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像不出除了妳,我還會喜歡誰。』

 

嘉恩羞紅了臉,小手用力往男友身上一拍,『你明明就很會說!』

『我是認真的!』流川握住她的手把她的手握在自己胸口,『我只想和妳一起。』

他不喜歡那些夢,總覺得夢裡的自己像被綁架了似的。

 

嘉恩開始認真的端詳男友的臉色,好像真的有點不好呢。『每天都做這些夢嗎?』

流川幫嘉恩戴上安全帽,也戴好自己的。他摸摸她的臉,『沒事,別擔心,妳的期末報告比較重要。』

嘉恩若有所思地跨上NSR後座,突然一個激靈,『啊!!我想起來了!!』

 

正要發動車子的流川楞是被嚇了一跳,『什麼?』

『我想到了啦!』嘉恩拉住流川,一臉激動,『我也有做夢!』

『蛤?』

 

****

『結果嘉恩比你更猛啊!!連婚紗都穿上了!!我的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慶猛拍床板,在床上笑的不可自抑,『搞了半天,你們兩這是同床異夢啊哈哈哈哈哈。。。』

流川陰鬱地看著幸災樂禍的兄弟,『可以從我床上滾了嗎?』

他後悔禁不住阿慶一再好奇,一時鬆動告訴他下午嘉恩告訴他的事。

--我這兩天也做了好奇怪的夢。

--夢境好真實,不過都是片段,

--夢裡。。有一個盲人,我好像。。是當他的看護。。可是奇怪的是我還為了他穿婚紗誒,

--好像還摸我的手。。

 

他想起嘉恩說完大大咧咧不當一回事的粗神精,突然覺得這麼在意這些夢的自己好像很蠢。

可他就覺得這一切太不對勁了,

就像在一個平行世界裡,他和嘉恩開始各過各的人生。。

他覺得心情糟透了。

 

『好啦,看在兄弟的份上,我免費為你開解一回吧,』阿慶終於笑完從他床上「滾」了下來走過來搭上他的肩。

『流川,你和嘉恩還沒。。那個吧?』

 

流川在書架前選了半天,隨便勾了本書攤開來,卻一個字都看不進,『你問太多了吧。』他沒好氣的拿過水杯。

『噯,』阿慶拉了把椅子坐在流川旁邊,『我在跟你說真的,你難道看不出這是慾求不滿的夢境嗎?』

流川差點被水噎到,他嗆咳一陣後,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阿慶,『你這哪來的結論啊?』

 

『切,感情的事我還有不了的嗎?』

流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忍耐地沒提醒他暑假還為了TRACY滿臉迷惶、完全不懂為何自己被分手的那段。『你說吧,我聽。』

『人家說夢境都是相反的,你夢裡那個女生嬌小,胸部又。。咳咳。。。不都剛好跟嘉思相反嗎?』

流川瞪著他,『你!!我怎麼可能說女生的。。。大小!!』

『。。。對厚,你沒說過,那我怎麼知道的。。。』阿慶迷惘地看他一眼,又很快的放下不管,『算了那個不重要,反正你的夢就是你在渴望嘉恩啦!!』

 

流川忍住翻白眼的衝動,他每天都在渴望嘉恩好不好!!

。。!!。。難道真如阿慶說的。。。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至於嘉恩。。』阿慶想了一下,『她應該是缺乏安全感吧。』

『缺乏安全感?』他竟然認真的問了。。。

『你想想看。。盲人代表她看不到未來,她看護一份看不到未來的感情,這不是沒安全感嗎?』

 

流川楞楞地看著阿慶,明明知道他在唬爛,可怎麼聽著好像還有道理?

 

『為什麼會沒有安全感,是因為你們還沒上床啊!』

流川默默地轉了回去,覺得剛才的自己蠢透了。

 

『你們都同床兩次卻什麼都沒發生,她一定覺得自己對你來說沒吸引力啊,而且現在都什麼年代了。。』

是嗎?

『所以。。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阿慶一副曖昧欠揍的表情靠近流川,右手對他做出握拳的加油姿勢。『兄弟,拿出你的男子氣慨來吧!!』

 

什麼??流川想一笑置之不當回事,

可聽起來。。好像也有道理啊。。

 

夏夜的339寢室,大狼尾巴悄悄地長出來了。

 

 

※最近怎麼老是幹這種把人往床上送的事啊。。。。ORZ

總之,希望大家有一個愉快的假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