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KqfU0bUIIKJ  

胸間那股陌生、放不下的情緒讓流川腳步一滯,他抱著MOMO轉身,只見女孩低頭失落地踢玩著地上的泥土,

就像被主人丟棄的小狗一樣。 

『那妳等一下要幹嘛?』他揚聲問她。

她一愣,『我不知道要幹嘛啊。。』她腳尖仍舊踢轉著地上的泥土,好像這是她現在唯一能做的事。

『我只知道我不能再黏著人維,我要學著獨立一點。』她抬頭,想表現出獨立,偏偏臉上滿滿都是不自覺的依賴。

 

『可是我怎麼覺得。。。妳好像從黏人維。。。』流川忍不住想點破她,『變成黏我了?』

從黏人維變成黏他!!!

心底暗處連自己都沒發覺的小心思突然間被對方攤開在大太陽下,嘉恩一整個措手不及,整張臉瞬間漲紅,『我。。我哪有!!』她尷尬又狼狽地拼命想理由給自己辯護,『是因為你是我的家教。。我才。。我才。。』看著流川相對於她的從容模樣,心下更是焦躁,『對啦!我來找你,是有個數學問題要問你的。』

 

流川有點意外,但還是無可無不可的接受了她的說詞。

 

『妳先找出兩個相同的指數,找出來以後再比較它們的底數,就可以知道誰比較大誰比較小。』他看她有點迷茫的表情,像是認真聽,又好像根本不在狀況內。『當然妳要土法煉鋼我也不反對,但妳整個考試大概只能算這一題了。』

『我才沒有那麼笨咧。。』

『那,妳懂我的意思嗎?』他望著她的眼睛,她心虛地別開了眼。

『。。。懂。』她底氣不足地點頭。

『確定了?』

『懂啦。』她尷尬地笑著加強語氣。

 

他把書本還給她,『好啦,那妳回去再算一算,有問題再找我。』他招呼著腳邊的MOMO離開,對嘉恩的道謝點了點頭致意。

 

他聽的出她只是逞強,並不是真懂,剛剛也不在狀態內,像是心裡有事卻勉強自己專心聽課一樣,

但這其實不關他的事對吧。

那他現下心頭滑過的不忍又算什麼?

 

『嘿!他轉身叫她。

明天要來看我們比賽嗎?』

『會的話,早上八點哦。

 

 

嘉恩默然看著流川離開的背影,

可是我怎麼覺得妳好像從黏人維變成黏我了? 

這幾個字像魔咒一樣,攪得她心神不定,她現在已經讓他覺得她在黏他了嗎?他覺得困擾了嗎?

 

『我扣機壞了。。。。』

『妳確定妳爸媽讓妳留下來?』

『南部的環境比較好,比較安靜,比較好讀書啊。

『重考生就是不能怕寂寞!重考生就是不能怕無聊---

『我不一定有時間陪妳。。。假日我更忙誒。。。』

 

她只是單純,並不是笨。

她可以大咧咧的問人維是不是不喜歡她上來找他,不管答案是什麼,她受的起。

但她看著流川問不出口。

也。。不用問吧。。看人維的樣子,也知道他多急於擺脫被她黏著的命運。

 

嘉恩難過的吐出一口長氣,她要更獨立一點,

她受不起在流川臉上看到和那時的人維一樣。。。急於擺脫她的表情。

 

她抬頭看著雀榕枝啞蔓蔓伸展,

原本就不怎麼期待的比賽。。。現在似乎更沒吸引力了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