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山間雨勢稀稀疏疏。

 

水氣積聚而成的雪白霧嵐滾滾而行,漫過林間紅紅粉粉的櫻花,行至一處隱密的小山坳滯留不散。小山坳上錯落八九戶人家和零星几畦菜園地,一彎野溫泉在這裡遛了個彎再順勢而下沒入底下枝林密佈的溪谷。

 

整個小山村因著特殊的地理位置人煙罕至,除了幾聲雞鳴狗吠,一切顯得樸拙而寧靜。

 

「皮皮乖。」鄔諾諾扛著自家種的絲瓜和空心菜,右肩頂開了紗門,把要送給山下姑姑一家的青菜固定在機車後頭。

 

皮皮是半年前流浪到她家門口的一隻土黃色短腿柯基犬,身上還有嚴重的皮膚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才被惡意棄養丟在山裡,爸爸當初看到牠時,牠正可憐兮兮地蹬著短腿翻垃圾找食,人狗兩兩相望,爸爸心一軟便收留了牠。

 

這不,她這回下山就是要帶皮皮給獸醫堂哥複診,再順帶送上自家的溫泉青菜給姑姑一家。她兩手在牛仔褲上抹了抹,跨上老爺機車,正要朝家裡喊一聲,妹妹已推開紗門,一手橫在眼前擋著稀薄的日光快步走向她。

 

「阿姐,妳忘了手機!」不同於諾諾的短髮活力少年模樣,長髮披肩的娜娜美麗卻顯得孱弱。她把手機塞進姐姐的外套口袋後,又把一個紅色的保溫瓶塞到她手上,朝姐姐揚起略略俏皮的微笑:「不要忘了我的清咖啡哦,拜託!要上次那間的~」

 

「蛤~~上次那間我都忘了在哪買的。」諾諾抓抓頭,突然想到什麼叫了一聲,「欸鄔娜娜!媽不是叫妳這陣子別喝咖啡嗎!?」

 

「那是因為我那天太陽晒多了才過敏,都几天了,皮膚早好了!」娜娜不依的轉著諾諾衣角,「好啦姐姐~~而且妳跟爸不是都說它旁邊的拔絲地瓜超好吃~~順便幫我買啦~~我都幫妳畫好路線圖了~」

 

諾諾有些掙扎,她其實有一點路痴,可從未下過山的妹妹不知道,她也有些沒臉說。

而且,上次的拔絲地瓜的確夭壽好吃。

 

她嚥了嚥口水,掙扎地看妹妹一眼,妹妹兩手交握,煽情的朝她眨眼。

 

她最後認命的把保溫瓶塞在車前的菜籃裡,把正在一旁咬木頭的皮皮叫上車,眼見妹妹的皮膚開始泛紅又急著叫妹妹趕緊站回屋簷下。

 

車子在樹林裡拐來拐去後終於騎上柏油小路,小山村在大片樹林的掩護下早沒了影子。涼風夾帶霧氣撲面而來,她享受了好一會才想起要戴安全帽。

 

不然要罰五百。

 

諾諾不捨的又騎了几分鐘才肯停在路邊,翻出一頂沒戴几回的安全帽套在頭上。

 

唉,人類社會真麻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