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愛我的,和我愛的都平安健康喜樂。

※ 這篇仍然是更新會很任性的一篇。尺度不一定。按我最近清心寡慾的修為來看。。。很有可能是全素。很有可能是全素。很有可能是全素。(很重要得打三遍!

 

1/17 修改

近中午的天色一片陰沉,氣溫陡降。

嘉恩忍不住縮了縮棉被下的身子,腰腹間沈沈的男性手臂本能地把她往後扣,熟悉的懷抱緊貼著她。

她身體一僵,眨眨眼後慢慢讓自己在那他熟悉安心的氣息裡放鬆下來,

拂在腦後耳邊的呼吸沉穩微熱,腰間手臂沉重。 

 

她輕輕地把被帶到膝蓋間的牛仔長裙往下拉,小心地在他懷裡轉身,看向他好看的睡臉、直挺的鼻樑, 

在日光和藍色窗紗的掩映下,長睫毛下淡淡的青色明顯了起來。 

她湊上前輕輕親了他眼角一記。 

認識他這麼久,她從沒看過流川為了唸書熬過夜, 

--我很想妳。 

嘉恩壓下唇角一朵微笑,好像懂得了他為何唸的這麼辛苦,她垂眼張開手穿過他的手臂鬆鬆地環抱著他,

就像那一晚。

。。結束後,他讓自己抱著他,把自己攬在懷裡睡的樣子。

她小臉微熱,

雖然心甘情願,可之後她每每強裝兩人間沒發生過這些那些;

偶爾兩人獨處時,他熱切的吻和低啞的喘息、還有緊盯著她的灼灼眼神。。

她不知道自己還能裝傻多久。。 

--『妳的手好軟。。

--『好了。。好了沒?

耳邊彷彿又響起他那晚短促的笑和拂在臉上的嘆息,炙熱細密的吻,哄著她快好了。

她晃晃頭,想把那些羞人的畫面全晃出腦袋,

 

「嘉恩?」頭頂傳來流川睏倦沙啞的聲音,「醒了嗎?」

「嗯,醒了。」

她捂著臉想把臉上的熱意給捂涼些,躺在男友床上窩在男友懷裡還想著這些事。。。

「陪我躺會?」他下巴親暱地磨了磨嘉恩的頭頂,同時抱緊她。

她胸口格外的溫軟讓他愣了下,一秒前還想賴床的神智頓時清明。「嘉恩?」

怎麼會沒穿?

「嗯?」她回應的聲音模糊,低著頭手背貼著臉。

「妳--」他臉上微燙,看著她低垂的頭顱,怎麼也不好意思大喇喇地問,

可嘉恩明顯心虛的反應好可愛。

她在心虛什麼?

「嘉恩,抬頭看我好嗎?」

幾秒後她終於僵硬地抬起頭,試著『自然』地問:「什麼事?」

他愣了下,認真地端詳她逃避的目光好幾眼,突然就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啦?」她心裡發虛,想翻身下床卻又被他牢牢抓住。

「妳,」他眼裡閃著促狹的笑意,卻是緊緊盯著她的臉「是不是想到那個晚上了?」

!!!

「我。才。沒。有。」她一字字吐的清楚又刻意,決意打死不認。

果然是!

他看著她愈發騰熱的臉,只覺得女友怎麼能這麼可愛!他連哪個晚上都沒說,她卻招的不知不覺。

好想吻她。

吻到她全身發軟。

他眼神幽暗了下來,湊到她耳邊,用著她堪堪能聽到的氣音問她:「那妳。。」

「妳沒穿內衣,是為了什麼?」

1/18 午 新增

嘉恩瞪大了雙眼,「我才--!」

她突然噤聲,臉上又是白又是紅,

因為穿的厚又是在家裡,一個晚上又沒睡有點迷迷糊糊。。

她好像真的沒穿。。。

「亂說,」她努力維持平穩又冷靜的口氣,滿臉通紅又認真的看向別處,「我,我有穿。」

說完又想咬掉自己的舌頭,她幹嘛這麼『老實』,他拋什麼餌她就上什麼鈎!!

