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有教化可能,吳翰昇被法官判刑X年,開始數年的贖罪生涯。

牢裡的日子黑暗又苦悶,一年後,終於有一天,牢裡來了一個因為招搖撞騙而被關進來的命理先生老江。

老江很會說話,看掌紋觀面相頗有一套,問他這麼會算怎麼還會被關進來,他只搖頭嘆氣地說這是今生的劫數,躲不了。

靠,明明就是騙錢騙感情不小心騙到XX堂口老大去,以為沒人知道嗎~

正在抄佛經爭取假釋的翰昇翻了翻白眼。

他不相信看面相這種事,想當初他爸閱人無數,第一次看到琵亞諾時還拿腔裝調的跟他說這小子命格極佳,一定要把他弄成自己人,不然就嘿嘿。

嘿嘿個頭,他爸連那小子是個女的都沒看出來!

 

這天,因為工作績效出色(監獄貢丸賣太好),上頭除了發給績效獎金外又讓他們多放風兩小時,几個獄友開始起哄要老江幫他們看面相。老江像模像樣地看了几個,被說中的兄弟嘖嘖稱奇,紛紛要他幫牢裡最不信邪的瀚昇也看看。

瀚昇揮手想要拒絕,老江卻陡然伸手朝他重重一指!

老江:你有想過為什麼今天會走到這地步嗎?

瀚昇看著老江高深莫測的臉,心裡莫名咯噔了下。

老江:你原本有一手好牌,有老爸可以靠,有兄弟可以挺,你有想過怎麼會淪到今天在這裡掃地抄佛經做貢丸嗎?

瀚昇:。。。我--

是啊,他怎麼會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

他原本過的好好的,在外頭前呼後擁很是威風,可他的人生到底從哪個環節開始就出錯了呢?

杜伯伯也失憶了,八年前的事根本沒有人證物證(袖扣算什麼物證~),他又怎麼會讓自己淪到今天這麼悲慘的地步?

說到「悲」,昨天抄的大悲咒好像有一段抄到心經去了-

老江:是因為---

他心神一凜,忍不住豎起耳朵。

老江:--你犯法。

瀚昇:。。。。。

兩人對視數秒,瀚昇默默抄起手邊的掃把。

老江:誒我還沒說完,我是說「是因為你犯法嗎?當然不只。」我從你的臉上已經看到你和幾個男人的前世今生,恩怨糾葛!可以說你今生的果在前輩子就已經種下了!

老江:不信的話你把手放在我手背上!

【幾個男人】四個字引起的八卦魂讓一幫獄友跟著起閧,瀚昇猶豫了會把手覆在老江的手背上。

老江:你的手好大。。。皮膚也不錯。

獄友們哄堂大笑,要老江算算瀚昇還有哪裡大,瀚昇左右張望,不知道現在打人會不會被管理員看到。

老江:有感覺熱熱的嗎?

瀚昇:。。。沒有。

老江:感覺刺刺的嗎?

瀚昇:。。。。。沒有。 

老江皺了皺眉頭,突然恍然大悟:啊我弄錯了。是我的手要蓋在你額頭上才對!

瀚昇又默了兩秒,把早上餐廳播的歌在腦海裡回放了一遍。

   

老江把手蓋住他額頭:現在閉上眼睛。十秒後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麼。

瀚昇鼻孔噴氣,正要把老江的手拍下來時卻覺得眼前竟豁然開朗,腳下積滿枯葉,他置身在一片樹林裡。

夜涼如水,樹林裡慢慢走出一個人,他凝神定睛一看,失聲道:杜子楓!?

QQ20170615-221724@2x  

老江閉上眼,點點頭:不要緊張,繼續看下去。

瀚昇難以置信地看著「杜子楓」從樹林那頭走了過來。如果這是前世,那麼他的臉和服裝品味還真是從一而終,沒有改變!

瀚昇:為什麼我好像看到有字幕?

老江:這是加值服務項目,現在算命這一行也是很競爭。。。

瀚昇:。。。。。

樹林的那一頭又出現了另一人,面容模糊,氣質熟悉。那人朝「杜子楓」露出開心的笑顏。兩人形容曖昧地在水邊散步,最後雙雙在一棵樹下共坐看滿天星塵。

QQ20170615-222453@2x 

這情景似曾相識,瀚昇茫然地看著眼前兩個背影。

到底是什麼時候。。他好像也看過這樣的照片。

X!他想起來了!是他底下的人當初跟蹤衛青陽一行人去露營當晚偷拍到--!

1497600265333  

老江:杜子楓旁邊那個人就是衛青陽。

瀚昇回神,還沒想到要追問老江怎麼知道他兄弟的名字,就發現眼前兩人長髮披肩,他根本分不清誰是誰。

老江好心解釋道:胖的那個是杜子楓,瘦的那個是衛青陽。

兩人前世都是殺手,瀚昇聽他們聊天,貌似衛青陽抱怨杜子楓又要遠行出任務,杜子楓安慰說他會把衛教他的都記住,小心行事。

月光,星星,樹林,酒瓶,

還有曖昧飄緲的琴音搭配。

瀚昇困難地問:這個BGM。。。也是。。?

老江:咳,我就說現在競爭很激烈--

瀚昇第N遍懷疑自己到底在幹什麼時,第三個殺手出現了,一出場便散發一股強烈的中二氣息,輕浮刻薄,處處都要和「杜子楓」攀比能力。

瀚昇:這個一看就是炮灰的瘦皮猴又是誰?

1497610948890  

老江:。。。。。。。是你。

瀚昇:。。。。。。。。。。。

老江:你是第三個腦海裡出現這些畫面的人 。前兩個人你想必也猜出是誰。

老江:你看到這邊應該也看出來了。你喜歡杜子楓,可是杜子楓和衛青陽兩情相悅,你只好處處針對他,引起他的注意,得不到他的人,得到他的恨也好。

老江:可同時間你又嫉恨衛青陽,你們三個人的愛恨情仇從上輩子糾纏到現世,所以這輩子你才會做掉衛青陽的爸媽卻放過杜子楓的爸,以為自己想坐上老大的位子,設計燒死杜子楓卻又讓人鑽空子救走他,嫉妒琵亞諾在子楓心裡的地位,故意破壞煞車想弄死她--

瀚昇被愛。恨。情。仇四個字給震到說不出話來。

幹,他是大直男啊!!

可是竟然好像有點道理-- 

老江:現在你懂了吧。

老江:你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都是因為你對杜子楓的愛啊。

瀚昇:SHIT--

 

 

(場外)

囚A:他們在幹嘛?

囚B:啊災,好像在觀落陰。

管理員:觀個PI啦!起來起來,都去包貢丸!

 

 

(之後) 

瀚昇:你怎麼認識子楓他們的?

老江嘆口長氣:這個孽緣要從我27年前,破解一個女嬰的命格開始。。總之不久前他們找到我了。

瀚昇硬生生吞下一股不舒服的港覺:那。。你也是這樣講給他們聽?

老江嘆氣嘆的更沉了:不然你以為我是怎麼進來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