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恩,我現在很想吻妳,』他的視線落在她柔軟的唇瓣上,『很想,真的很想,但我想做的不只是接吻。』

流川灼熱的呼吸燙的嘉恩只覺腦袋都要滾成一鍋,不知道怎麼反應才好。

『我知道我現在最好放開妳,』他在她耳邊啞聲地說,卻沒鬆手的動作。

『現在---』他哽了一下,

『對妳太不公平,妳需要時間再熟悉我。。』

『嘉恩幫我個忙,推開我好不好?』

 

她顫顫地睜開眼睛,直直望進流川掙扎和慾望共存的目光裡。

他的手仍握著她,手臂肌肉緊繃到微抖卻克制著沒握痛她,像是在努力給她走開的機會,

也讓她移不開眼。


『我--』


一響巨雷突地震耳欲聾地直接劈在不遠處的山頭,劈斷了嘉恩的話也讓她驚的整個人都跳到他懷裡。

木屋裡的燈閃了一下啪地全熄。

四周落入死寂和黑暗,沒多久屋外響起樹林再度被暴雨襲打的沙沙聲,雨水的味道透過窗扇的空隙緩緩填滿房間。

 

好軟。

流川抱著嘉恩,輕輕地拍撫她的背,卻擠不出安撫的話。

懷裡的軟玉溫香几乎要擊潰他最後一絲理智,她兩手緊緊抱著他的腰,整個人貼著他的身體,

也貼在他已起了反應的地方。

天堂和地獄。

他難耐地把頭埋在她肩上嗅聞她身上的氣息,『嘉恩--你真的得推開我。』

『可是我不想推開你--』嘉恩偏頭在他的脖頸間糯糯細細地說著,細碎的呼吸像是要搔進他心裡。

純然的黑夜似乎給了她莫大的勇氣,她紅著臉小聲地用氣音說『流川--你抱抱我好不好--』 


他猛然收緊懷抱,『嘉恩--』

我就嚐一些些。

他親吻她的唇,青澀地試探和回應後,他加深了他們的吻,也吞下了嘉恩喉嚨發出的細小嗚咽。

『我好想念這個。』他抵著她的額頭喘息地在她的唇上說,撫摸她的長髮的手甚至有點抖,

他清楚他不能再碰她,他抱她抱的那麼緊,她每個細微的扭動都讓他想對她做出難以回頭的事。


嘉恩的唇湊了上來淺啄他一下,『我也好喜歡你的味道--這裡,還有這裡,』她親了他耳朵,學著他把耳垂含吻著。

『你以前很喜歡親我這裡,現在不喜歡了嗎?』


流川艱難地嚥了口口水, 『嘉恩--我會忍不住--』

『---我又沒讓你忍---』

即使四周的黑暗讓他看不清她的表情,他依然能聽出話裡的撒嬌和羞赧。他咬牙做最後掙扎。

『我沒有東西能保護你,嘉恩,妳懂嗎--』

他等著嘉恩退開他的懷抱,等著懷裡的空虛來平息他腰間的騷動,

黑暗中他聽見嘉恩長長的呼了一口氣,光滑的手臂繞到了他的脖子後,

『流川,我們第一個小孩一定要像你一樣溫柔。』

 

他聽見了理智崩斷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