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停風歇。窗外籠罩著一層迷離月色。

他側身就殘光看著她沉睡的臉,騰出的右手撫弄她的長髮,把散亂在腮邊的髮絲細細地塞回耳後,

嘉恩咕噥一聲,枕在他左手臂上的頭往更溫暖處鑽,柔軟的手心貼著他的胸膛和腰側。

他眸底帶著尚未饜足的慾望,輕輕在她臉頰上啄吻,

 

『嘉恩,還很痛嗎?』

 『。。有一點。。』

 

耳廓因回憶而泛紅,那惹他憐惜的顫抖的回應,

原本強忍著想慢慢等她適應,每一個動作都盡力的輕緩,

可是真的很舒服,

他眼底殘存慾望更濃--真的相當舒服。

溫軟的身體、青澀的回應、喉嚨間不小心滾出的細碎呻吟都是壓斷他克制的幾根稻草。

他親吻她圓潤的肩頭,默默希望他的欠缺經驗沒有傷害她太多

 

大概是覺得肩膀發癢,她動了動肩膀,嘴裡喃喃說了什麼又咯咯笑出聲,一條腿踢出被子外跨在他腿上。

他瞪大眼看她,想笑,可心底就突然柔軟了起來,

好可愛。

像兩人間從沒隔著十年一樣,她睡在他身邊,沒有戒心,會說夢話,

還總是愈睡愈撩撥他。

 

屋裡電燈閃了几下,隨後一片大亮, 

電來了。 

 

**

  

『我其實肚子沒那麼餓啦。。』她沒底氣的辯解,原本還猶豫著要繼續裝睡還是要很「自然」的醒來,結果肚子咕嚕嚕作響,被流川叫起來吃飯。

山區夜晚溫度降的快,她拖著棉被坐在桌邊,看著流川幫她盛飯挾菜,她也在一邊幫忙把桑椹汁倒在杯子裡,肚子此刻竟然很沒臉色的又響了起來,

 

她這輩子還有比這更丟臉的時候嗎?!

 

流川按捺住嘴角,把盛滿飯菜的碗放到她面前,『我知道,是我肚子餓。』他親了她嘴角,專注地望進她眼裡,『妳還好嗎?』

『蛤?』什麼好不好?肚子餓有什麼好不好的。。。她沮喪的想。

 

他略偏頭,似乎也有點尷尬,但還是回頭仔細盯著她的臉,『妳。。痛的地方有沒有比較好?』

 

痛的地方!!?

 

熱度以驚人的速度襲上她的臉,她差點要做出搧風的愚蠢動作,『沒--不--不痛了。。』她扛不住他眼裡深邃的關切,偏頭小聲地說。

他卻抬起她的下巴溫柔地親吻她的唇,『我會努力,』就像會傳染一樣,他也覺得臉上有點熱,

『下次會更好些。』他在她耳邊輕聲承諾。

 

『喔。』他說什麼?

『那,吃飯?』他的聲音哄誘著,手卻仍摩梭著她的臉。

『喔。』是吃飯嗎?

 

怎麼辦?她根本就不知道現在吃的到底是什麼。。腦子一團團像漿糊一樣,她緊張的拿起杯子喝掉冰涼的玫紅汁液,

唔,好好喝!

『這好好喝,桑椹汁嗎?』

他點點頭,挾了點嫩滑的山羌肉放在她碗裡,抬眼順手擦去她唇邊一點玫紅。『老闆說是他們家自製的,妳喜歡的話我們明天問他買幾瓶回去。』

她又喝了一口,感覺緊張的情緒平靜了不少。

『你不要再挾給我了,我吃不完啦,』她挾了碗裡的山蘇到他嘴邊,『幫我吃這個--』

他一口咬掉那筷翠綠的蕨類,揉亂她的頭,『還在偏食。』

『哪有~』

『吃飯,別一直喝飲料。』

『很好喝啊。。這真的是桑椹汁嗎?好香哦。』

他心裡咯噔一下,瞪著她紅撲撲的臉,他跟著喝了一口,

 

很像桑椹汁。。的酒!?

 

電話突然響起,老闆在那頭哈哈大笑的抱歉,『。。瓶子都一樣害我拿錯,不過沒什麼酒精濃度,跟桑椹汁差不多,喝不醉人啦。。』

他話筒撐在耳邊望向餐桌邊的嘉恩,看她東張西望後終於拿起一張旅遊文宣朝著臉搧風,

 

應該。。不會醉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