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知道所有人的結局,卻唯獨不知道自己的;」我一字一句緩緩吐出,盯著若曦的眼睛,看著她的雙眼由茫然、呆楞、恍悟,最後只剩下純然的震驚.「若曦,我知道你,我和你......」我思索著怎麼解釋現在的一團亂,如果要說自己和她是同一個世界,可她分明也只是一書裡的人物.



  「我和你....都不屬於這個時代.」


  這話一落,若曦的眼睜的渾圓渾圓的,若不是這具身軀太過衰敗,我真會笑出聲來.無論我是做夢也好,或是..(我始終不相信穿越這回事)也好,我都希望眼前的她少點痛苦,


  「姐姐,妳...」若曦想抓著我的手,又突然縮了回去,「妳是...那我姐姐..馬爾泰若蘭呢?」


  我老實跟她說了我知道的.她眼裡閃著複雜的光,既是傷痛又帶著面對陌生人的那種防備.


  「我很難過你姐姐的離世,我也很抱歉現在佔了她的身子.」我困難地抬了抬手,輕碰她的袖沿;或許是因為這具身體病耗多年,積虛難振,疲累感來的又重又強.


  大概是眼前的情況太讓人難以消化,她呆楞了一下,隨後擠出了一抺苦笑,說道:「我從前還曾猶豫過要不要告訴姐姐真相,現在想來,幸好當時沒說..」她緩緩坐在我身邊,手指摸上了若蘭的臉(總不會是摸我),仔細地把一些髮絲塞到耳後,我能感覺到她的手指冰涼涼的,還能聞到她身上似有若無的藥香味.


  我想到此時的她,正是身體開始走下坡的時候...那書裡的太醫是怎麼說的??油盡燈枯嗎??她觸摸我臉龐的手開始微微地顫抖,驀地她收手掩面,淚水和壓抑過的啜泣聲不停地從指縫間淌出.夾雜著姐姐的哽咽讓我不由自主地紅了雙眼,我強撐起這具病弱的身體,輕輕抹著她的淚水,


  「我很抱歉..」我很抱歉自己不是真正的若蘭,而只是一個佔著她姐姐軀體的魂,儘管她姐姐的確死了.「對不起啊...別哭..」


  她哽咽了一聲,突然緊緊緊緊地抱住我,嘴裡低聲哭喊著姐姐啊姐姐啊.


  我楞了一下,正想哄慰她時,門口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原來是巧慧帶著大夫,連同八爺一起進來了.

 

  「大夫,這邊請,」巧慧恭敬地打起了珠簾,讓一個白鬍子老伯和一個面容憔悴卻不失俊秀斯文的男人進來.

 

  「若蘭,」那男人走了過來.低聲叫喚著,眼裡有著驚喜、和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神情.

 


  我呆呆望著眼前几個人影,突然意識到.....我現在並不是在看小說,我正處在一個不知道是不是做大夢還是...什麼奇怪的處境;那麼....我現在要怎麼辦??我要怎麼應對??


  若曦止住了哭聲,兩眼通紅的看著我和她的姐夫,顯然也注意到我此刻處境艱難...她已經「失憶」過了,總不能我也「失憶」吧.



  還是...可以說...「失憶」是馬爾泰家族的家族特殊病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