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炎炎,教室外老榕樹上蟬聲嘶噪。

品恩低頭握筆,眉間緊緊打了個結。

數學真的好討厭!

 

「這節課讓你們先把回家考卷寫一寫,數學都是今天又複習過的,應該沒有人不會了吧?」女老師在桌椅間邊走邊說,臨到品恩桌邊時停了下來。

 

這不是都教過好几遍了嗎?她低頭看看品恩的卷子輕聲說,眉頭和品恩一樣也打了結。只是求的東西剛好相反啊,不會寫嗎?

 

「我還在想。。應該想的出來啦。

 

女老師摸摸她的頭,願意思考就對了,真的想不出來再問你們組的數學小老師。

品恩後頭的溫柏宇聞言抬了抬眉,手上頓了一下後又唰唰寫完一大題。

 

品恩眉頭的結更緊了,她握緊手裡的筆,有那麼一秒差點忘了她和溫柏宇正在冷戰,習慣性身子就要往後轉。

 

她咬唇,翻開另一張考卷,冷不妨桌邊的橡皮就掉下去滾到溫柏宇腳邊範圍。

她轉身等了一秒,溫柏宇仍在“奮筆疾書”。

 

臭溫柏宇!

她忍著氣,眼裡竟感覺一陣熱,低下身往他腳邊探去,把自己的橡皮拿了回來。

 

明明是他錯!

明明是他撞到她,害她內衣搭扣鬆開。。怎麼還敢擺臉色給她看。

 

**

星期三固定只上半天課,老師又交待了一番明天要交的功課和要帶的東西,提醒明天值日生要早點到後就讓學生們三三兩兩結伴回家。

 

「品恩我家到了哦,BYEBYE!女同學跟品恩打了招呼後就拐彎進了另一條巷子。

 

品恩放下手,轉頭之際恰好對上同一路卻一直沉默地走在後頭的溫柏宇。

她張了張嘴又閉上嘴巴。

 

他眼裡看不出情緒,掠過品恩逕直走了過去。

 

「溫!溫柏宇!

品恩跑到他前頭攔下他,她看著他總是溫暖、如今卻冷淡的眼竟覺得又委屈又難受,「溫柏宇!

 

 

他真的很生氣。

 

昨天她漲紅著臉、當著同學面前那句『你色狼!』讓他被同學奚落了半天。

他說不清自己心裡什麼感覺,

別的女生誤會他罵他,他都不至於這麼生氣;

 

可現在看著她眼裡可疑的水光,他只覺得心裡某個地方就這樣軟的一塌糊塗。

幹嘛?他粗聲粗氣的說了兩天以來兩人之間第一句話。。

 

她扁扁嘴,。。我考卷有兩題不會寫。

 

。。。他盯著她看了几秒,像是終於敗下陣來,手伸了出去。妳考卷我看看。

 

品恩的眼亮了起來,她把書包放在地上,仔細地翻找那張考卷。

 

時間一秒秒過去。

 

。。妳考卷有帶回來嗎?

 

有啦,我有!

 

他乾脆蹲下去幫她找,終於在國語習作裡找到夾在其中的考卷。

 

妳數學考卷怎麼會夾在國語習作裡啊?他的手直接往她頭上揉了一把,手下的柔細髮絲和不小心掠過的溫熱耳尖才讓他恍過神,驚覺自己好像有點越界

 

品恩卻沒多想,她只是皺著眉,然後擊掌說:我想起來了,因為那時怎麼都算不出來,所以我就先拿國語習作出來寫!

 

他們就近坐在別人家的階梯上,他翻出白紙,細心地在上頭畫出兩個三角形和相關算式,耳朵裡聽著她時而困惑時而恍然的細碎耳語;

 

突然就想起她今天委屈地在他腳邊撿橡皮的樣子,

 

他擦掉她考卷上寫錯的式子,莫名討厭起讓她自己撿橡皮擦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酒媽媽 的頭像
米酒媽媽

東摸摸西摸摸

米酒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