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LGARI?」衛青陽翻弄手上陳舊的袖扣,「玫瑰金。。帶碎鑽。。」

「我們認識的人裡頭,萬叔就有這個啫好。」他看子楓一眼,目光略有深意。

「我爸他們去石垣島是臨時起意,知道的人不多,萬豪叔是其中之一。」杜子楓指關節一頓一頓地敲擊桌面。「瀚昇也是。」

「瀚昇?」青陽垂眼想了一會。「他有陣子很瘋迷釦扣,可很快就丟到一邊去了不是嗎?」

「我還記得衛叔失踪前,瀚昇生日辦趴,萬叔送了他一對袖扣,那時他還開心的不得了。」

「可是之後我就再沒有瀚昇佩戴袖扣的記憶。」杜子楓揉揉眉間。「但那時事情又多又亂,我也沒有心思注意其它事,不確定是不是我的錯覺。」

再之後,瀚昇也離他們愈來愈遠。

「如果我爸能想起來就好了。」

青陽嘴角扯了一下。

是啊,如果光叔記憶能恢復就好了。

把袖扣裝進袋子放在貼胸口袋。「這牌子不難查,我私下進行,過兩天等我消息。

 

子楓離開後,青陽又在座位上坐了一會,午後陽光愈發刺眼,他回過神眨了眨眼,一杯冒煙的卡布奇諾將將被放在面前。

「娜--」

他抬眼愣住,眼前是紮著馬尾的工讀生,哪是鬼靈精怪的娜娜。

「老闆,」美芳咧開嘴笑。「不好意思,老闆你能不能喝看看,看我這杯卡布有沒有進步?」

青陽掩去眼裡一閃而過的失望,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衛青陽,我喜歡你。

「水和牛奶的比例抓的不錯,比上次好很多。」他看著美芳握拳發出小歡呼微微一笑,「對了,天叔不是幫娜娜送便當去嗎?怎麼還沒回來?」

「對厚!」美芳露出茫然的臉,「天叔十一點半就出門了啊。」

門口風鈴叮噹叮噹響,美芳拿了菜單上前招呼顧客。青陽低頭看看腕錶:三點零七分。

他望向窗外,陡地吐出一口長氣。

      衛青陽,我喜歡你。

      你有沒有,有沒有一點喜歡我?

黑夜裡的感官敏銳驚人,他清楚地聽見她聲音裡的不穩氣息,環抱著他的手臂輕輕地,不敢抱緊。

隨著他不知所措的沉默,她手臂似乎微微地發抖。

       「娜娜,」他喚她。

他喜歡她嗎?

他不知道。

黑暗的小空間裡一片死寂,他無措地思考著要怎麼回答,卻聽見身後她陡然釋出的呼吸聲,腰際的手臂隨之鬆開。

「哈。。哈。。」她乾乾的在他身後笑了起來,不自在地往後退,離開他的身體。「超尷尬的。」

他轉身面對她,嘴張了張,「娜娜,」

「我不知道----」他搖搖頭,突如其來的告白竟讓他腦子成了一團漿糊。

「沒關係啦!」娜娜的手在黑暗裡揮了揮,「哎呀真是的,電怎麼還沒來啊!」

他看著她,笨拙的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娜娜的臉隱在門框邊,即便就著手機的光線,他也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

空氣又乾又冷,氣氛也又乾又冷。

「我媽說過,夜晚是意志力最薄弱的時候。」她突然說,「我一定是被停電和那隻蟲子給嚇到了。」

她走過來拍拍他的胸,一副故做調侃的口吻,「拜託,我跟你告白,讓你覺得天快塌了嗎?也太傷我的心了~」

「娜娜,我不是--」

她侷促地笑了聲,「誒真是尷尬死,衛青陽你先出去好不好?

他這輩子從來沒有覺得自己這麼口笨嘴拙過。還沒來的及說句完整的話就被娜娜推出她房間了。 

 

他失眠了整個晚上。

他喜歡她嗎?

還是別的什麼?

想保護她,想縱容她。

但這些是娜娜期待的情人之間的喜歡嗎?

 

門口風鈴叮咚叮咚再次響起,他隨眼掃去。

「天叔!娜姐,你們回來啦!!誒娜姐妳的腳怎麼了?!」

他的視線落在她纏著繃帶的右腿,又掃過她的臉,正好和她視線交集。「妳的腿怎麼了?」他起身想幫把手。

「沒事啦,就今天排練時不小心跌倒了。」她迴避他的視線,在他的手想攙扶她時僵了一下。「剛好。。爸過來,帶我去看醫生。」

爸?!

青陽看向天叔,「天叔?」

天叔神思恍惚。好一會才愣愣應聲,模糊地附和娜娜的說法。「對,就是,不小心跌倒。青陽啊,你幫我扶娜娜上樓去,我去煮點湯給補一補。。對,來補一補。」

娜娜僵硬地靠在青陽身上,才拖行了兩步就被青陽一把抱起。「妳不要動,我抱妳上樓。」

「醫生怎麼說?」

「。。醫生說要先固定,以後再觀察看看。」她揪著他衣服悶聲說。

「有開藥嗎?待會我看看。」

「沒開什麼藥。。」她別開頭,迴避他落下來的目光。「有膏藥布,洗完澡換。」

 

他把她放到床上,娜娜臉色有些蒼白,輕聲說:「謝謝。」

「不客氣。」

空氣再度安靜了下來。

「我看看腳。」他伸手,她腿一縮,避開了他。「不用啦,醫生處理過了。」

「。。。」他尷尬的收手,慢慢地在腿側緊握成拳。

如果說,昨天的娜娜讓他手足無措,那麼今天這麼客氣和疏離的娜娜則讓他心底莫名難受。

「妳要拿什麼,打電話給我,不要自己來。」

「我去看看天叔要不要幫忙。」 

「青陽,」她突然叫他。

「昨晚,昨天晚上,對不起。」她看著他一會,目光慢慢往下溜,落在他胸前衣服的格紋上。「我睡一覺,早上起來就後悔了。」

「一定是昨天停電害的,老實說,我是喜歡你,但也不是那種喜歡。」

「還好你也不是---」她梗了一下,「昨晚,就算了吧。」

「對不起。」

她眉眼低垂,直到遲遲等不到青陽的回應才抬頭,撞進衛青陽陰鬱深思的目光裡。

他定定地看著她良久,久到她几乎要維持不住臉上的表情。

 

「我去幫天叔的忙。」他說。

 

他輕輕關上房門,下樓,走到後頭的廚房。蘿蔔排骨湯的香味隨著滾沸的水聲漫開,他站在門口看著那個瞬間老了十歲的背影動也不動的站在瓦斯爐前顧著那鍋湯。

翻騰的湯沫几乎要沸出鍋外,他走上前去把爐火調小,天叔這才回過神來一邊別過頭去擦眼睛,一邊說:「哎年紀一大把了還會被洋葱給燻到---」

青陽看看那顆不過才對切一半,根本沒用上的洋葱。

「叔。」

天叔頂著發紅的眼眶,不自在的朝他應聲。

衛青陽靜靜看著天叔的眼,「叔,娜娜已經跟我說了。」

 

「你還要瞞我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