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0910670692    

Amy擔任總經理的美艷秘書已經一年了。

 

在還沒進秘書室之前,她對樂園總經理不是沒有肖想的。她們家總經理身材頤長結實、五官深邃明朗、處事明快果斷,全身流露的都是小說裡才有的--黑幫少主的霸氣。

 

她又不是瞎了眼,這樣的男人,誰不會幻想。

 

在她正式接任秘書這天,她滿懷期待的在位置上落座,打開電腦和卷夾,試圖讓總經理一踩進辦公室就能感受到眼前美艷的像花瓶但其實也很專業實用的美女新形象。

 

只是進來的不只有總經理,還有鳳姐。

 

兩人像沒看到她一樣,頭上烏雲密佈,逕直走到一向沒在關門的總經理辦公室裡。

 

蛤?現在是怎樣?她第一天報到,老闆他們就要弄一齣母子失和來考驗她嗎?

 

Amy很忐忑,端著剛泡好的咖啡在門口猶豫不決。

我是進去呢?還是不進去呢?還是別進去呢?

 

「--Rebecca端莊又體貼,又是你韓伯伯的小女兒,知根知底,媽多放心--」鳳姐的聲音從裡頭揚了開來。「昨天你也真是太不給媽面子了,韓小姐那麼傷心難過,你身為男人哄一下是會怎樣?」

 

唔!在講對象的事嗎??!AMY耳朵豎了起來。

 

總經理大概沉默了一會,好一會Amy才聽見他的聲音微微不耐的說:「又不是我女朋友,幹嘛哄。」

 

「現在不是,將來說不定就是啊,我聽你韓伯伯說,Rebecca做的一手好菜,又知書達理,你不是一直--」

 

「媽,」總經理出聲打斷她。「妳說的那個知根知底、做的一手好菜又知書達理的Rebecca的腳在桌面下一直撩我的腿。」

 

「我想她不是想到亡母才傷心,應該是我踩著她的腳才掉淚。」

 

噗!!Amy差點沒忍住,眼角餘光好像還能看到幾頭草泥馬在鳳姐頭上跑。 

 

 「。。。咳咳,」鳳姐不愧是經過大風大浪,很快就把錯愕的表情收的一乾二淨。「這,退一萬步來說,她應該是很喜歡你。。可惜有緣無份也沒辦法。」

 

總經理笑出聲。「媽,我看妳找對象的眼光全用在遇見我爸身上了。」

「Rebecca剛回國時我就在酒吧上遇到過,她那晚給了我飯店名片和房間號--

 

Amy拉長了耳朵,卻怎麼也聽不見總經理刻意壓低的聲音。,只聽見隨後鳳姐失聲道:「什麼?她。。。那你去了?」

 

 

「怎麼可能。我不喜歡太主動的女孩子,媽妳不是很清楚嗎?」鳳姐還來不及反應,總經理又接著說:「不過瀚昇去了。

 

 !!這是她以為的意思嗎??Amy一個入神,手上的盤子差點就要打翻,杯盤銀匙碰撞的聲音讓裡頭的母子全望了過來。她當機立斷敲敲沒什麼作用的門。

 

「鳳姐,總經理。」她小心地把咖啡端放在兩人面前,俯身時小外套也掩不住她裡頭的好身材。「我是今天正式接任總經理秘書的Amy。」

 

兩人的話題就此打斷,鳳姐上下端詳她一番,「你這新秘書身材好啊。」

 

總經理正端起咖啡喝了口,眉頭皺起似乎不太滿意。他聞言看了一眼。「應該吧。Amy是吧?衣服。。不錯,以後就這麼穿,李董和林董喜歡這樣的。」

 

「都一把年紀了,餵他們吃點冰淇淋也算是敬老尊賢吧。」

 

Amy想像中的風流老闆俏秘書生涯就這樣扼殺在娘胎裡。

 

**

 

Amy欣慰(?)的是總經理對她的無視並不是個案,這一年來她坐在秘書室裡,端了無數次的咖啡,眼睜睜看著一場又一場媚眼錯拋的戲在面前上演。

 

感覺真爽快。

 

總經理的日子過的很精實,不是上班,就是跑到衛先生的咖啡館喝咖啡。偶爾處理最近老是冒出來的小混混。也會跟衛先生相約去爬山、射擊。

 

衛先生沒有女朋友,她們總經理也沒有。

 

她塗滿蔻丹的手指好看地在影印機上操作著:噗哈哈,我是你媽也擔心啊!

