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入秋的午後陽光仍映得眼前白花花的一片,嘉恩奮力踩著腳踏車騎上一段小上坡,車籃裡的藍色大包包隨著地勢一跳一跳。

幾天前人維負氣和志在必得的話語還在腦海裡繞著,攪得她情緒也複雜起來。

明明就是為了一根雞腿引發的面子問題,還說是為了我~

嘴裡嘟嚷著,嘉恩心裡倒也沒怎麼氣。

她清楚人維好面子的個性,儘管他最後把她拖下水的藉口幼稚又傷人,但她跟他十多年的交情讓她明白人維此刻多需要向別人證明自己光輝的存在。

可是。。。她也不想看到流川輸。

腳踏車踩進了城東大學巍然的校門口,離離蔚蔚的綠意迎面而來,她瞇了瞇眼,不自覺的嘆了口氣。

不管來几回,大學裡完全不同於高中的自由和學術氛圍都讓她羨慕又有一點點無法宣之於口的羞慚

 

樹蔭下飄散著兩旁白千層特殊的香氣,嘉恩車頭正要轉入男一舍的方向,眼角卻不經意瞥到另一頭草坪上肆意跑跳的MOMO

MOMO在,流川一定也在。

她車頭一拐,在附近停了下來。

老實說她其實也不大知道自己跑來找他想說什麼。

她只知道,不管她的問題自己釐不釐的清,流川彷彿都能看透她的內心,導引她從未想過的方向和答案。

  


 

 

日祁搖搖頭,踢了下舖一腳,『還睡!?』

阿慶呻吟著低咒一聲,勉強抬眼看向一邊書桌上的鬧鐘,『怎麼就兩點啦?』說完頭又倒回枕頭上。

『別睡了,走,陪我打球去,我一個月沒打都生疏了,』日祁勁力十足的開始活動關節,『會不會連你都打不過?流川咧?』

『你天天打都沒用!』阿慶終於被激的坐了起來,用力抹了把臉,『流川好像帶MOMO散步去了,他下午不知道有沒有課。你看一下他課表。』

日祈兩三個大步就走到流川桌邊,眼睛卻一下子被那張圓圓少女字體的紙條給吸引住,一瞬間把課表忘的一乾二淨。謝謝照顧?我有沒有看錯?阿慶你跟流川換桌子啊?』

阿慶過了幾秒才領悟日祁在說什麼。

『哈!』阿慶突然產生一種「我知你不知」的幼稚優越感。他一手端著臉盆,一手搭在日祁肩上,語重心長的說,『人生不能只是爬山騎單車,你兄弟差點被趕出宿舍你都不知道。』

日祁失笑,『我錯過了什麼?』

『你錯過太多了~』阿慶很欠揍地對他搖頭又嘆氣,心情愉快的刷牙洗臉去。

 

『帶女生留宿??。。真的假的!!!?』日祁腰間夾著籃球,吃驚的在宿舍門口外停了下來。『怎麼可能?』

『我懂你,要不是我親眼看見,我也不相信。』

日祁還是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阿慶卻完全能理解他的感受。

他認識流川那麼久,流川一直就是冷靜理智恆溫的個性。就連那天紅茶告白,白雪被人誤會留宿在他們寢室,他也只是靜觀態勢,不急於澄清。

他後來問流川,為什麼不乾脆把情況報給馬麗阿姨,讓她處理。

流川卻難得的愣在當下,良久才說了句『那時沒想到』。

 

怎。麼。可。能。沒。想。到!!??

 

日祁突然撞了他一下,『嘿,是那個女生嗎?』

阿慶瞇眼看去,草坪邊流川從紅茶妹手裡抱過MOMO作勢要離開,走了兩步卻又回頭看了紅茶妹幾眼後又聊了起來。

 

明明就是劉杉峰。。。。可又好像哪裡不一樣。

 

『日祁,』他說,

『太陽好大,我們一定要現在打嗎?』

 

『。。。。。要認輸早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