的痕跡,2015的宗瑛從而和1937的盛清讓相遇。

 

盛清讓為留法歸來的律師,舉手投足帶著老派紳士的修養和溫潤。雖出身富有的盛家,可因為私生子身份,極不被盛家待見,在動輒被打罵受餓下長大,學會察顏觀色,也學會蓄積力量,讓自己有機會為自己找一條生路。

 

宗瑛原為醫院頗受重用的外科醫生,接二連三的意外讓她摘下了外科醫生的光環,成為每天在兇殺案現場和殯儀館之間來去的法醫。十五年前母親的跳樓在她心裡落下了深深的陰影,父親另建家庭和對去世母親的無情讓她遠離父親的新家庭,而父親和大姑也只有在需要她的時候才會找她。每天每天,宗瑛的日子就像看不到盡頭的疲累孤獨又冰冷。

 

這是兩條孤獨又隱忍太久的靈魂,他們都有自己的戰得打。盛清讓必須說服上海的實業家們遷廠往內陸,以免落入日軍手裡資敵;宗瑛則因為親人車禍引發了她對十五年前母親跳樓的質疑,以及必須面對自己身體的問題。

 

她和他能交會的時間只有每晚的十點到隔日六點,抑或是隨他去到1937的那些時間。

 

 

作者文筆畫面感極強,是很適合影視化的作品(雖然我想不出有哪個男演員能演出盛清讓的溫潤如玉),但肯定沒有小說文字裡的描述細膩,在作者的文字裡,舊上海的畫面、聲音、味道彷彿就這樣跳到自己眼前。即使我從沒去過上海,但也好像能在作者的文字裡聽到看到吳儂軟語和一派強撐著表面和平的租界風情。

 

而更讓人心折的是男主和女主在各自焦灼的生活裡那一點點微小卻溫暖的慰藉。

 

 

很強烈推薦大家看看這個故事,可能妳不會想看第二遍,也可能讓妳想就此買書珍藏。

 

但應該不能否認妳會喜歡它。

 

也會很喜歡很喜歡盛清讓。 

 

  


    

P。S。看書的當下正是感冒難受的時候,一開頭的上海方言有讓我小小艱澀到,但隨著男主出現的那一派溫潤如玉和紳士作派,以及雙線劇情的展開,拖著不舒服的身體硬是看完還能被感動馬上寫推文,可見作者功力多好。

P。S。S。看了這本小說才知道在那個時代,從上海遷廠到內陸去,在我們教科書裡可能就是一兩句話的記錄,可是透過作者筆下才活生生的感受到當時實業家們的不樂意和抗拒,特別是當時大家都有僥倖心理,以為就算打戰也打不了多久,何況這是租界。

舉家遷移也不過是收拾出幾個行李,一家人順利登上車船,抵達目的地找個落腳處即可。
但對偌大工廠而言,一個「遷」字,包括機器拆解、包括裝箱、包括運輸,還包括抵達內地之後的廠房租借、復工事宜,沒有一件敢稱容易,更不必說這其中還有大量的人事、資金問題需要解決。
戰爭時期,貿然將這麼大的工廠整個的搬到內地去,誰也沒有經驗,只是想想都覺得荊棘載途,生死未卜。

所以之後在看到男主站在宗瑛家裡看到那本《新華字典》的感觸時特別特別感動。

「1998年修訂本,出版社是商務印書館。」他不急不忙說著,看向遠方:「它還活著。」
內遷名單上的商務印書館,歷經戰火毀損,幾度搬遷,最終還是活了下來。
他在她公寓中,看到字典上這幾個熟悉字眼時,心中湧起的不僅是時代延續感,更是一種不滅的希望。
宗瑛說:「不只是商務印書館,還有很多東西活了下來。」
戰爭儘管漫長殘酷,但終歸無法摧毀所有信念與努力。

我們生活裡毫不起眼的老東西,背後可能都是無數個盛清讓
在烽火裡拼死累活才得以延續至今,讓人怎麼能不感動。

結局美好,餘韻綿長。強烈推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