 

終於有一天,這擔心成真了。

 

只是她猜的到過程,卻沒猜中結局:衛先生難耐世俗壓力,身邊有了楊娜娜;總經理強顏歡笑,移情特助琵亞諾。

 

**

 

唔,至少她一開始是這麼以為的。

 

門口傳來輕擊聲,剛剛還在臆想的主角之一--琵特助清秀的臉探頭進來,朝她笑了笑。 

 

「。。跟*獅旅行社的合作方案和項目我都做好了,再麻煩妳幫我交給總經理。」

 

「我幫忙是沒有問題啊,可是總經理不是交代說要妳親自跟他報告嗎?」她提醒琵特助。「你快點進去吧,總經理剛還在催呢?」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好像看到亞諾白晳的臉微微的紅了起來,他掩嘴輕咳了聲。「那個,我跟工頭約好要--」

 

分機鈴聲響起,她恭敬地接起來諾諾稱是,而後掩著話筒小聲跟亞諾說:「總經理叫你快點進去。」

 

「。。」 

 

她目送亞諾不甘不願、糾結萬分地進了辦公室。女人的直覺讓她幾乎能斷定總經理和琵特助之間一定不像她當初想的那麼單純。

 

難道是總經理強了琵特助??!!(肚子:更!!) 

 

她們家琵特助長相本就偏陰柔,最近和總經理勤跑薑母島後更給她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比如昨天她看他和總經理報告公事,冷不妨一個抬眸就讓站在一旁的她驚艷不已。 

 

一個男人,怎麼能不自覺的那麼媚!

 

但比起單純無害像隻兔子的亞諾,總經理盯著他的神情更讓她這個旁觀者一整個臉紅耳熱。

 

明明兩人就跟往常一樣,一個坐在辦公桌後,一個站在辦公桌前,可她就像看到一頭獅子忍著撲上去的慾望,定定地盯著正在吃草的小白兔一樣。 

 

 

所以之前的周刊報導全是事實吧?她看著緊閉的門扉咬咬牙(是的,總經理室的門終於恢復功能了!),怎麼辦,她好想偷聽!!

 

 


 

 

同場加映:一門之隔。

 

疑似被強的琵特助幾乎才走進去就立刻被扯到總經理堅實的懷抱裡,男人灼熱的唇吻上她的,攻城掠地狠狠吻了她一通後才舔著她發紅的唇瓣,摟緊她發軟的身體。

 

「下次再躲我就不只是這樣而已了。」他低啞地在她耳邊說。

 

她鬆開抓住他胸口襯衫的手,嘴裡都是他的味道,臉紅的像要滴血一樣,「你放開。。這裡是辦公室。。」她氣息不穩,反駁的力道搔癢似的讓杜子楓心猿意馬,忍不住又低頭尋她的唇。

 

十天了。

離那個晚上已經十天了。

 

若是那晚不動她便好了,搞得他現在每每看到她就會一秒進入發情期。他摟緊她懊惱又甜蜜地想。

 

亞諾卻一手撐開他的懷抱,臉紅耳熱地抬起頭,「你如果老是這樣,我以後就--」她聲音吶吶地愈來愈小。

你如果老是這樣,我以後就絕不再進來報告。她心裡想的義正詞嚴,可看著男人炙熱的眼說出來的味道卻完全變了個樣,十足像個女人似的欲語還休。

 

每回被他親一回她反應都這麼大實在太丟臉了,她心慌地低頭,卻不知怎麼搞的,動作間手上資料夾的簧片刮傷了右手讓她又脫口低喊出聲。

 

「。。」太好了,琵亞諾,妳還能不能再“嬌羞”一點!

 

「怎麼這麼不小心,」杜子楓一把拿過文件準準地拋在辦公桌上,抓著亞諾的右手細看,食指上第一小節有道橫切的小口子,血珠正不緊不緩地冒出來。

 

她尷尬地想抽開手卻抽不開。從小當男生當到大,這輩子就從沒被這麼呵護過。

這麼點。。根本連傷口都算不上。她彆扭地動了動手指,整個超不自在,可男人卻不慌不忙地低頭把她的傷口含進嘴裡。

 

「。。!!」她徹底呆住,食指被包裹在男人溼熱的唇舌裡溫柔地被吸吮著。前後不過幾秒,可她卻愣愣地望著他,半天回不了神。「你--」

「會痛嗎?」

 

她本能地搖頭,「杜子楓。。我現在,臉是不是很紅?」

 

他沒回答她,眼裡滿載的溫柔幾乎要溺死她,粗礪的手掌撫上她的頭頂髮稍,「妳要記住,妳全身上下都是我的,所以,別受傷。」

「聽到了嗎?」

 

這麼赤裸裸的情話就像火上加油。她反手貼上自己的臉,果然又熱又燙,「我的臉一定很紅!這樣我怎麼出去!!Amy看到會怎麼想!?」

 

他直覺就要回她:「管她怎麼想,」可一看到亞諾臉上真心不知所措的樣子又忍不住心軟,「去裡面,我幫妳弄冷毛巾。」

 

杜子楓說的裡面是他在辦公室裡的私人休息室,裡頭有簡單的沐浴空間,當然,也有床。亞諾順著他指的方向一看,再回過頭的眼裡全是對他操守的不信任和懷疑。

 

「天地良心!我真的,咳,很單純就是要幫妳降溫,喂!妳對妳老闆應該要有基本的信任吧!?」他低頭在她緋紅的臉上親了一記。「放心,Amy她不會多想。」他輕聲在她耳邊哄著。

 

想了也沒關係,

反正早晚也會是事實。

 

他撫著亞諾緋紅的臉、微微顫抖的眼皮,眼裡全是勢在必得的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