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書讀後感,有個人偏見和情緒語言,慎入。

7ea20f31jw1f58uh5hzwrj205k07sgmt  

文案:

她爹常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可她不明白她爹把她嫁給那個窮凶惡極,臭名昭著的惡漢是圖啥。直到,她爹百年,他置辦了一桌席面給她爹上墳她才恍然大悟。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鐵漢子也有真柔情,純爺們也會疼嬌妻。

 

作者文筆好,但文案和故事主文南轅北轍,完全不知道作者文案到底是怎麼生出的。背景是架空時代的鄉間地方,女主邱艷和爹邱四相依為命,邱四手裡握有土地,雖不是大富大貴但也衣食不愁,極疼愛女兒,完全捨不得女兒做丁點農活,也為了怕女兒被後媽虐待,堅持不再續絃。

 

女主一家也是有親戚的,這些親戚為了自己利益,或介紹邱四續絃,或介紹對象給邱艷。這時奇怪的點來了。

 

誠然各房都存著私心,但大房嚴氏介紹的一個書生看起來眉目清朗,雖然秀才屢試不中已放棄這條路子,但這書生每年打理父親底下的田地稅賦也是穩定財路,女主嫁過去也不用幹農活,可是女主和女主爹不約而同就在心裡否決了他。理由是:人挑不出多大的錯,就是家世,比他們好太多了。

 

--王旭那孩子若是一般的莊戶人家,沒準他就應了,他心思簡單,替邱艷找個家境一般或者不如他們的就好,左右有他幫襯,邱艷在夫家不會吃虧,可王家,王秀才聲望高,王旭又是念過書的,邱艷嫁去王家,受了委屈,他也幫不上忙,念及此,看向院子里握著斧頭劈柴的王旭,邱老爹遲疑更重。

 

其實這理由我可以接受,可是女主爹最後選擇的男主理由卻讓我瞠目結舌。

 

男主跟一幫江湖兄弟是替賭場討債的,第一次出場就是來邱家討邱家二房討債,行事兇狠,氣場強大,沒人敢得罪他。可女主一見到他卻莫名臉紅耳熱,在男主討完債揚長而去後還抓著老爹探男主的訊息。

 

--

邱艷迫不及待的要從邱老爹嘴里打听點事兒,和邱老爹並肩朝這大夫家走。

 

果然,邱老爹認識那幫子人,“你二堂哥學人家去賭場賭博,最前邊那人叫沈聰,杏山村的,□□歲就在賭場混了,忌憚他的人多,從小靠著偷東西養活自己,名聲不好杏山村的人也不敢攆他出村,他還有個妹妹,白白淨淨的,就是膽小認生,看在他的份上,誰都不敢欺負他妹子……”

 

說到這,邱老爹不吭聲了,若有所思的瞅了眼邱艷。

 

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邱艷沒注意邱老爹的反常,心因著兩個字,咚咚咚,好似要跳出來似的,沈聰……她默默咀嚼者這兩個字,他的爹娘該是對他抱有很大的期待,希望他機智聰明吧,他剛才不耐煩是天要下雨急著回家見他妹妹?

 

越想越遠,忍不住,面色緋紅,燦若桃花。

 

父女兩各懷心思,一路沉默。

 

 

哈,父女同時看上男主,女主對男主懷了春,女主爹則開始動起找他談親事的念頭。而且我前後看來看去,我怎麼都看不出女主是怎麼得出『他剛才不耐煩是天要下雨急著回家見他妹妹?』這個奇葩結論。人家搞不好是尿急想拉肚子啊!!

 

但這麼一廂情願覺得男主好男主優秀的人不只一個,女主爹更是!女主爹託人去打聽男主素行,得到的結論是--

 

--沈聰,如傳言不假,臭名昭彰,平日和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塊,家里沒糧食了,便東家拿一點西家偷一點,眾人口中,是個大壞人也不為過,然而邱老爹听了紅嫂子的話,卻莫名覺得心疼,轉而一想,沈聰年紀輕輕要養活他和他妹子,沒點手段怎麼成?

