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發表在百度-我的自由年代吧。 
http://tieba.baidu.com/f?ct=335675392&tn=baiduPostBrowser&sc=48491181229&z=2951971417#48491181229

 
『不打了不打了!!』謝慶佑滿身大汗、氣急敗壞的把球順勢丟傳給日祁。日祁望一眼場中的流川,只見他彎著腰,兩手撐在膝蓋上,整個人熱汗騰騰,顯見也累的夠嗆。

今晚空氣特別窒悶,三個冒著熱氣的男人滴著汗水坐在籃球場邊的水泥階梯上,旋開了瓶蓋大口把水灌進冒煙的喉嚨。

 

『我說流川,我們是法律系不是體育系。。』阿慶梗了一下,再灌一大口水,看一眼四周空蕩蕩的籃球場,『幸好TRACY沒來。』他嘟噥著,表情卻是有點失落。

 

日祁莞爾,旋開了第二瓶水,『嘿,你是不是有事?這麼煩躁。』

流川灌完了整罐水後,捏扁瓶身遠投進垃圾桶,發出鏗地一聲。『沒事--就覺得--』他頓一頓,『運動一下比較好睡。』


阿慶望向日祁,眼裡明顯在指控:我操。。這叫運動一下??

 

日祁不禁失笑,正要講些什麼時,扣機響了,他查看後忍不住笑意,提拉起背包『小薇快下班了,我去接她。先走啦兄弟。』趁流川沒注意,他指向阿慶做出一個單手拍胸脯的動作。

兄弟,義氣!!

阿慶眼角抽搐地轉回身,只見流川也在收拾東西打算回宿舍。

他不滿地抓起背包,『兄弟,你再這麼操下去我都要懷疑你是不是慾求不滿。。』

那身形僵了一下,几秒後才回應『。。。怎麼會。。。你想太多了。』

 

 

『我認識你流川几年啦?』阿慶跟他並行在林影交錯的松林大道上,

『我敢打賭,你要不是因為你爸,那就是因為林嘉恩。』

『可是如果是因為你爸,你應該會躲起來搞自閉。。』

 

流川望他一眼,撇嘴笑了一下,

 

『所以就是因為林嘉恩!!』阿慶彈指,整張臉都亮了。他不顧整身臭汗,一手搭住流川的肩,壞笑道『劉杉峰,你兄弟我猜對了吧!』

『哎!都是汗,』他格開阿慶汗涔涔的手,故做輕鬆的說:『快回去洗澡吧,再晚就沒熱水。』

『流川你慾求不滿對不對!』阿慶像抓到把柄似的得意大笑,『洗什麼熱水啊,沖冷水不正剛好哈哈哈』

 

『你滿腦子都在想什麼啊,』流川在前頭受不了的搖搖頭,甩甩毛巾直接跑進男一舍,突然定住。

『你別跑!心虛了吧哈哈,快老實招你几。。。嘉恩??』

嘉恩回頭看到流川,整個人一振。

『流川。。。嗨,阿慶學長,你們去打籃球啊。。』

阿慶賊笑,『不是打籃球。。是打黃。。咳咳咳,對啦打籃球。』

『蛤?』嘉恩不解的看他,流川則暗暗放下T字的手勢;

『怎麼現在跑過來?』他看看手錶。

『有事跟你說啦,我們去外頭講』

 


『證件還沒寄回來?』

『對啊,原本那個阿姨說要寄的,我也忘了這回事,最近找了半天找不到證件,我才想到要問,』嘉恩懊惱的嘆氣,『結果那阿姨已經沒做了,老闆說他們不能亂寄,如果我自己不去拿,他就是拿給警察局。』

『所以。。我就想問你最近有沒有空。。』她扭扭手,大眼祈求的看他,『陪我去一趟九份好不好?』

 

女友撒嬌真的好可愛,流川一甩頭,想揉揉她的頭髮又想到自己滿身汗,『我本來就該跟你去的,』他稍稍尋思一下,『明天你有空嗎?我剛好明天沒課。』

『有空有空!!流川你好好哦!!』嘉恩高興的撲上抱住流川,

『我是你男友啊。。誒,林嘉恩,我全身都都是汗,』他忍住不回抱,卻也捨不得推開。

『沒關係我喜歡,』嘉恩抱的更緊,『你的味道我都喜歡。』說話間的呼吸貼著流川耳朵。他們在宿舍外的樹蔭下,黑夜加上樹影剛好能隔開出入者的視線;她鼓了點勇氣,親上流川的嘴角。然後又印在他唇上。

她的舌頭很快地舔了他的下唇一下,然後害羞的把頭埋在他肩膀上。

流川僵了几秒後,終於放鬆身體,把嘉恩完全抱在懷裡。

 

『嘉恩,』他柔聲喚她,抬頭看見樹影交錯間半隱在雲層裡的滿月。

『嗯?』她的頭還是埋著不起來。

流川聲音裡帶了點沙啞,『嘉恩,你看我。』

『不要~』

那句軟軟的不要,直直撓在流川的心上,像羽毛一樣撓的他心癢。

几縷微風吹散了空氣的窒熱,也吹來些微松樹清冽的氣息,還有女孩身上的溫香,流川只覺氣息愈發不穩起來,

他舔吻嘉恩的耳垂。

『嘉恩,我們來試試。』他聲音瘖啞難辨,灼熱的氣息就這樣呼進了她的耳朵裡,然後他偏頭吻住了她。

 

不再是蜻蜓點水般的一啄,他本能的吮吻她的唇瓣,輾轉其上,而後喘息地停在她唇上,

他等著嘉恩,

像是耗盡了他的全部等待後,她終於顫危危地回吻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