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起』溫暖明亮的燈光就在前面,兩人不約而同放慢了步伐。 

『我、我家到了,』嘉恩停下腳步,低著頭說,紅紅的耳尖不經意的從髮間探出。她摸摸自己的臉--還是很燙。

 

『嗯,』流川抿嘴應了聲,表情竟有點可愛的無措,

『我--』 他蹙眉,生平第一次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咳,我明天十點來載你,好嗎?』

 

『嗯,』嘉恩終於抬頭看他,紅通通的臉上單純又羞澀的目光讓他忍不住想逃避。 

『流川。。』

 『嗯?』

 

嘉恩深吸口氣,『你剛剛。。都沒有牽我的手,』 

她的手輕輕勾著他的右手。

 

如釋重負。流川不穩的呼出一口長氣,小心的把嘉恩抱在懷裡,不敢再像方才在松林裡那麼孟浪。

 

『你回去早點睡,我明早來載你。』他輕聲在她耳邊說。

 

『好,』她在他肩上點頭,『你回宿舍小心,』 

『好-』他親了她的髮旋卻沒放開她『嘉恩,』

 

『嗯?』

 

『。。。。我很喜歡你,』他埋在她的髮間悶悶的說。 

『嗯。』她再一次點頭,帶了點笑意。 

『太喜歡你了,』語氣竟帶了點懊惱,嘉恩忍不住笑了,肩膀微微的抖動。

 

流川。。這是在撒嬌嗎?

 

『我知道,』她拍拍他的背,『乖哦。』淺淺的笑意。

 

『林嘉恩--』他深吸口氣,喉間几番滾動,還是說不出口。 

嘉恩貼著他的脖子,眸光溫軟似水,『我知道,』她親親他的喉嚨,『我很喜歡你,』她小聲說。

 

『所以,沒關係。』這句几乎輕到聽不見,卻讓兩人的臉一點一滴又漲紅了起來。

 

『嗯,咳,』流川又是尷尬又忍不住心底衝上的釋然和愉悅,他緊了緊懷抱後鬆開她。『你先進去吧,我看你進去再走。』

 

 

 他目視她回到家後才轉身離開回宿舍,月亮從雲後整個露出,流淌的月光讓剛剛的松林不再那麼隱密。 

就像夢一樣。 

 


『回來啦?』阿慶頭也不回的招呼著,一個人對著BBS上傻樂著。『流川來來來,TRACY找的心理測驗,聽說很準誒。』 

流川莞爾,拿起自己盥洗用具,『你好好玩吧,別又被TRACY坐實你變態的名號。』 

『我就不相信我還能被這些東西給打倒!!』他興致勃勃的開始按著測驗對號入座。 

真是冤家。流川不置可否的拿了東西到浴室準備洗澡。

 

 

午夜的浴室空無一人。

 

他不自覺的呼出一口長氣,才發現原來自己現在這麼需要一份短暫的安靜。

 

今晚真的太孟浪了。他懊惱的翻開浴帘,站在他和嘉恩曾經被困住的小浴間。 

他嘴角微微扯動,想起當時她的手緊張的抵住他胸膛時,他先是怔愣、而後心跳飛快的感覺; 

那時嘉恩的頭髮還短短的,可是溼淋淋的慌亂模樣和那雙溼漉漉的大眼睛

就像MOMO。

 

他低笑--都抓住了他心中那根軟肋。

 

溫熱的水沖刷過他今晚格外疲累的身軀,他閉上雙眼站在水下,身體肌肉使用過度傳來的酸痛感現在也沒法讓他的腦袋跟著安份, 


他知道他今晚做了什麼。 


他舌間還記得她的茶葉氣息和偶爾怯怯回應的小舌, 

記得那團溫軟貼著他的胸膛和頸窩處女孩獨有的滑膩, 

她身上乾淨的沐浴乳味道。 


一切的感覺就像團火,燒得他只想順從本能的趨使 

本能的將嘉恩壓在身後的樹上, 

本能的捧著她的頭吻的更深, 

本能的讓身體更貼著她;

 

一瞬間他几乎以為自己在做夢, 

嘉恩的輕顫和柔順就像那晚的那個夢, 


他懊惱的仰頭讓水直直的往臉上沖,

 

劉杉峰你怎麼。。 

竟然就抱著她起了反應!

 


可是--

他關上水,水珠順著溼髮蜿蜒到他墨黑的睫毛,再跌落到地板上。

 

他的眼裡泛起溫柔的水光,

 

--我很喜歡你,

--所以,

--沒關係。

 

 


林嘉恩,當我以為自己不可能更喜歡你時,你怎麼就是有辦法在我心裡鑽的一天比一天深。

 

 

  

春心萌動之蠶食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