 

一人養大邱艷,他明白其中的艱辛,他一個大男人尚且覺得艱難,何況還是孩子的沈聰要養活一個更小的孩子?八歲帶著小妹分家自己過,其中的艱辛,哪是尋常人能體會的?尤其,他縱然名聲壞了,旁人對他諱莫如深,說起他妹子,人人嘴里都說沈聰是個對妹子好的。

 

沖著這點,邱老爹才起了心思,名聲不好無所謂,對他女兒好就夠了,經歷這麼多事兒,若從名聲和女兒中選,他毫不猶豫的選後者。

 

我真的不知道女主爹的腦迴路是怎麼長的。一來這男主是隔壁村的,不知根也不知底,二來男主兇神惡煞,連女人都打,萬一女主被打被欺凌,女主爹難道就有能力為女兒出頭?三來,男主極為疼愛妹妹,女主嫁過去十有八九是得看著小姑臉色過活,這三項加起來,我真的不知道女主爹的擇婿標準是怎麼來的。

 

但女主爹還是一頭熱的找了媒人說親,而女主只知爹在幫她說親,卻沒問爹是哪戶人家,而這個爹也忘了告訴女兒,他要幫她找的夫婿是臭名昭彰的討賭債高手沈聰!而出乎意料的是男主竟一口回絕,而女主爹竟一點被冒犯的感覺都沒有,找了媒人親自上門二次求親,告訴沈聰說他女兒性子好,一定會善待他妹妹,男主這時才答應。

 

親事說定後,女主爹才想起來他還沒告訴女兒他幫她找的夫婿是討賭債的,沒想女主又喜又羞,當晚還做了跟男主的春夢。

 

這春夢做的。。我真懷疑女主是不是看過活春宮,完全不像未經人事的黃花大閨女。

 

--夜涼如水,靜謐的農家小院,仿若籠罩了層薄薄細紗,朦朧得惹人沉醉,一張陳舊的木床上,女子閃著如扇的睫毛,半闔著眼,含著水光的眸子,嬌羞的掃過男子寬厚結實的胸膛,手不知所措的垂在兩側,感受男子粗糙的指腹劃過她細滑的肌膚,身上的衣衫,一件一件散落。

然後,他挑開了自己雙腿,身子磨蹭著自己的嬌軟,女子撐起身子,陡然睜大了眼,迷離的目光水潤羞澀,緩緩的,她張開了手臂,撫上他堅硬如鐵的手臂,聲音嬌得能滴出蜜來,“沈聰……”

語聲剛落,男子沉根沒入,夾著絲迫不及待的喘息,冷清的臉,在她渙散的目光中清晰起來,眉若遠山,鼻若懸膽,五官冷硬,既好看,又叫人害怕。

女子身子軟如溫水,細碎的嗚咽聲激得男子呼吸加重,修長的手固住女子腰身,力道比方才更重,女子連連求饒……

……

不知多久,女子倏然身子顫,呼吸漸緩,雙腳蹦直,一股暖流注入心間,女子渾身一軟,沒了知覺。

邱艷睜開眼,撐著身子做起來,望向床尾,又低頭看向自己胸前的衣衫,皺巴巴的,邱艷這才回過神,咧著的嘴上翹著,她用力的拍去自己臉上的紅暈,轉過身子,外邊天色大亮,陽光在窗前撒下一角暖色,她抓著邊上的褥子,回想著夢境里的場景……

 

再之後男主要處理自己惡毒的親爹和後娘,把視若珍寶的妹妹託付到女主家裡,對女主絲毫沒有心動和喜悅的感覺不說,還責怪她嚇到他妹妹,女主卻不時的因為他而臉紅耳熱,信誓旦旦說她不會再嚇到他妹妹,此後便開始她的保姆生涯。

 

男主的妹妹長的十分溫婉嬌弱又美麗,之前被親爹後娘虐待(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要虐待她),養成了退縮膽小的性子,但妹妹什麼都厲害,做菜和女工都十分了得,樣樣都能把女主比下去,重點是還性子很溫婉貼心,男主還為了這妹妹把後娘給打到掉胎,後娘的兒子被他踩成了不舉。

 

男主在對待妹妹和未婚妻上頭,我怎麼看都覺得男主和他妹妹才是真愛,女主只是他們感情路上的炮灰墊腳石。

 

在發現自己眉頭因為劇情而愈來愈糾結時,我便棄了。我猜後頭女主應該會因為保姆工作做的好(甚至因為保護妹妹而受傷)而獲得男主的肯定和賞識,一家和和美美,但我大抵是撐不到那時候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