他盯著她脹紅的臉,唇輕輕地碰了碰她的,左手緩緩滑過她的背,由上而下,慢慢的,一點一點像在摸索著什麼。

「那,讓我檢查。」他的手停在她腰際,手指覆在她溫熱的肌膚上,清俊的臉上薄薄的紅,執意望進她茫然而後慌亂的眼。

「嘉恩,我想檢查。。好不好?」

1/19 新增

擱在腰間的掌心熱度燙人,嘉恩垂頭緊張地抓住他的手,不敢看他眼裡灼熱的情緒。

只要一對上他專注凝望她的眼神,什麼拒絕的念頭都一秒消失啊。

「嘉恩,」他低頭輕吻她的眉眼,「妳是不是怕我碰妳?」

她微不可見地搖搖頭,可立刻又點了點頭,又搖頭。

「我不是。。。。」她囁嚅地把剩下的話含在嘴巴裡,流川想湊過去聽,可她卻只是漲紅著臉不講了。

。。還沒辦法嗎?

流川看著她低垂的頭顱和緋紅的臉頰,到底還是仰頭閉了閉眼,硬是把那股衝動按捺下去。

好一會後,嘉恩聽到頭頂上他溫柔而低啞的聲音響起,

「待會陪我? 」

她緊緊回抱他,

怎麼辦。。。。

她不是不願意啊。。。

 

1/29 新增

「我,我得回家, 」她磕磕絆絆地說,「店裡還得幫忙。 」

她沒敢抬頭看他的臉,只是在几個呼吸後,他鬆開她,「我載妳回去。」

「不用啦,我搭公車回去。」

「不行,」流川起身幫她把身上的衣服撫平,「我送妳回去。」

嘉恩還想說話,袋子裡的CALL機卻響了起來,

「我借一下電話?」

她勾勾他的手指,討好的樣子惹的他忍不住揉她的頭,「帶回家都可以。快打吧。」

他看看外頭,在衣櫃裡翻了兩件厚實的防風夾克,房門那頭傳來爪子搔抓的聲音,

對了,MOMO的午飯!

才幫MOMO開門,MOMO就衝了進來左右看了看,一下就蹦跳到正坐在床邊講電話的嘉恩身上。

他笑了笑,正要把MOMO抓過來,卻聽得嘉恩握著電話「蛤」的一聲。

「嗯,那我現在回家。」

嘉恩掛上電話把MOMO抱了起來。「MOMO~~MOMO你變胖了!」她逗逗MOMO後才抬頭跟流川說:「我媽讓我回去顧爐子上的燉肉啦,」

流川點頭,幫她穿上他的厚外套:「嗯,穿好,我送妳回去。」

嘉恩任他幫她穿好外套,近在眼前長長墨黑的睫毛和低垂的眼,

總是對她溫柔又包容的這人啊

「你會不會在意--」她突然的衝口而出又嗄然而止。

「嗯?」他抬頭。

你會不會在意我的。。有點小啊。。

到底還是問不出口,她臉熱了熱,「沒事啦。」

 

車子很快就騎到思想起,嘉恩脫下安全帽給流川。

思想起此刻不若往常店門大開,半開闔的店門外掛上【店主有事外出】的牌子。

「店裡怎麼了?」流川疑惑地看了嘉恩一眼。

嘉恩把搓熱的手貼在他被風吹的冰冷的臉頰,「哦,我媽說,」

「他們在屏東的老朋友跌斷腿了,」

「是以前幫助我們很多的好朋友,所以媽媽要我趕回家顧爐子,他們要趕去屏東看他。」

她縮回手,很快地、羞赧地在他臉上親了一記。

「我得進去了,你回去騎車要小心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