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川移開手在她緊閉的眼皮上輕輕落下一吻,熄了她那一側的燈。

『睡吧。』他輕聲說,在另一側上了床。

一室昏暗靜寂。

她恍恍睜開眼,望進陽台外濃黑如墨的夜色裡,房裡那頭昏黃微弱的小燈隱隱浮現在玻璃上。

除了壓抑的呼吸外,房裡好安靜。

靜的像几分鐘前的親吻和「警告」全是她的幻覺。

--我昨晚做的不是惡夢,

--我夢到妳了。

夢到什麼啊。。。

是那個嗎?

她團著被子翻身朝向流川那一邊,素白的布料發出窸窣的碎響;流川正平躺著,對她翻過來有點意外,他也動了動側對著她。望著她。

『流川,』她很小聲的喚他,臉紅撲撲的。

『嗯?』

她嘴張了張,臉上熱的幾乎沒法開口,『是。。那個。。。』

好奇心會殺死妳!!

『什麼?』他有點心不在焉,看著女友被團在被子裡的小臉紅撲撲,又嬌羞又可愛的模樣。。讓他好想。。

好想把她壓在他--

『是。。是春夢嗎?』

 

。。。。!

他一定聽錯了。

『你說。。。你夢到我。。』她只覺得臉又紅又熱,聲音愈來愈小,『。。那個。。春夢嗎?』

『嘉恩。。』他努力壓下全身驟起的熱意,

這實在很難,特別是他覺得全身血液全往某一處流動的時候。

其實。。

她也想吧?

她在暗示他吧?

『嘉恩。。』他啞聲喚她,『妳想知道什麼。。?』

他望著她的目光灼灼而明亮,直盯著她氣息也紊亂不安。

『我。。』對啊。。她想要知道什麼?

 她為什麼要問他這個?她啞口無言,羞臊地翻了回去,背對著他。『沒。。我。。我隨便問的啦。。』

他卻伸手在被子下攬過她的腰,把她拉近他,動作間拂過她絲質的小塊布料和光裸的腿;

如果他還有一些殘存的理智,在那一秒也焚燬殆盡,

他把她緊扣在自己身前,眸色裡情慾蔓延。

『妳想知道我昨晚夢到什麼,』他灼熱的呼吸噴在她頸項間,聲音低啞誘人,直勾得嘉恩臉紅的像要滴血。『對不對?』 

『流川。。』她只覺身體每個部位都在發軟。他的嘴貼著她發紅的耳垂哄誘著她,堅實的胸膛溫熱地貼著她的背,還有抵在她雙腿間。。難以忽視的勃勃生氣。。讓她腦子全成了漿糊。

『嘉恩,我想碰妳。』

『好不好?』

她說不出話。他的唇沿著她的頸項一路蜿蜒而下,大掌直接挪貼在她柔軟的小腹上,

再稍稍往上往下一點就會碰到。

『我不知道。。』她的聲音破碎,

想嘗試又怕受不起。

他垂眸,臉上滿是因慾望而起的潮紅。『那,』他手臂稍稍施力,讓嘉恩面對他,望著嘉恩迷離又不知所措的眼裡。

他握住她的手腕摩挲著, 

『妳要不要碰碰我?』

她一臉茫然,『什麼?』

『妳碰我。』他牽著她的手到腰間,目光灼亮地望著她,看著她的眼裡因理解而驚慌失措。

她本能地想退縮,卻發現自己掙扎不開,『流川。。。』

她想說些什麼,可他卻突然低頭攫住她的唇,把她未完的話全糊成一片。

反覆的吸吮和廝磨。

他抬頭,呼吸粗喘,顫顫地把唇貼在她嘴角。

『嘉恩,幫我。』

他把她的手帶到自己最深沉的慾望上。

 

 

 

這首歌點給第八篇的川恩-Start of Something Ne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